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痊愈
    记住

    第229章 痊愈

    霍钺将聂嫣抱上来,压出她肺里的水,聂嫣半晌才有了意识。

    她大哭大叫:“杀人犯,魔鬼!滚开,你们俩都滚开!”

    她跄踉着要跑,生怕霍鉞帮顾轻舟杀她。这个时候,她吓坏了,完全不考虑动机。

    若是平常,想想也知道蹊跷!

    霍钺拉住了她:“嫣姐,方才轻舟在给你治病呢!”

    “你撒谎,滚开!”聂嫣魂魄早已吓得离体,使劲掴了霍钺一巴掌,又抓又挠,有一下碰到了霍钺的眼睛。

    霍钺吃痛,手上的力气一松,聂嫣挣脱开来就跑。

    她很有力气。

    跑起来飞快,瞬间就消失在回廊的回头,霍鉞和顾轻舟都没有反应过来。

    聂嫣这是在逃命。

    她从后院逃出来,立马摇铃把佣人都叫到跟前,同时给巡捕房打了电话。

    很快,法租界巡捕房的人就到了。

    等顾轻舟和霍钺到了大厅时,听到聂嫣正在打电话,用很圆润流畅的法语冲着电话那头又哭又喊。

    这大概是打给她丈夫的。

    聂嫣和她丈夫兰波特大使是去法国治病,他们的孩子还留在南京,家里只有几个随行的佣人。

    这几天兰波特顺带处理点政务,在家的时候不多。

    “霍爷,您瞧瞧这是怎么回事?”法租界巡捕房的人,都认识霍钺,而且受过霍钺的恩惠,让他们抓人,他们是不敢的。

    这可是青帮龙头。

    法国佬会走的,青帮永远在华夏,这些华人小巡捕也有亲戚朋友,得罪青帮,以后日子不过了吗?

    法国人再厉害,也抵不过青帮。

    巡捕站在旁边,没敢造次。

    “没事。”霍钺淡然,轻轻撩起衣摆,坐在了沙发上。

    几位巡捕面面相觑,他们都是中国人,都害怕霍钺。霍鉞摆明了不想解释,他们愣是不敢问。

    岳城的阎王,霍鉞就是其一。

    聂嫣打完电话,紧紧裹着佣人递过来的羊毛毯子,头发一直在滴水,她脸上的妆容全花了,眼线晕开,眼睛乌黑,配上她苍白的面孔,鬼气森森的。

    几个巡捕下意识低了头,不敢看她,瘆得慌!

    “愣着做什么,将他们抓起来啊!将那个女人抓起来,她要谋杀我,要谋杀参赞夫人!”聂嫣歇斯底里大喊。

    霍钺坐着不动:“嫣姐,你得信我,轻舟是给你治病。”

    “这个时候,你还说这些轻巧话?我都快要死了,我信你?”聂嫣又想哭又想笑,面目狰狞。

    她是被顾轻舟吓疯了。

    她的头发丝一个劲在滴水,脸上也湿濡着,不是游泳池的,而是一头一脸的大汗。

    聂嫣很久没出这么多汗了。

    她在游泳池里挣扎的时候,那是求生般的挣扎,可见力气用得多狠;然后从后院跑出来,一路狂奔,从未跑这么快过。

    “阿钺,我哪里对不起你,你用这等毒计害我?”说着,聂嫣悲从心中来,面容一改,哽咽着哭了。

    兰波特大使就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这位参赞个子并不高,生得却很胖,约莫五十来岁,一脸的浓胡子,蓝眼睛。

    聂嫣扑到他怀里哭。

    他安慰娇妻。

    聂嫣的情绪一直不能平复,用法语噼里啪啦说个不停,像竹筒到豆子,顾轻舟和霍鉞都听不懂。

    兰波特大使就对霍钺道:“霍龙头,请您出去,以后我们不欢迎你。”

    他的中文算是比较流畅的,口音不佳,表达却没有问题。

    他虽然是法国领事,却也懂得时局,强龙不压地头蛇,霍钺这等人,掌控岳城的三教九流,最好不要太得罪他。

    他们路过而已,不想结仇。

    霍钺就站起身:“鄙人先告辞了。”

    顾轻舟跟在霍钺身后,出了兰波特家的大门。

    上了汽车之后,霍钺先跟顾轻舟道歉:“今天实在是对不起你.......”

    “没把咱们关到巡捕房,就是看着您霍爷的面子。再说了,我做了什么,我心里没数吗?”顾轻舟笑道。

    霍钺舒了口气。

    “轻舟,你为什么那么做?”霍钺这时候才问道。

    为什么?治病呗。

    顾轻舟就把她的治病方法,告诉了霍钺。

    霍钺听罢,问:“真的有效吗?”

    “您若是有怀疑,就等着看看嘛。”顾轻舟笑道,“最迟后天,我们就会知道结果。”

    兰波特家那边,聂嫣洗了个热水澡。

    壁炉烧了起来,她坐在壁炉前擦头发,脸上泪痕犹存。

    她丈夫安慰她。

    聂嫣却忍不住伤心。

    “我真是生死里走了一遭。那个女孩子,不过十七八岁,心肠却如此狠毒。她明知道我生病,明知道我怕冷,却将我推到泳池里。”聂嫣哭道,“这不是害命吗?”

    她丈夫握住了她的手。

    聂嫣又哭道:“我是太信任老朋友了,又念着霍钺是一方龙头,稍微能帮您几分,就和叙旧情。哪里知道,他心存歹念!”

    她丈夫是个蛮有智慧的老头子。

    沉吟了片刻,她丈夫兰波特先生说:“此事有点蹊跷。在我们家的院子里杀你、害你,这是算哪门子事?”

    “也怪我,说了些不中听的话。”聂嫣道。

    她极力证明,顾轻舟就是想杀死她。

    她丈夫摇摇头:“那也不至于!霍钺不可能眼瞧着不管,我觉得这中间有点蹊跷,是我们忽略了。”

    聂嫣觉得她丈夫跟她不是一条心,顿时就心灰意冷。

    佣人煮了粥,聂嫣一口气吃了两碗热腾腾的,出了一脑子汗,她就去睡觉了。

    她屋子里烧了地龙和壁炉,暖流徜徉。

    她丈夫肥胖怕热,临时歇在楼上,不跟她一起住。

    聂嫣躺在床上,想起今天的事,心情很低落。

    &nb 你所看的少帅你老婆又跑了的 第229章痊愈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百度搜:书屋 进去后再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观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