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起死回生
    第145章 起死回生

    李韬有了鼻息,这件事像一滴凉水掉入滚热的油锅里,炸起一阵阵油花,再也静不下来。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

    所有人,包括门口的佣人都在讨论。

    灵堂里嘈嘈切切不断,大家各怀心思,等待着结果。

    这十分钟,好像比之前的三十分钟长多了。

    李家婆媳是揣着强烈的希望,又害怕这点希望破碎,故而战战兢兢的,高兴全使不出来,反而是担心站住了上风。

    而巡捕们更好奇,对新的诈骗手段颇为惊叹:现在的骗子到了如此地步吗?

    司慕心情复杂。

    他的目光,一会儿投在顾轻舟身上,一会儿落在棺材里。

    棺材里那孩子,似乎没什么变化,只是脸色好像泛出了几分红润。

    夜深,桦烛影微,灵堂是不开电灯的,怕惊扰了灵魂,四周的红烛融腊如泪,橘黄色的光线中,李韬是否气色改变了,司慕也判断不了。

    倒是顾轻舟,气定神闲,安静等待着。

    司慕似乎是第一次认真打量顾轻舟,这个他从小定亲的姑娘。

    看了半晌,除了觉得她年幼,看不出其他的感觉。

    若说美人,司慕的母亲和妹妹都是惊世绝艳的,其他女人和司夫人、司琼枝相比,就不值一提。

    有了这个对比,司慕没觉得顾轻舟多好看;而看一个人是否顺眼,是一种主观的情绪,现在顾轻舟还没有达到这个程度。

    普通的小姑娘,普通的容貌,更普通的家世.......

    司慕的心思,很快就从顾轻舟身上拉回来。

    这时候,十分钟也到了。

    佣人和巡捕们,都纷纷往前挪步。

    顾轻舟也站了起来。

    李太太和老太太婆媳俩,以及李家的小姐们,全部围着棺材,佣人们和巡捕挤在外间,反而把顾轻舟和司慕挤了出去。

    突然,一声啼哭,打破了灵堂寂静。

    棺材里死寂多时的李韬,突然大哭起来,挣扎着坐起:“不要关我,不要关我!”

    他嚎啕大哭,哭声震天。

    所有人都四肢发僵,包括那些见惯了罪孽甚至死人的巡捕。

    “韬韬啊!”李太太最先回神,看到棺材里的孩子,哭得眼泪满面,的的确确是活生生的人,并非诈尸,她终于喜极而泣。

    老太太也哭了。

    精明的佣人立马把李韬从棺材里拉出来。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

    李韬身上没什么力气,使不上劲,只是哭,好似受了极大的委屈。

    佣人将他抱了出来,放在地上。

    巡捕中,有个人上前轻轻试了下李韬的脖子,是有脉搏的。

    “这真他娘的邪门!”巡捕领头的人打了个寒颤,“这什么鬼法术?”

    “老子活了三十七年,头一回见死人变活人的!”

    “不仅变了活人,还活得挺好,你听那哭声,有力气得狠。”

    几个巡捕,同时将目光放在顾轻舟身上,想看看她会不会变成神仙飘走。

    顾轻舟安静立在那里,任由众人打量。

    “神医!”终于,有个巡捕说了句公道话,“都说中医是玄医,这真是开了眼界!”

    “她年纪这么小!”

    “是真的年纪小,还是中医里的长生术啊?”

    几个人又愣了下。

    “之前还当是骗术,我就说嘛,哪有这么厉害的骗术!”

    “能有这么厉害的医术,比骗术更叫人惊叹啊。”

    巡捕们是惊呆了,对顾轻舟也佩服不已。

    他们全是亲眼所见,真正的一次奇闻被他们赶上了。

    他们这辈子,最惊奇的事估计就属这件了。

    后来,李太太上前,抱住顾轻舟说,说了一箩筐感激的话,把顾轻舟抱得透不过来气。

    “你真是我们李家的大恩人!”李太太哭道。

    李韬活了,此前就没巡捕什么事了,李家的佣人上前,给了钱,将几位巡捕恭敬送走了。

    “那个神医,她是哪家药铺的?”巡捕中有人不甘心,似乎想把顾轻舟的生平问了个遍。

    他们头一回见识如此厉害的医术,不吹嘘是不可能的。

    既然要吹嘘,自然要知晓对方的来历了。

    “是何氏药铺的。”李家的佣人道。

    几位巡捕就记住了,从李家离开。

    李家上上下下也传遍了,佣人们全部挤到灵堂去看热闹。

    而李韬已经被佣人抱回了他自己的院子,顾轻舟和司慕也就跟着去了。

    李韬醒过来,哭完了之后很虚弱,他一直说不要把他关在笼子里。虽然活了,却有点说胡话。

    顾轻舟就让李家的佣人,赶紧去煮一碗人参汤来。

    “人参汤熬得浓稠些。”顾轻舟吩咐。

    李太太看了眼老太太,说:“姆妈,我房里有几枝还不错的人参,我去拿了来。”

    “你快去吧,韬韬这里我看着。”老太太道。

    李太太足下生风似的,很快就回自己的内院,把人参拿出来交给佣人。

    等她回到李韬院子这边时,顾轻舟已经在开始跟老太太说明,为何李韬可以死而复生。

    “不是死了,老太太,只是厥逆。”顾轻舟反复强调,“人体内元气极虚,阳气不能温煦全身,中气下陷,清阳不升,清空失养,就会导致昏迷不醒,而且气息全无,上手的六脉探寻不到。只要足上的六脉还在,就能就回来。”

    这些医学上的话,老太太不懂,但是她极其认真的听着,不时颔首,再三夸赞顾轻舟的医术。

    “顾小姐年纪轻轻,医术就这么好,真是活神仙!”老太太道。

    顾轻舟说:“我姑丈的医术也好,你们既然请医了,就应该遵循医嘱。”

    她再说李家吃药裁剪的事。

    老太太的脸上有些尴尬,当即道:“是,医嘱是要听的。”

    李家那些不相信顾轻舟的小姐们,此刻都围绕着顾轻舟,说了好些感激的话。

    顾轻舟也安慰李家众人:“少爷是有大福的人,若是再晚半个小时,只怕是真救不回来了。”

    李韬醒过来,精神并不是那么好,虽然哭得厉害,哭完之后就恹恹的,像是要睡觉。

    顾轻舟道:“等喝完人参汤,就让他睡吧,不用担心。一旦有事,再去何氏药铺拿药。”

    李太太这次不敢再有半分含糊,一一应下。

    顾轻舟就起身告辞。

    上了汽车,颜洛水就后悔不跌:“我应该去看看的,听佣人说得好玄乎,说你几针下去,李家少爷就活过来了!”

    “只需要几针。”顾轻舟道。

    颜洛水更后悔了:“这么好的机会,我错过了。”

    顾轻舟就握住了她的手,笑道:“我也怕死人啊,这有什么呢?这个过程并不精彩,我们都不敢喘气的。”

    颜洛水失笑。

    而后,她要看看顾轻舟的银针。

    颜洛水先送顾轻舟去了顾公馆,再回了颜公馆。

    她将此事,全部告诉了颜太太,好似她亲眼所见一样:“都死了大半天了,人都僵硬了,轻舟用了几针,那孩子坐起来哭,姆妈您说神奇不神奇?”

    颜太太也听住了:“还有这等事?”

    若不是顾轻舟所为,颜太太肯定怀疑颜洛水夸大其词。

    “是啊!”颜洛水实话道,“可惜了,我当时在客房里等着,愣是没敢去,我怕死人。”

    颜太太摸了摸颜洛水的脑袋。

    翌日清晨,顾轻舟早起,却见到楼下有点骚动。

    她也没当一回事,准备去洗漱的时候,女佣妙儿急匆匆上楼:“轻舟小姐,快快快下楼,少帅来了。”

    顾轻舟手里的漱口杯差点滑落打碎。

    不是说去了驻地吗?

    而且,司行霈明明可以单独将她拉出去,或者爬她的床,为何非要光明正大的拜访,平添猜疑?

    “说要见我,还是见老爷的?”顾轻舟问。

    妙儿道:“是要见您的。”

    顾轻舟换了套干净的衣裳,头发也顾不上梳了,乱糟糟挽成低髻,趿着拖鞋下楼了。

    楼下的沙发里,端坐着一个男人,他头发短短的,鬓角浓密乌青,浓眉高鼻,穿着军装也是干净整齐。

    居然是司慕。

    顾轻舟恍然,哦,她的未婚夫也是少帅呢。

    心下松了口气,顾轻舟脸上有了点笑容,走到了司慕跟前。

    司慕身边,依旧跟着王副官。

    看到了顾轻舟,司慕站了起来,态度还算不错。

    王副官则道:“顾小姐,少帅想请您吃早茶。”

    很是意外的,顾轻舟道:“有什么事吗?”

    王副官摇摇头。

    司慕有什么事,没告诉王副官,王副官不知道。

    “我等会儿还要上课。”顾轻舟道。

    王副官则说:“下属会帮您请假的。”

    顾轻舟挂念何家,又想去李家看看李韬的恢复,今天能请一天假,也是好事。

    “那好,我去跟我阿爸说一声。”顾轻舟道。

    司慕这是第一次登门,又这么早,顾圭璋也是有点措手不及,穿着睡衣就下楼了。

    秦筝筝居然也摆出“岳母”的模样,下楼跟司慕寒暄。

    王副官一律挡了,说少帅嗓子不舒服,不能说话。

    等顾轻舟更衣完毕,简单的把头发梳整齐,她随着司慕,去了一家餐厅吃早茶。

    早点端上来,王副官就拿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递给司慕。

    司慕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递给顾轻舟看。

    他想和顾轻舟用纸笔交流。

    顾轻舟接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