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轻瞧
    第54章 轻瞧

    顾轻舟当时颇有几分迷惘,任由司行霈拥吻她,忘记了世俗。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

    他的话、他的眼神,迷惑了她。

    他将她抱在怀里,低喃着:“轻舟!”唇齿间缱绻,像丝线缠绕着,寸寸收紧,能把人的心扼住。

    顾轻舟心头闪过几分异样。

    旋即她回想,手握一方生杀大权的司少帅说“我是个没前途的人”,顾轻舟就想骂脏话:“去你奶奶的!”

    站在权势最高端的尊贵人说,他没有前途.......

    他都没有前途,那顾轻舟是行尸走肉吗?

    就好似天天穿着俄国皮草的贵妇,突然有一天穷了点,穿了件国货的貂皮大衣,在衣衫褴褛的乞丐面前说:我好可怜,我好落魄........

    什么鬼!

    顾轻舟嘴角抽搐:她猪油蒙心了吗,听他说这些话!

    那天下午阳光温暖,外头春寒料峭,车厢里温暖和煦。

    城外的小路没有行人。

    司行霈像是疲倦了,他把顾轻舟抱到后座,自己枕着她的腿,打起了盹儿。

    金灿的骄阳照进来,落在他的脸上。他幽深的肤质,细腻紧致。双目轻阖,神态安详,薄唇也噙着轻微的淡笑。

    他很放松。

    顾轻舟端详着司行霈的脸,哪怕睡着了,他也很俊美。

    而后,顾轻舟迷迷糊糊的,也起了睡意。

    等她睁开眼,已是黄昏,旖旎晚霞从车窗照进来,顾轻舟的脸沐浴在暖阳中,双颊粉润,眉目曳情。

    司行霈静静看着她。

    “睡好了?”他揉了下她的脸。

    顾轻舟坐正了身姿。··暁·说·

    司行霈下车,换到了驾驶座,调转车头回城。

    顾轻舟睡得迷迷糊糊的,放下车窗吹风,头发就被吹得凌乱。

    清醒了些,她问司行霈:“我们出城是要做什么?”

    “本想带你去看刑讯的,你害怕,所以停在这里歇午觉了。”司行霈微笑。

    她蜷缩起来睡觉,真像只慵懒的猫。

    司行霈从未养过猫,现在他想养一只了。锦衣玉食养着,养到哪天他死了,尊贵的她能再找个好人家。

    名贵的猫,永远不缺主人。

    所以,司行霈打算把顾轻舟养得极其精贵,他要她无人能及。

    “.......我要出去一趟,多则一个月,少则十天。”司行霈道,“我不在城里,要记得你是谁的女人。”

    “反正不是你的!”顾轻舟反唇相讥。

    司行霈抿了下唇,道:“这样啊?那我带你回别馆,让你长些记心?”

    顾轻舟无言,低垂了眸。

    “别委屈,又没怎么着你。”司行霈轻笑,“我是认真打算要你的,你这么小,我不会现在睡你,毁了你的健康。我的轻舟,你要长长久久陪着我,我有耐心等你。”

    “那你将来结婚了,如何处理我?”顾轻舟冷冷呼气。

    “将来?”司行霈笑,“你也瞧见了,我三个月之内遇两次刺杀,谁知道还有没有命讨媳妇?

    真有那么一天,我不会让你到太太跟前去敬茶,自认妾室的。你是我的轻舟,不是司家的小妾。到时候........”

    他沉吟了下,“你始终是我的女人!”

    “没有名分,不见天日,连姨太太都不如。”顾轻舟冷漠道,“就是你的表子,陪你睡罢了,说什么你的女人!”

    “别胡说。”司行霈轻轻蹙眉。

    表子两个字,他听来格外刺耳。

    顾轻舟是他的猫,他的宠物,她是尊贵优雅的,不是他花钱发泄的玩物。

    他要养她。

    “轻舟,我答应你,我会栽培你。等我死了那一天,你可以很优雅全身而退。但是我活着,你就是我的。”司行霈道。

    顾轻舟撇过脸。

    “司少帅,你欺负我年纪小!”顾轻舟咬唇,“我不是谁的宠物,我是个光明正大的女人。你现在看不起我,将来你会后悔自己瞎了眼!”

    司行霈失笑。

    “我怎么看不起你?”司行霈笑问。

    小小年纪、温软可爱的小姑娘,自称是“光明正大”的女人,着实有趣。

    顾轻舟却沉默了。

    她很想说,“你若是看得起我,你就会想娶我,而不是养我。”

    可这席话,会让他以为顾轻舟想嫁给他,平添误会。

    顾轻舟不想。

    司行霈正常的时候软语温柔,可他疯狂的时候杀人不眨眼,他就是个疯子。顾轻舟不想嫁给这个疯子。

    退一万步说,哪怕他不疯,顾轻舟也不愿意嫁给他,她不爱他!

    他将顾轻舟视为宠物,宠物始终是物,不是人。

    他没有平等看待过她。

    顾轻舟合上眼睛,不再和司行霈说话,斗嘴实在没意义。

    回到家中,顾轻舟沉思良久。

    她看着衣橱里司行霈送给她的衣裳,那旗袍上的缠枝海棠盛绽,妖娆妩媚,让她摆脱了几分少女的稚嫩,同时又不张扬,美得恰到好处。

    司行霈很会选衣裳。

    正如他所言,他若是养她,会把她养得很好。

    顾轻舟用力合上了衣橱,不想再看了。

    转眼到了正月十八,顾轻舟依约去了司公馆,跟着司老太去看望颜太太。

    顾轻舟今天穿了件樱桃粉软绸滚边长袄,月白色澜裙,外头仍套着那件大红色镶嵌白狐毛的风氅。

    红色映衬着她细致的眉眼,淡墨色的长发,俏丽里有几抹绮色。

    “这样好,去人家探病,就是要带着喜气去!”司老太满意,她自己也穿了件金蓝色的长袄。

    等了片刻,司夫人和司琼枝就来了。

    她们母女一袭时髦的装扮,都是大衣里穿旗袍,气派又华贵,只是老太太看着不喜。

    司琼枝给她母亲递了个眼神,两个人颇有默契。

    顾轻舟隐约知晓她们的打算,唇角微翘。

    司老太则没想这么深。

    乘坐汽车的时候,顾轻舟和司老太同坐,司琼枝和司夫人同坐。

    “姆妈,顾轻舟这个人很聪明,知道讨老太太喜欢,连穿衣裳都是照老太太的喜好来。”司琼枝低声对司夫人道。

    司夫人冷哼:“可惜聪明用错了地方,专攻这些下贱巴结的手段,一辈子也上不了台面!她到底是顾圭璋的女儿,流着顾圭璋的血脉,就是个贱种!当年绮罗看中顾圭璋,我就说过她会吃亏,她不信我的。”

    提起孙绮罗,司夫人还是有几分感情的。

    但她又特别讨厌顾轻舟。

    思前想后,只觉得顾轻舟是太像顾圭璋了,才令她生厌。

    顾轻舟的五官,也不太像孙绮罗。司夫人一见面就说顾轻舟像她姆妈,不过是客套话。

    司琼枝却心尖一动:“姆妈,我看过您和绮罗姨的照片,顾轻舟一点也不像绮罗姨。”

    司夫人点点头:“她是不太像她生母。”

    “姆妈,她才两岁就被抱到下去养,下环境那么差,为何她没有夭折呢?”司琼枝略有所指,“她真是顾轻舟么?”

    司夫人倏然一愣。

    这个问题,倒是要好好查访查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