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挡箭牌
    第200章 挡箭牌

    在这件事之前,顾轻舟一直以为:魏清嘉,是魏市长的女儿,已经去世了。··暁·说·

    对于去世的人,不会太影响活着的人,她哪怕在司慕的心里开了花,也跟顾轻舟没关系,因为顾轻舟不想住到司慕心里去。

    她从未打听。

    哪怕司慕多次提起,顾轻舟也兴趣乏乏。

    突然之间,发现其实这人还活着,顾轻舟懵了。

    她问,谁是魏清嘉,问得很真诚,眸光里充满了求知若渴!

    颜太太是长辈,长辈说话都要有分寸,讲究轻重。

    所以,颜太太想在心里打个草稿,整理下话头时,颜洛水却不顾,见颜太太犹豫,她先开口了。

    “岳城第一名媛魏清嘉,你不知道她吗?”颜洛水道,表情有点惊讶,就好似每个人都应该知道魏清嘉一样。

    顾轻舟摇摇头:“我才来不久,你们没有说过,我上哪里去知道呢?”

    “也对,你来的时候,魏清嘉嫁到北平都四年多了。”颜洛水说。

    颜洛水告诉顾轻舟:“魏清嘉是市长魏林的长女,她从小就是个神通,五岁就会背三百唐诗,特别厉害。”

    顾轻舟也有点惊叹。

    唐诗,她小时候也背过,没什么成就,背一首忘一首。

    “.......她长大之后,才学过人,她母亲带着她去西欧游历四年,她学会了说流利的德语、英语和法语,简直是奇才。”颜洛水又道,“她十五岁,就参加外交部的宴席,给外交部的总长做翻译,而且她很漂亮!”

    有才、有貌、家世好,这样的女子,当得起岳城第一名媛,司琼枝无法望其项背。

    司琼枝常常不服气,也很想学得像魏清嘉一样,可惜天赋这种东西,不是每个人都有。

    颜洛水继续说魏清嘉,后面的话,涉及到了司慕,因为顾轻舟没打算嫁给司慕,颜洛水说起来也很流畅,毫无顾忌的,一股脑儿告诉了顾轻舟。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司慕十三岁的时候,魏清嘉就十七岁了,他追求魏清嘉,当时挺轰动的,我哥哥他们常拿来说话,说司慕要娶个姐姐。

    你也看得出来,司家的男孩子个子都很高,司慕十三岁的时候,就比十七八岁的男孩子高大些,而且他天生老练沉稳,有次我二哥看到他和魏清嘉一起吃咖啡,竟是颇为般配。”颜洛水道。

    魏清嘉那等风流人物,居然看上去了一个小毛孩子,此事外人看来难以置信。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

    也许,这是魏市长的意思,让她和督军府交好,不要惹恼了司家。

    后来他们坐在一起,看到的人发现,司督军的儿子生得很快,看上去一点也不年幼,和魏清嘉颇有郎才女貌的般配之感。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两年之后,司慕不知怎么的,开车带着魏家的二小姐,就是魏清嘉的胞妹魏清筠出城去玩。

    车子撞翻了,司慕没事,魏清筠被摔得血肉模糊,当场死亡,司慕惊吓过度就哑了,被督军夫人送出去治疗,他跟魏清嘉的爱情无疾而终。

    出事的第二年,魏清嘉嫁给了北平望族胡家。听说因为她,她丈夫做了北平政府的外交部厅长,她总是随着丈夫出行。”颜洛水又道,“去年的时候,魏清嘉闹离婚的,消息从那么远的北平传到岳城,可见岳城人对这位名媛的关注从未减轻过。

    今年十月份,魏清嘉离婚的消息确实了,而且她在准备,带着她分到的家产回岳城,估计快要到岳城了吧。”

    顾轻舟这时候恍然大悟。

    司慕性格冷傲,被拒绝之后还缠着顾轻舟救治,原来是他的初恋快要来了。

    “司夫人是怕司慕和魏清嘉纠缠不清,先把我拉出来做挡箭牌,再慢慢斩断魏清嘉和司慕的瓜葛?”顾轻舟问。

    司夫人何等势利?

    哪怕魏清嘉是天仙,她也是嫁过人的,司慕不在乎,司夫人却接受不了!

    “应该是了。”颜太太总结道,“就是这么一桩子事了,要不然也说不通。之前看司夫人为了害你,推你到我们家来治病,可见她对你是没有善意的。”

    颜太太很了解司夫人。

    司夫人连颜家都看不上,何况顾家?顾轻舟哪有资格入司督军府的大门。

    现在司夫人给顾家送了那么一大笔的年节礼,动机实在太明显了。

    “怪不得了。”顾轻舟道。

    颜太太和颜洛水都小心翼翼看着顾轻舟的脸色。

    此事落在谁身上,都不会好受的。

    顾轻舟却静静笑了下:“我觉得挺好的.......”

    颜洛水心里一个咯噔。

    这有什么好?

    “我不肯退亲,就是想占督军府的便宜;现在司夫人想利用我,给司慕难题,他们也是在利用我。相互利用,我反而没有负罪感。”顾轻舟道。

    颜太太却很心疼。

    “轻舟啊,还是把亲事退了,不值得这么耽误。”颜太太道,“你有我们撑腰啊!”

    “一旦退亲,你们再怎么撑腰,我也逃不开司行霈啊!”顾轻舟道。

    颜太太突然就哑口无言了。

    的确如此。

    司行霈那边,除了督军府的牵制力,其他人对他是没什么用处的。顾轻舟只要退亲,就完完全全落入他的掌心。

    他现在又不肯跟顾轻舟结婚。

    颜太太总不能说,让顾轻舟去给司行霈做妾吧?

    “轻舟,我第一次知道,人的处境难到这个地步。”颜洛水道,“你怎么办啊轻舟?还有上次骑车.......”

    顾轻舟不想提这件事了,她打断颜洛水的话:“船到桥头自然直,没事的!”

    弄明白了司家下年节礼的动机,顾轻舟心里就稳定了。

    她将单子收起来。

    “其实,这个单子,那些年节礼都是饵,钓顾圭璋上钩的饵。我现在说什么,顾圭璋都会相信的。”顾轻舟心想。

    想到这里,她心情稍微好转了几分。

    她窝在家里看书。

    顾绍已经从南京回来了。

    他此行南京,已经把事情打听清楚了,他告诉顾轻舟说,这件事阮家没人知道。

    当时阮家的太太是从香港回来,路过岳城时动了胎气,不能乘坐汽车了,就留在岳城养病。

    阮家临时雇人照顾阮太太。

    住在秦筝筝隔壁的宋婶擅长接生,会调养产妇,她毛遂自荐,又能言善辩,阮太太就雇了她。

    阮太太脾气不好,对佣人很苛刻,宋婶一肚子火。宋婶那个人有点邪门本事,她能摸得出女人肚子里是男是女。

    她跟秦筝筝兴趣相投,秦筝筝怀着孩子的时候,她就说这胎是女儿,顾圭璋没有生儿子的命,秦筝筝很害怕,她知晓再生女儿就不值钱了。

    宋婶恨极了东家阮太太,又因为她儿子犯事,急需一笔钱,就跟秦筝筝说,“阮太太怀的是儿子,产期跟你相近。假如你愿意给我一笔钱,让我渡过难关,我就负责把两个孩子换过来。

    阮家富贵,阮太太头上已经有了三个儿子,若是生个儿子不稀奇,若是生个闺女,阮家肯定当宝贝。

    你想想,你有了儿子傍身,将来还不是眼瞧着的荣华富贵?而阮家盼着个闺女,你女儿去了阮家,还不是锦衣玉食?你一点也不亏啊!”

    那个时候,顾圭璋已经和孙绮罗结婚了,两个人表面上感情还不错,孙绮罗爱顾圭璋,顾圭璋其实也是心动的。

    秦筝筝觉得机会不能错失,万一再生个女儿,冷了顾圭璋的心,就捂不回来了。

    “那就换吧!”秦筝筝同意了。

    阮太太那时候在岳城待产,阮先生有笔生意要忙碌,他先回了南京,而身边的佣人,只有两个是跟着的,其他都是临时雇的。

    临时雇的佣人,都不会尽心,宋婶随便就把他们给打发了。

    很凑巧的是,秦筝筝跟阮太太,真的是同一天临盆。

    就这样,宋婶把两个孩子给换了,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果然如此。”顾轻舟听顾绍说完,一点也不吃惊。

    她当时就猜到,应该是这样的。

    “阿哥,你现在怎么办啊?”顾轻舟问。

    顾绍摇摇头:“宋婶已经去世了,太太也去世了,这些事宋婶的儿子知道,但是又有谁信呢?阮家很宝贝阮兰芷,他们估计是不会相信我的话。”

    阮家那个大家庭里,老太太一共四个儿子,生了十一个孙子,独独阮兰芷是孙女,全家上下当宝贝。

    这时候顾绍去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阮家是不会相信顾绍的,顾绍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做顾圭璋的儿子。

    “你想通了?”顾轻舟问,“会不会遗憾?”

    “不会,这就是天意吧。”顾绍道,“这等荒唐事发生在我身上,不是上天之命,又是什么呢?”

    他认命了。

    顾轻舟不再说什么。

    和顾绍说完话,顾轻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进门,她感觉有点奇怪。

    她记得自己出去的时候,没有关灯,因为电灯的开关在床头,她抹黑进出不方便。

    可现在,屋子里一片漆黑。

    “谁把我的灯关了?”

    顾轻舟警惕心起,浑身寒毛林立,转身就要往外跑时,一双大手,紧紧握住了顾轻舟的唇,将顾轻舟按在墙壁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