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再次的反击
    第113章 再次的反击

    卖菜人的话,是更大的巨石,又掀起了滔天大浪。··暁·说·

    这浪头更高更猛,所有人都屏不住呼吸,忍不住惊呼出声了。

    是太太!

    所有的遮羞布都揭开了,是太太要害四姨太和顾轻舟。

    顾圭璋的心情,忽上忽下,这会儿反而冷静下来了。

    他诡异的平静着,等待下文。

    秦筝筝的馊主意,顾圭璋更加能接受,这也不是头一回了。

    “好,你给我仔细说!”顾圭璋对卖菜的道。

    卖菜的黄五道是,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顾圭璋。

    一开始,秦筝筝只是让他送葡萄,特意说给轻舟小姐;而后,秦筝筝让他送牛膝叶,说是薄荷叶。

    “我特意去了趟城郊的药圃,买了那些牛膝叶,老爷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我不知牛膝叶是做什么的,我也不懂。”黄五道。

    “你放屁,你冤枉我!”秦筝筝的镇定被击得粉碎,她大声叫嚷了起来,言语甚至粗鄙不堪。

    冷汗从她的额头冒了出来。

    这黄五是怎么回事?他的孩子不要救了吗?

    让他诬陷顾轻舟,为何他要倒打一耙?秦筝筝快要疯了。

    这太让她意外!

    “来人,把这个卖菜的人给我赶出去!”秦筝筝厉声道。

    佣人们却全部低头,不看她。

    “老爷,我不是信口胡说,我有证据。”黄五也证明自己,拿出一块帕子,道:“老爷,这是太太给我买牛膝叶的钱,用这个帕子包裹着的。”

    顾圭璋接过来,上面的确是秦筝筝的活计,这是秦筝筝的帕子。

    秦筝筝自己的绣工,顾圭璋是认识的。

    顾圭璋呼吸粗重,狠狠的吸气,来压抑胸口熊熊燃起的怒焰。

    秦筝筝还想狡辩时,顾圭璋上前,狠狠掴了她一巴掌。

    她被打得眼冒金星,一股子麻木沿着她的半边脸颊攀爬,很快整个边张头颅都麻了,牙齿酸痛,血涌了出来。

    秦筝筝跌坐在地上,半晌才回神,哭着道:“老爷,我冤枉啊,这是有人陷害我!”

    她口齿不清,还在攀咬。

    顾圭璋简直对她失望透顶。

    “来人,先关到地下室去。”顾圭璋疲倦道。

    他已经不想再亲自打秦筝筝了,会脏了他的手。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

    对于秦筝筝,顾圭璋最后一丝的恩情也断了。

    她居然丧心病狂到了如此地步!

    秦筝筝却挣扎:“老爷,不是我做的。而且,这个卖菜的也承认,他送了牛膝叶进来,四姨太都吃了啊老爷。”

    顾圭璋这时候才想起,哪怕顾轻舟不知情,他还是害了四姨太的孩子。

    那么,四姨太是不是也被顾轻舟骗了?

    秦筝筝想转移注意力,让顾圭璋先送四姨太去医院。

    等四姨太的孩子落下来,顾圭璋的怒火,会分一半给顾轻舟,哪怕顾轻舟不知情。

    “阿爸,太太说过我擅长医术,无非是想告诉您,我知道牛膝叶可以堕胎,特意拿来害四姨太的。

    太太的话其实不假,我的确知晓牛膝叶,那我又怎么会用呢?这盘沙拉,根本就不是我做的那盘,这金嫂被太太收买了。

    若是您不信我的话,现在派人去厨房搜查,不仅能搜到新鲜的牛膝叶,还能搜到赃款。”顾轻舟柔声解释道。

    金嫂吓得噗通跪下,道:“老爷,轻舟小姐陷害我,我没有啊老爷!”

    顾圭璋不想听任何废话,直接派人去厨房搜,很快就从金嫂的柜子里,搜到了十二块钱。

    金嫂在顾家做工,每个月的工钱是三块八。

    十二块对她而言,是一笔巨款,她不会这么随意放在柜子里的,肯定要藏好,除非是今天得到的。

    这就是秦筝筝收买金嫂的赃款了。

    同时,到处搜新鲜的牛膝叶没有搜到,后来在院子里的一处土坯里,挖了出来。

    卖菜的黄五拿过来,数了数道:“一共三十九根,只少了一根,老爷。”

    那一根,就是金嫂出来的证据,剩下的都没有动。

    看来,四姨太的确没吃牛膝叶。

    顾圭璋这颗心,到了这时候才彻底松了。

    “来人,先把金嫂送进警备厅,就是她谋财害命。”顾圭璋道。

    金嫂吓得半死,大哭道:“老爷,都是太太吩咐,我只是个做工的,哪里知晓其中厉害?老爷饶命啊!”

    “你一个做工的,就敢替太太谋害小少爷?送到警备厅去!”顾圭璋毫不留情。

    金嫂就把拖了出去。

    黄五愿意对峙,而且他不知情,顾圭璋没有将他送官,直接让他回去了。

    秦筝筝被关到了地下室。到底是太太,顾圭璋家丑不愿意外扬,所以没有告秦筝筝害人性命。

    顾缃和顾缨缩着脑袋,不敢求情。

    顾绍给顾圭璋跪下:“阿爸,您饶过姆妈吧,她以后不敢了,阿爸!”

    顾圭璋狠狠踹了他一脚。

    顾绍还要求情时,顾圭璋已经上楼了。

    四姨太急忙跟上去服侍。

    剩下的人,都愣愣的。

    顾圭璋气得头壳都疼了,回到书房坐下,四姨太跟了进来。

    四姨太给顾圭璋跪下,低声道:“老爷,我连您也瞒住,实在该死!老爷您生气就打我,别憋坏了自己。”

    她拿起顾圭璋的手,往自己脸上扇。

    身怀六甲,又这么懂事,顾圭璋哪里舍得打她?

    将她搀扶起来,顾圭璋问她:“到底怎么回事?你何时跟轻舟串通一气?”

    四姨太就半真半假的,告诉了顾圭璋。

    “......太太一说轻舟小姐的生肖冲撞我,我就深感意外。老爷,那个算命先生,也是太太请来的。”四姨太道。

    顾圭璋回想一下,果然如此。

    秦筝筝真是步步为营,这招借刀杀人,果然高明!

    然而顾轻舟更高明。

    秦筝筝的筹划,就被顾轻舟这样四两拨千斤的戳穿了。

    “太太明知轻舟小姐不会害我,就强行拉了理由,让我和轻舟小姐反目。”四姨太又道。

    说着,四姨太就哽咽了。

    她说:“老爷,我不是串通轻舟小姐骗您。只是,轻舟小姐说,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况且防不胜防。

    既然太太有了害我之意,我这孩子还有六七个月才落地,太太迟早还是要下手。若我贸然怀疑太太,那我成了疑神疑鬼的。

    还不如这次点破,配合轻舟小姐演出戏,让老爷看看太太的打算,这样也省得我和老爷担心。

    老爷,我这都是为了孩子。虽然手段卑鄙,还欺瞒了您,却也是事出有因,求老爷原谅,要打就打我吧!都是我,让老爷这么生气!”

    一番表白,合情合理。

    顾圭璋对四姨太那点不满,全部烟消云散。

    他原本就是个没长性的人,这会儿哪里还记得秦筝筝挑拨的那些话?

    “做得好!为母则强,你是个没心机的人,为了孩子也是拼命,我知道你的诚心。”顾圭璋还有点感动。

    于是,过错都是秦筝筝一个人的了。

    秦筝筝既想害顾圭璋的小妾,又想害顾圭璋的两个孩子--顾轻舟和肚子里还没有出世的。

    这等祸害,顾圭璋是不能再忍了!

    他要休妻!

    秦筝筝可以滚了,他对顾圭璋毫无用处。

    当然,秦筝筝的孩子们还是要留在顾家的。

    安抚了四姨太一番,顾圭璋回到书房,开始些“休书”。

    说是休书,现在换了个名字,叫“离婚书”。

    政府没有离婚书的范本,所以离婚书和结婚书一样,都是靠自己写,写了之后拿去市政厅盖章,从此就可以将秦筝筝逐出家门。

    对于秦筝筝,顾圭璋已经绝望透顶,他再也不想给她机会了。

    将离婚书写好,顾圭璋又犹豫了下。

    离婚到底不光彩,会不会影响军政府对他的看法?

    若是军政府也觉得顾家丢人现眼,那么会不会影响司慕和顾轻舟的婚事?

    没了这门婚事,顾圭璋就会失去现在的尊贵,他很舍不得。

    他没有立刻去闹离婚,而是先将离婚书放在手边,略微等了几天,他想再考虑考虑。

    这份离婚书,被顾缃偷看到了。

    顾缃到书房求情时,顾圭璋去了四姨太的房间,书房空无一人,离婚书就摆在面前。

    顾缃读完,吓得花容失色。

    趁着深夜,顾缃等佣人都睡了,就偷偷摸摸去了地下室。

    仲夏的地下室,凉爽宜人,比楼上还舒服,就是灰尘太大了,而且有老鼠和蟑螂,吱吱呀呀的很可怕。

    顾缃强忍着害怕,到了秦筝筝跟前:“姆妈,怎么办啊姆妈,阿爸要和你离婚,将你从顾家赶出去!”

    秦筝筝饿了一整天,提心吊胆。

    她这一整天,都在想为何这次的计划又失败了,想破了头也没想明白,卖菜的为什么要出卖她!

    毕竟,她是承诺给卖菜的孩子医药钱,难道他不要钱了吗?

    她想的头疼时,顾缃告诉她,顾圭璋不会打她了,而是直接将她赶出去。

    秦筝筝也慌了。

    慌了片刻,心下一片寂静,秦筝筝道:“缃缃,我房间的第二排抽屉,里面有个暗格,暗格里有一对银手镯,你拿去给四姨太,让她帮我求情。”

    现在这个家里,只有四姨太能求情了。

    顾缃哭了:“姆妈,四姨太很贪婪,一对银手镯收买不了她,她不会帮您的。”

    “你照我的话去做,她会答应的!”秦筝筝道,“缃缃,你姆妈绝不会这么倒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