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目瞪口呆的境地
    第240章 目瞪口呆的境地

    吩咐完毕,顾轻舟沿着田埂往回走。135792460

    不远处的大路上,顾轻舟看到一辆比较破的车子开过去,心中略微留意,继续往回走。

    顾轻舟回到院子里时,十来个同学脱了鞋挤到拔步上,把挤得滴水不通,连颜洛水和霍拢静都上去了。

    看到顾轻舟,她们还喊:“轻舟快来,还有位置。”

    非要所有人都挤上去,像沙丁鱼罐头,挤得满满当当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她们却快乐极了。

    顾轻舟啼笑皆非。

    “你们好幼稚。”顾轻舟道。

    “出来玩嘛,别扫兴,快来!”颜洛水道。

    顾轻舟一边笑一边脱鞋。

    真的挤不下去了,顾轻舟就站在沿上,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哈哈大笑,明明没什么趣事,却开心极了。

    一群孩子。

    顾轻舟在这个瞬间,也变成了孩子。

    吃了午饭,李桦安排所有人休息,每个人都有间屋子。

    乡下的房子宽敞,特别大,顾轻舟和颜洛水、霍拢静住了同一间。

    下午再去花圃玩。

    李家自留的花圃,鲜花更加秾艳,这个时节就培养除了白茶,丰神凛冽。

    “你们喜欢什么?都选一盘,走的时候我让管事包好,回头送到你们家里去。”李桦道。

    众人就不客气了。

    顾轻舟也选了一盆白茶花。

    颜洛水和霍拢静都选了兰花。

    兰花比较昂贵,李桦此举真的是颇为大方,而且她的家里人肯定是提前交代了,有意多结交同学。

    顾轻舟不动声色,跟着吃喝玩乐,没有任何的闲话。

    晚上,是李桦正式的生日。

    同学们都从各自的手袋里,拿出礼物送给李桦。因为手袋不方便装大的,所以大家的礼物,都是些小首饰,方便携带。

    顾轻舟送了一对南珠耳坠,各缀了小钻石的璎珞。

    霍拢静和颜洛水都是送的黄金手链。

    李家的佣人做了鲜花饼,又煮了长寿面,还从城里买了生日蛋糕回来。

    晚饭之后,顾轻舟悄悄拉李桦的胳膊:“出去走走好吗?消消食,就在这附近。”

    庄子上黑灯瞎火的,李桦是不太敢去的,但是她这个人天生不会拒绝别人,顾轻舟提议,她就迎合了。

    李桦提了站汽灯,顾轻舟跟着她,两个人沿着老宅漫步而行。

    “鲜花饼很好吃,甜而不腻。”顾轻舟道。

    “你喜欢啊?”李桦高兴,“走的时候,我让他们做一点,你带回去给家里人都尝尝。”

    “好,谢谢你。”顾轻舟道。

    倏然,李桦听到噗通一声,好似是什么掉下来。

    她有点紧张,举灯四下里查看,可惜汽灯的光微弱,什么也看不清。

    “你听到声音了吗?”李桦问。

    顾轻舟道:“可能是癞蛤蟆掉到水里了。”

    李桦哈哈大笑:“你真有想象力。”

    “不是的,我从小在乡下长大,前年年末才到岳城。癞蛤蟆掉到水里,就是这个声音。”顾轻舟说。

    李桦知道这个内幕,只是顾轻舟的做派优雅,很难想象她是乡下养大的,李桦常常会忘记。

    逛了一圈,顾轻舟往黑暗的远处看了眼,和李桦回了屋子。

    一回来,颜洛水和霍拢静就问顾轻舟:“你在搞什么鬼?”

    “我没有搞鬼,是有人在搞鬼呢。”顾轻舟笑道。

    她们这边说着话儿,那边堂屋有同学喊她们:“轻舟,阿静,你们出来玩啊,我们打算击鼓传花.......”

    击鼓传花是古时文人间很风雅的事,不过到了今天,就成了凑趣的。

    女孩子们摆了只鼓,一张偌大的桌子,中间摆放着白酒、红酒和辣椒水,旁边一个大签筒,李桦正在埋头写问题,一朵去了干净刺的黑玫瑰放在中间。

    “花落到谁手里,谁就抽一个问题,答对了就奖赏一朵玫瑰,答错了就喝酒或者辣椒水,或者回答一个很隐秘刁钻的问题。”李桦支持大局。

    顾轻舟直摇头。

    颜洛水和霍拢静倒是觉得有趣。

    女孩子们都很兴奋。

    她们不住校,所以等于是第一次一起过夜,这种兴奋刺激得她们根本睡不着。

    顾轻舟的手很快,每次花差点落到她手里,都被她带过去了。

    而签筒里的问题,个个都很很难,有出自圣经,也有出自算数课本。

    同学白彦连输了两次,被迫回答两个问题,比如“和未婚夫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在哪里?”果然是很刁钻。

    顾轻舟在旁边笑,她一边和她们玩游戏,一边留意外头的动静。

    宛敏大概不知道庄子上的女孩儿们放开了淑女的形骸,玩得这么时髦前卫,这么开放活泼。

    她在安静的等待着,像一条毒蛇,蛰伏,伺机反咬一口,报一箭之仇。

    从岳城到宛敏家的花圃,不过一个小时的路程。最新最快更新,免费

    到了晚上九点,宛敏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的男人声音很低,说:“宛小姐,成功了。”

    宛敏大喜。

    果然,她就知道自己这招棋走得很好。

    她换了衣裳,头发零散披着,小心翼翼避开了宛家的所有人,绕到了后门。

    后门处,宛敏叫了黄包车,报了李桦家里的地址,去了李公馆。

    李公馆这会儿都睡了,除非是有应酬,九点的时候一般人家都睡觉了,特别是天还这么冷。

    佣人开门,不情不愿的,宛敏急促道:“快快快,去通禀李太太,你家五小姐出事了!”

    佣人吃惊,五小姐不是去花圃过生日了吗?

    “快呀!”宛敏催促佣人。

    佣人回神,立马往二楼跑,去敲了李家太太的房门。

    李太太和李先生已经洗了澡躺下,两人各自拿着书看,听到动静时,夫妻俩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李太太问。

    佣人就把宛敏的话,告诉了李太太。

    李太太遇事冷静,裹着外套下楼。见宛敏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吓坏了,还是冻了,李太太心里也沉了沉。

    “宛小姐.......”

    宛敏不待李太太说什么,就急促拉住了李太太的手:“出事了,李太太!我祖父有个学生叫朱博,今天在家里做客,他办了个民生日报,自己做了主编。

    报社的人打电话给他,说有人报案讲,花圃那边出了案子,好像是一伙子海盐帮的人,将在河边嬉闹的女学生们糟蹋了,还掐死了一个,丢在水边。报社的人问朱博借车去拍照片。

    我在旁边,听到电话里那个编译说,‘老板,若是李家的人赶在前头来报信,就拍不到尸体了,消息就不值钱了’。李太太,我吓坏了,我真是吓坏了。”

    李太太听完,双腿一软,只差没晕过去。

    血瞬间冲到了脑子里,李太太唇色发白,站也站不稳。

    宛敏哭得全是泪:“李太太,怎么办啊?之前阿桦邀请我,我家里有点事就没去,但是我记得她说过的地方,就是那个编译说的庄子上.......”

    李先生也下楼了。

    闻言,李先生的表情跟李太太差不多,夫妻俩全吓蒙了,气都喘不上来。

    庄子上没有电缆,无法通电话,那些管事肯定怕承担责任,这会儿还不知怎么乱呢。

    最可怕的是,一群帮派的人路过,糟蹋了女学生,还掐死一个,死的是谁?

    若万幸,死的不是李桦,可圣玛利亚的女学生,哪个家里背景简单?

    人死在李家的花圃,对方的家长怎么也要折腾李家,赔巨款少 你所看的少帅你老婆又跑了的 第240章目瞪口呆的境地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百度搜:书屋 进去后再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观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