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我会栽培你
    第53章 我会栽培你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顾轻舟就知晓,眼前这个绝艳的妙人儿司琼枝,她很不喜欢顾轻舟。··暁·说·最新最快更新

    这很好理解,司夫人不喜欢顾轻舟。司琼枝不管是先入为主,还是同仇敌忾,对顾轻舟都不会有好印象。

    第一印象不好,后面就很难改观了。

    司琼枝说要带顾轻舟去看“颜婶婶”,定是藏着阴谋诡计。

    顾轻舟不知晓谁是“颜婶婶”,一时间也想不到司琼枝欲耍什么把戏。

    以静制动,是顾轻舟最擅长的策略。

    她微微垂眸,修长羽睫在眼底投下阴影,浓稠的黑发泛出淡墨色的清辉,映衬住她一张小巧的脸,越发纯净无瑕。

    顾轻舟问谁是颜婶婶,老太太笑着跟顾轻舟解释:“督军府的总参谋长姓颜,他太太身体不太好,这两年常生病,从前她健朗的时候,总过来陪我打牌。”

    原来,颜家是军政府的高官。

    “老太太,您别伤心。”司琼枝安慰她,“嫂子她会看病,不如让她去瞧瞧颜婶婶?”

    司老太眼眸骤然发亮:“还是琼枝聪明,这主意挺好。”

    顾轻舟就懂了,原来司琼枝是打这个主意。

    司夫人也明白了,微微笑了下。

    唯有司督军不解深意,笑道:“去看看也好,就老颜整日夸他儿媳妇好,也让他见见我们家儿媳妇!”

    司督军是真喜欢顾轻舟,这个儿媳妇他特别满意。

    司行霈表情无异,静静听着。

    司慕的唇抿得更紧,隐约要发作了。儿媳妇这几个字,让司慕格外刺心,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于是,他们约定,正月十八带着顾轻舟去看望颜太太。

    这也是司老太力主的。

    老太太相信顾轻舟的医术,她也很喜欢陪着她打麻将的颜太太。··暁·说·顾轻舟若能治好颜太太,那是一桩大德,可以积福的。

    当天,司家的汽车送顾轻舟回去,司行霈没有机会单独和她说话。

    但是翌日上午,司行霈让他别馆做事的朱嫂给顾轻舟打电话,自称是司公馆的。

    电话到了顾轻舟手里,换成了司行霈接听。

    “到门口来,我去接你。”司行霈命令道。

    每每见司行霈,都是一番惊心动魄。

    他的触摸,他的亲吻,都让顾轻舟不寒而栗。

    她实在怕他。

    顾轻舟拒绝:“我不太舒服,改日再去看老太太。”

    “听话。”司行霈在那头笑,“你敢不出来,是不是打算诱我深夜翻墙进你的香闺?”

    顾轻舟一个激灵。

    司行霈真做得出来。

    这个家里,到处都是眼睛。若是被人看到司行霈半夜爬她的闺房,顾轻舟在整个岳城的名声都要臭了。

    她还没有成功,她还没有夺到家业,不能任由司行霈现在就毁了她。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崭新的奥斯丁停在顾公馆门口。

    他自己开车,没有带副官和司机。

    顾轻舟打算坐到后座,司行霈喊她:“过来。”

    她不敢在顾公馆门口逗留,不想被家里人看出端倪,就快速上了他的副驾驶座。

    司行霈一边开车,一边轻轻握了下她的手:“穿这么少跑出来,不冷吗?”

    “别虚情假意。”顾轻舟抽回手,“你若真替我着想,就不会逼我出来。”

    司行霈低笑,笑容温醇却透出霸道。

    “我的轻舟喜欢躲,比猫儿还矜贵,不逼迫你,你都不会往我怀里逃。”司行霈道。

    顾轻舟望着车窗外,不说话。

    她自己不知道,司行霈却可以看出,她微微抿唇的模样,是有点委屈的。

    前不久才遇到的刺杀,司行霈又敢一个人外出,不带任何的副官,顾轻舟觉得他太过于自负。

    也许是自信,没人能伤他。

    沉默了片刻,司行霈的汽车穿城过巷,越走越偏。

    “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顾轻舟问。眼瞧着就要出城了,四周的柏油路也变成了石子路,两旁种满了垂柳。

    早春的柳芽新嫩,迎风舒展着枝条,摇曳款摆,婀娜韵致。

    “带你去出口气,教训教训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司行霈道。

    顾轻舟的后背一下子就僵硬了。

    他是不是抓到了刺客?

    又要刑讯?

    想起他上次的刑讯,仍像噩梦一样萦绕着顾轻舟。

    “出什么气?”顾轻舟声音里带着几分轻颤,“我不去,我要回城!”

    说罢,顾轻舟就要解开安全带,仓皇中连跳车都准备好了。

    司行霈猛然一踩刹车,顾轻舟差点撞到了挡风玻璃上。

    他俯身,解开了她弄了半天的安全带,身上带着雪茄的清冽,在她脸侧萦绕。

    他将她抱到了自己腿上。

    “胆子这么小?”司行霈轻轻吻了下她的鼻尖,用薄茧的手指摩挲着她苍白的小脸。

    顾轻舟胆子从来不小。

    她所谓的大胆,无非是不惧怕任何阴谋;哪怕是漆黑的天,也敢在田埂上行走。那时候,顾轻舟以为自己很勇敢,超乎所有人。

    直到司行霈活剥了一个人给她看。

    从那天起,十六岁的顾轻舟第一次知晓了什么是恐怖!

    她对胆大、胆小有了崭新的认知。

    “轻舟,你们里过大兵吗?”司行霈收起了他的温柔,面容肃然看着她,认真问道。

    顾轻舟一怔,摇摇头:“没有。”

    “是啊,没有。”司行霈低喃,“相对于北方的军阀混战,南方的局势很稳定。平常百姓只听说过北方又打仗了,难民又南下了,却又有几个人清楚,什么是战争?”

    顾轻舟哑口。

    司行霈说的是实情。

    “轻舟,南方的局势又能稳定几年?现在大家都有饭吃,哪怕再大的矛盾,用钱调停就解决了。

    可战争就像山上滚下来的石头,没有人能够阻挡。生在乱世,你能躲避杀戮吗?死人一点也不可怕,轻舟,可怕的是居无定所。

    我带着你见识了杀戮,见识了丑陋,你也许恨我,但是你要明白,这就是现实,就是这个世道,它迟早会来到你的身边,你躲避不开!”司行霈道。

    顾轻舟又愣住。

    “轻舟,我是个当兵的,我从来不敢去筹划自己的前途。计划好了前景,娶妻生子,哪一天枪不小心走火,命就没了,留下孤儿寡母,十分凄惨。

    你看着军政府显赫,司家贵不可言,殊不知这样的督军府,换了多少主人?前任的督军,他们的尸骨还不知在哪条臭水沟里烂。

    对我这种没前途的人来说,过一天算一天,我喜欢的军火,我就要抢过来;我喜欢的地盘,我就要打下来;我喜欢的女人,我就要弄到手。

    轻舟,我不仅要把你弄到手,我还要栽培你,教你杀人,教你坚强。哪一天我死了,你真正无畏,才能在这乱世好好生活下去,也不枉你跟了我一场!”司行霈道。

    他缓慢说罢,轻轻吻顾轻舟的唇。

    顾轻舟的内心,像是被震撼了,她忘记了躲,任由司行霈的唇齿相依,辗转缠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