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婚讯
    第89章 婚讯

    四姨太来看秦筝筝,女佣不敢拦着,连忙开了门。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

    秦筝筝很吃惊。

    她的儿子和女儿都不敢来,怎么四姨太来了?

    四姨太可不像这么有良心?a href="/mo_.html" tart=_blank>陌。?br />

    “太太,若是我能老爷放您出去,还继续让您管家,您怎么酬谢我?”四姨太开门见山。

    四姨太并非不擅长周旋,只是没心思跟秦筝筝废话。

    秦筝筝挨了七八鞭子,顾维挨了十几鞭子,若是不好好用药,孩子会留下伤疤,以后还不知能嫁给什么人呢。

    能尽快出去医治,自然是最好的。

    顾维从被关进来,就不吃不喝,人也是呆呆的,秦筝筝真怕她疯了。

    女儿要紧!

    “你想要什么?”秦筝筝问。

    她心里恼火,这个香雪,太不知轻重了。要不是秦筝筝,她能做顾家的姨太太吗?

    不知道感恩,需要用她之际,她还想要报酬!

    这些话,秦筝筝没敢说,怕惹恼了香雪,真没人帮衬她们母女。

    “您给我一百块钱,再送我一副金手镯,我就能帮您办妥。”四姨太道。

    秦筝筝倒吸了一口凉气。

    果然是狮子大开口!

    秦筝筝这些年有点存款,但一百块也未免太多了!

    这叫秦筝筝肉疼!

    再肉疼的钱,也好过被关在地下室,尊严和体面全没了,还要赔上孩子的健康。

    秦筝筝一咬牙,答应了:“好,你今晚办妥此事,我给你钱和金镯子。”

    四姨太窃喜,同时也有点吃惊。

    妙儿让四姨太去找秦筝筝要钱,同时跟顾圭璋求情,老爷只会感念四姨太厚道,也顺便给老爷一个台阶下。

    四姨太心里想:“那我去要三十块!”

    在四姨太心里,三十块已经很多了,算是天价,太高了秦筝筝未必肯给。

    妙儿却说,让四姨太要一百块。

    四姨太吃惊,还是照着妙儿的意思开口了。直到秦筝筝答应之前,四姨太都有点忐忑。

    她怕自己要太多了,鸡飞蛋打。

    可是没想到,秦筝筝居然半句也不还价,直接就答应了。

    “城里的太太,果然有钱!”四姨太的眼光,顿时又高了很多。

    因为秦筝筝没有还价,四姨太甚至觉得:“我是不是要得太少了?太太这么干脆就答应。··暁·说·”

    以后秦筝筝想要收买她,更加难了。

    说妥之后,四姨太去找了顾圭璋。

    一番软语温柔,顾圭璋想起顾维到底是他培养了十几年的女儿,还是有点价值的,就心软了。

    在四姨太的巧舌之下,顾圭璋答应放了秦筝筝,对顾维再次警告,还是秦筝筝管家。

    二姨太取秦筝筝而代之的美梦又落空,更加恨秦筝筝,以及四姨太。

    三姨太和顾轻舟的计划,虽然让四姨太得到了好处,却也在四姨太贪婪的路上,再推了一把。

    这个女人的贪婪,以后就越来越严重。

    四姨太的贪婪,会是秦筝筝的噩梦,无形中又给秦筝筝添了一个劲敌。

    顾维被放出来之后,看到了顾轻舟,眼眸顿时霜色锋利。

    “我知道是你害我!”她靠近顾轻舟,声音低悠悠的,像地狱里的鬼魅,“你不要得意,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没有害你。”顾轻舟的声音更轻,轻若鹅毛般,拂过顾维的心头,酥酥痒痒的掠过,“我只是把你做的事,还给了你!”

    顾维一怔。

    顾轻舟眉眼轻扬,笑容从眉梢倾泻,恣意而风流,竟格外的美艳。

    顾维咬紧了牙关。

    家里的人,有人猜测顾维会发疯闹腾,有人猜测顾维会失魂落魄。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顾维跑了。

    放出去的当晚,顾维拿走了两套换身衣裳,以及她和顾缨的所有零花钱、首饰,另外偷了秦筝筝的两条金项链,离家出走了。最新最快更新

    一个不满十五岁的少女,敢离家出走,她着实很有勇气。

    “我的维维啊!”秦筝筝吓得大哭。

    顾圭璋又气又怒:“当时就应该打死她!她还敢跑,以后就不要回来!”

    虽然这么说着,顾圭璋还是去警备厅报案了。

    警备厅的人一听,问:“是顾家那个被开除的女学生吗?”

    顾维的名声,传遍了岳城上下,虽然是臭名。

    顾圭璋脸上火烧火燎,更是气顾维,心想这回找到她,就直接活活打死,不留情面了。

    他这一辈子的尊严,都叫顾维败光了!

    顾维比顾缃聪明能干,比顾缨懂事听话,怎么到头来闹得最不像话的,反而是她?

    警备厅找了四五天,并没有找到顾维。

    而后,警备厅就懒得再找了。

    秦筝筝哭得昏厥:“一定是有人容不下维维,教唆她跑的。”

    还是暗指顾轻舟。

    顾圭璋没有顺着她的挑拨,怀疑到顾轻舟头上,而是掴了她一巴掌:“你教的好女儿!”

    顾家继续派人去找,顾圭璋也越来越着急。

    这么多天,顾维早已离开了岳城,凶多吉少。

    顾维那么漂亮,世道又如此乱,顾圭璋生怕顾维被人糟蹋,那会让顾家更丢人现眼,同时连累其他女儿被人嘲笑,嫁不了高门。

    转眼到了五月。

    五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让顾圭璋的注意力转移,不再为顾维离家出走而着急上火。

    四姨太怀孕了。

    这个消息,喜坏了顾圭璋。

    “老来得子,这是顾家门第大吉之兆啊!”顾圭璋道。

    家里的女人们,则是心思各异。

    圣玛利亚学校在端午节前两天,进行了小考,算数课目的难度,反而减轻了,学生们大喜。

    特别是顾轻舟班上,更觉得蔡可可被开除,是特大的喜事。

    考完之后,学校放三天节日假,顾轻舟接到了司公馆的电话。

    顾轻舟最近一个月没有去看司老太,老太太很想念她。

    “端午节过来吃饭。”司老太道。

    顾轻舟很想去看望老太太,心里却又有几分踌躇,不想见司慕,不想见司夫人和司琼枝,当然更不想见司行霈!

    可她还需要司家的依靠,这等应酬就少不了。

    “是。”顾轻舟答应了。

    当天晚上,她没有回顾公馆,只是打了个电话回去,歇在了颜家。

    因为义父颜新侬回来了。

    颜新侬难得回来一次,听说端午节后又要去驻地。

    顾轻舟端午节要去司公馆,就没空见他,只得提前来。

    “轻舟长高了些。”颜新侬笑道。

    “是啊,还漂亮了呢。”颜五少在旁边接腔。

    众人笑起来。

    晚饭之后,大家一起闲话,温馨又热闹。

    颜五少听了个八卦,问颜新侬:“督军又把大少帅关到军政府的监牢去了?”

    司行霈?

    顾轻舟后背微僵,下意识往沙发里陷:他又怎么了?

    “没有关,不过督军府要办喜事了。”颜新侬道。

    颜太太忙问:“什么喜事?”

    “大少帅要结婚了!”颜新侬笑道,“大概五月底。”

    顾轻舟正在喝茶,一口水堵在喉咙里,上不得、下不得,偏那口茶又很烫,她烫的嗓子尖都疼。

    颜公馆客厅的水晶灯,亮得顾轻舟有点晕眩。

    耳边的话,她再也听不见了。

    她只知道,司行霈要结婚了,而且很快,就在这个月底。

    难道,他一直有未婚妻吗?

    顾轻舟倏然感觉羞耻,自己和别人的未婚夫做那样的事,简直下贱!

    而上次撞见司行霈约会,也让顾轻舟明白一件事,哪怕他结婚了,他也不会放开顾轻舟的。

    顾轻舟是他的玩偶。

    他结婚了,只会让顾轻舟更加明确的定性。

    她不会是他的女朋友,不会是他的未婚妻,而只能是他的情,妇,或者姨太太。

    有种冷,从顾轻舟的心底攀爬,一路延伸,达及四肢百骸。

    她几乎要颤抖。

    司行霈将她逼到了如此处境!

    “蔡可可吗?”颜洛水尖锐的声音,将顾轻舟拉回了现实。

    顾轻舟茫然看着颜洛水:关蔡可可何事?

    “对啊,就是蔡龙头的爱女,她已经怀孕了。”颜新侬道,“洪门以十二个码头作为陪嫁,督军很高兴。”

    “这.......这太恶心了!”颜洛水难以置信。

    “别胡说!”颜太太打断了颜洛水的话。

    顾轻舟这时候也明白,原来司行霈要娶的人,是蔡可可。

    回想一下,蔡可可是个谲滟的美人儿,她成熟性感,长腿酥胸,五官精致。更重要的是,她很泼辣够劲,司行霈一定很喜欢她!

    蔡可可迟早会知道,是顾轻舟设局让她被开除。

    顾轻舟再是她丈夫的情,妇的话,她肯定会对付顾轻舟的。

    “真是救了一条毒蛇!”顾轻舟回想起来,这辈子的委屈,这辈子的尴尬,全是司行霈给的。

    偏她还救过司行霈的命。

    如今他要结婚了,顾轻舟不会得以解脱,反而处境更难堪。

    他不放,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十七岁少女,如何走得开?

    而且,蔡可可怀孕了。

    看她的肚子,没有怀孕的迹象。若是真的怀了,也是这一两个月。

    这一两个月里,司行霈多次将顾轻舟按在床上,转身又去睡蔡可可。

    顾轻舟恶心得想吐。

    她一晚上都没睡。

    翌日就是端午节,顾轻舟要去司家赴宴。早起,顾轻舟用了点薄粉,遮住她的黑眼圈,然后去了趟银行,从保险箱里,取出了勃朗宁手枪。

    也许,今天该有个了断。

    杀不了他,就索性自杀,总好过现在这般艰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