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你是不是奸细
    第97章 你是不是奸细

    霍钺眸光深沉,打量着顾轻舟,心想:“她真的会医术吗?”

    正月在跑马场一见,顾轻舟贸然说出霍钺身体有疾,让霍钺去看病。··暁·说·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霍钺还真去了,他太惜命了,结果医生都说霍钺健康无碍,霍钺当时也好笑:自己魔怔了,居然相信一个小孩子的话。

    可最近这半年来,霍钺的热燥更加严重,特别是四肢,恨不能常泡在冷水里。

    顾轻舟说,霍钺是寒邪。

    可霍钺表现的症状,却实实在在是热病,他浑身发热。

    半个月前,霍钺和司行霈合谋成功,杀了洪门的蔡龙头,夺下了洪门的码头。

    以后,整个岳城的码头,一半归司行霈,一半归霍钺。

    当时高兴,他们在一处俱乐部狂欢,霍钺跟某位女郎在泳池里戏水。

    他贪凉,竟然在泳池里泡了两个小时。

    回来之后,他就开始低烧。

    低烧断断续续,请医用药时好时坏,直到五天前,他的低烧转为高烧。

    西医、中医都请了,至今束手无策。

    哪怕是此刻,霍钺仍在高烧中,他浑身发烫,人也特别难受。

    外人却看不出来。

    哪怕是生病,霍钺也保持着他的镇定和内敛,情绪不外露。

    顾轻舟正在诊脉,突然一个穿着高跟鞋的身影,滴滴答答的进来。

    顾轻舟还以为是霍拢静,转头去瞧。自从打架之后,霍拢静就退学在家,顾轻舟挺想知道她的近况。

    却见一个穿着淡红色绣百柳图元宝襟旗袍的女人,进了屋子。

    这女人很时髦派,旗袍是中开叉,露出半截滚圆纤细的小腿,穿着玻璃袜高跟鞋,剪了极厚的浓刘海,烫着蓬松的卷发。

    身段婀娜,风情绰约。

    不是霍拢静。

    “这是我的姨太太。”霍钺跟顾轻舟解释。

    顾轻舟有点尴尬,她以为是霍拢静才回头的。结果只是姨太太,好似她很在意人家的家务事一样,现在很不合时宜。

    她叫了声姨太太,转头继续诊脉,若无其事,将尴尬都遮掩。

    霍钺看着顾轻舟这模样,不由好笑,心想她真有趣,比很多女孩子都有趣。

    大概是她故作老成的模样,不矫揉造作,反而很沉稳的缘故吧!

    这位姨太太叫梅英。··暁·说·

    一进门,梅姨太太的目光就落在顾轻舟身上。

    霍钺十几岁的时候,从老家跑到岳城讨生活,当时风餐露宿,有个卖烧饼的老头子,常用烧饼救济霍钺。

    老头子的女儿长大之后,吃不得苦,不愿意去工厂做女工,非要下海去作舞女,听说这样赚钱。

    那老头子常哭,说自己对不起祖宗,对不起死去的老妻。

    霍钺后来得势,想到那位给他烧饼的老者,派人去找到了他。

    老头子已经病的不轻,说他女儿再也没回来看过他。

    “我好几年没见过她了,不知她是死是活。霍小子,你帮阿叔找找她。阿叔床底还有二十多块钱,你拿去给她,让她有饭吃。”老头子临终说道。

    霍钺就找到了梅英。

    梅英很堕落,做舞女也不成气候,霍钺将她收在身边,做了姨太太。

    他答应过阿叔,让梅英有饭吃。

    梅英是他唯一的姨太太。

    而梅英性格善妒张狂,霍钺想起当初她父亲的救命之恩,也对其多有容忍。

    “不是说请了大夫吗,怎么来了个小丫头?这到底是摸脉啊,还是摸骨啊?”姨太太酸溜溜问。

    顾轻舟扬眉,看了眼霍钺。

    霍钺严厉:“住嘴!”

    梅英还是怕霍钺的,见霍钺肃然,她也忍着一口怒气。

    她打量顾轻舟,小小年纪,却有几分妩媚,将来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顾轻舟也没有在意她,继续诊脉,又看了看霍钺的舌苔。

    诊脉之后,她肯定道:“霍先生,还是我半年前的诊断,您这病在中医里,叫‘真寒假热’。

    体内的寒邪到了极致,腐化无权,身体自身会出现对抗,于是发烧发热。您虽然是一派热极之相,但您的脉象洪大无伦,重按无力,是真寒在内。

    您体内有寒,医生却照热病给您用寒凉的药,寒上添寒,所以从肠胃燥热,慢慢加剧到低烧,再从低烧加剧到高烧。

    再耽误下去,只怕大罗神仙也无力回天了。”

    霍钺听了,心头莫名一惊。

    顾轻舟说得不错,他越是用药,病情越发严重。

    他表现出来的是“假热”,大夫用祛热的药,都是清凉的,就加重了他的真寒。

    “若是您相信我,我给您开个驱寒的方子,用些温热的药,您的病不出浃旬即可痊愈。”顾轻舟道。

    霍钺点点头。

    他的姨太太梅英也听到了,顿时就尖着嗓子喊:“你要给老爷开温热驱寒的药?你疯了吗,你没见老爷正发烧发热吗?你是不是洪门蔡家派过来的奸细?”

    姨太太梅英,听闻顾轻舟要用温热的药,给正在发烧发热的霍钺治病,吓得半死。

    任何人都知道,热病用清凉的药治疗,比如什么生石膏、竹茹;而寒病用温热的药,比如附子、干姜。

    可顾轻舟居然用温热的药,去治疗热病的人,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梅英指着顾轻舟,焦急对霍钺道:“老爷,您瞧瞧她,连牙都没有养齐全的黄毛丫头,她会看什么病!

    中医数万种药方和脉案,她这么小,熟悉几个?她无非是听闻您久病不愈,故而剑走偏锋,拿您的命赌!

    老爷,我们全靠着您吃饭,您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叫我们怎么办?您生病,我更着急,可您不能病急乱投医,随便什么人的鬼话都听啊!”

    姨太太说话如溅珠,噼里啪啦一大通,把众人都说蒙了。

    霍钺深邃的眸子沉了下去。

    “出去!”霍钺低喝。

    姨太太不肯,坚持道:“老爷,我不能看着您被人害死!”

    说着,就要哭出来。

    这位姨太太,在风月场里滚过七八年,一身的市侩。

    她是霍钺恩人的女人,霍钺此人,斗米恩千金还。每次姨太太撒泼,霍钺都是避开,从来不对她用家法。

    他并不是管理后宅无能,而是后宅只有这么一位姨太太,他不愿意管束。

    现在姨太太当着颜总参谋的面闹,霍钺的眼眸阴沉,泛出蚀骨寒芒。

    他欲要发火,颜新侬就开口劝慰了:“姨太太,我是军政府的总参谋,我受少帅的托付,前来给霍龙头看病。

    顾小姐年纪虽然不大,却是师出名门,我的太太,还有军政府司家的老太太,也是顾小姐治好的。

    万一有个闪失,军政府会给您做主,您不用担心。”

    “怎么做主,难道军政府能赔个老爷给我吗?”姨太太嗓音更加尖锐,“谁知道你们军政府安什么心!”

    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姨太太话越发刻薄:“是不是军政府的阴谋,想要置我们老爷于死地?”

    她的话,越说越难听。

    师父交代过顾轻舟,要以大慈大悲之心,解世间含灵之苦。

    这席话,顾轻舟从前不懂。

    现在,面对姨太太的无端挑剔,她正想甩袖走人。这时候,方才明白师父说“大慈大慈之心”是什么意思了。

    医者好艰难!

    顾轻舟澄澈的眸子,添了几分晦暗,也有几分不耐烦。

    “出去!”霍钺声音更低,低得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层云,沉沉压下去,“现在是叫你出屋子,若是再多一句,你就从霍家出去!”

    姨太太吓住。

    “老爷,您是不是被这小妖精拿住魂了?”姨太太哭。

    霍钺身边的下人,这才急忙把哭哭啼啼的姨太太拉走。

    她一走,颜新侬和顾轻舟皆舒一口气。

    霍钺的烧好像更严重了。

    姨太太如此一闹,霍钺是非常生气的。这些年,他锦衣玉食供养着姨太太,却从来不踏入她的房门,对她也诸般忍让和纵容。

    平素她打牌逛街,也是很时髦的一个人,不成想竟在霍钺病中,给他闹了这么一个大难堪。

    “先生,不必动怒。”顾轻舟柔声劝慰他,“身子要紧。姨太太的话,也许您该考虑考虑,我毕竟还是个孩子,经验不足。”

    霍钺低烧了半个月,高烧了四五天,他知晓再拖一两日,这命就没了。

    刀光剑影里滚过来,打下青帮这片江山,他比任何人都狠,难道要死在病魔手里?

    这太讽刺了!

    “轻舟,你给我开个方子吧,我的命交到你手里,我不疑你!”霍钺道。

    一句话,似暖流充盈了顾轻舟的心。

    医者并非圣贤,人的七情六欲俱全,信任和温暖的话,总好过冷言冷语的讽刺挖苦。

    “霍先生,我就给你开个简单的方子,你先吃两剂,等烧等了之后,我再给您开些修养的方子。”顾轻舟道。

    霍钺颔首。

    顾轻舟就开了药方:人参三钱、附子五钱、干姜五钱、甘草二钱。

    “这些都是补中驱寒的药,温热发汗。”顾轻舟道,“您派人煎了,要等凉了之后再服用,切记!”

    霍钺点点头,把方子交给了家里的管事。

    “不打扰您养病,我们先回去了,明天我再来复诊。”顾轻舟道,“还是下学之后。”

    霍钺让人送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