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团圆饭
    第52章 团圆饭

    秦筝筝病下了。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

    顾轻舟也因刺杀案的事,心中惶惑良久,整日窝在家中不肯出门。

    顾轻舟的消沉,让顾绍误会了。

    “舟舟,你别担心,其实有一种西药,可以.......可以........”顾绍面红耳赤,安抚顾轻舟。

    顾轻舟没听懂,茫然看着他。

    她没想吃药。

    她现在只是心情郁结,身体上没有毛病。

    哪怕想吃药,她也宁愿吃中药。

    顾绍落荒而逃,当天出去了。

    晚上他回来,带了一些石榴籽给顾轻舟,一张脸红得滴血:“不知道有没有用,你试试看。”

    顾轻舟仍是不解。

    她为什么要吃石榴籽?

    “为何要吃这个?”顾轻舟问。

    顾绍更是尴尬,整个人像被煮熟的虾子。

    此事应该女眷来说。

    可这个家里,没人知晓顾轻舟那晚的去向,顾绍不能出卖她,任何人也不敢告诉的,只得他自己出面。

    他痛苦杵在那里,憋了半晌说不出来。

    后来他回房,写了个关于石榴籽的功效给顾轻舟。

    顾轻舟看完,发现顾绍写的石榴籽功效,还有“避孕”这一项,顿时就明白顾绍在想什么了。

    她的一张脸也是红若晚霞。

    她不是不知道石榴籽的这种功效,而是根本没往那方面想。

    “阿哥,那天晚上,少帅把我送到了司公馆,我并没有和他.......”顾轻舟雪白的脸,热浪一阵阵的蓬上来,不由自主红透了,“再说了,石榴籽避孕是谣传,中医里并不用的。最新最快更新”

    顾绍见顾轻舟无精打采,还以为顾轻舟被司少帅糟蹋了,担心未婚先孕的丑事,才没精神。

    这误会大了。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

    听完顾轻舟的解释,顾绍夺过石榴籽,这下子更尴尬了。

    于是,他很久不再跟顾轻舟打照面,远远躲开她。

    过了两天,秦筝筝病愈了,顾轻舟仍是恹恹的。

    正月十五,司老太派人接顾轻舟去司公馆。

    司行霈也在。

    他脱了军装,穿着西装马甲,倜傥雍容,眉目俊朗得能逼退世间的繁华。他俊美却不阴柔,威严却不匪气,足以使任何女人为之痴迷。

    司行霈趁人不注意,悄悄跟顾轻舟耳语,伏在顾轻舟耳边说:“轻舟好看。”

    顾轻舟今天穿着司行霈送给她的风氅和旗袍,进屋后脱下了外裳,批了件淡蓝色浓流苏披肩。

    流苏在她周身摇曳,皓腕凝霜雪,她眉眼格外韵致。

    司行霈此人有个怪癖:只要是他的东西,他就会越看越喜欢,无一处不是完美的!

    如今,顾轻舟是他的!

    顾轻舟则脸色微变,恨不能离他八丈远,低声道:“不要跟我说话,我不认得你!”

    司行霈失笑:“我和你睡过一个枕头,你浑身的肉我都摸过,你不认得我?”

    顾轻舟细细吸气,感觉自己真没出路了,脸色更惨白,面无人色。

    他们说着话,司行霈的两位叔叔婶婶,以及他的堂兄弟姊妹,全部到了。最新最快更新

    司老太也从里屋更衣出来。

    “今天吃个团圆饭!慕儿回国了,轻舟也来了,我也不知还有多少光景能看到这样的好日子!”司老太笑道。

    顾轻舟顿时明白:司督军那一家人也要来。

    她看了眼司行霈。

    她和司行霈一样,都是原配生的孩子,在继母当家的新家庭里,格格不入。他的处境,顾轻舟是明白的。

    司行霈表情不变。

    很快,司督军就带着他的妻儿来了。

    司慕走在最后面。

    抬眸触及顾轻舟,司慕眼神冰凉,幽蓝色眼波里毫无涟漪。

    司慕是和他哥哥司行霈一样高的个子,念军校的他,也不是文弱公子,高大结实。他今天穿着白色衬衣,深棕色马甲和西装,宽肩长腿,器宇不凡。

    绝大多数的男人在司行霈跟前,都会黯然失色,气质输上一大截,只有司慕能与司行霈一较高下。

    他站在司行霈身边,气度竟然丝毫不输司行霈。

    “嫂子也来了?”司琼枝笑着道。

    司慕神色一敛,薄唇微抿,一张脸冷若冰山。

    司琼枝微笑。

    她哥哥逃离家庭,却被顾轻舟出卖,现在恨极了顾轻舟。她再提“嫂子”,她父亲和祖母会喜欢,觉得她懂事;而她哥哥,则更对顾轻舟恨之入骨。

    拔高了自己,又无形中踩压了顾轻舟,司琼枝是个特别机敏的孩子。

    司慕不能说话,他上前给老太太见礼。

    老太太一看到他,心里就阵阵泛酸:“我的慕儿,你的病还没有好?”

    司慕点点头。

    司老太攥紧了他的手,痛心道:“德国医生都是废物,若是留在国内,寻个名医,这会子早好了!五年啊,可怜你吃了这么多苦!”

    司慕什么也表达不了,轻轻抚摸他祖母的手背,安抚着她。

    老太太这时候想起了顾轻舟,晦暗的眸子立马亮了:“轻舟医术了得,让轻舟给你开个方子!”

    其他人一怔。

    司慕眸光深敛,下颌紧抿,他全身上下被寒意裹挟着。

    “姆妈,今天是团圆的大喜日子,什么治病不治病的,岂不是晦气?咱们应该说些吉利的事体。”司夫人也吓了一跳,急忙打岔。

    她可不想顾轻舟给她儿子治病!

    顾轻舟是谁啊,她有什么资格给少帅治病?

    老太太不怕死,任由顾轻舟折腾,司夫人可不敢将儿子的性命交给顾轻舟。

    “姆妈,治病也要等过了正月再说。”司督军也笑,“慕儿才回来,轻舟也要准备入学的功课,看病先缓一缓。”

    “轻舟要去念书了?”老太太高兴。

    “是啊。”司夫人忙笑道。

    话题暂时转移到了读书的事上。

    司慕看顾轻舟的眼眸,更加阴冷。若是眸光可以杀人,顾轻舟现在只怕千疮百孔了。

    顾轻舟全然当没看见。司慕又不是她什么人,她根本不在乎司慕怎么看待她。

    很快司公馆开了午饭。

    吃饭的大厅里摆放着三张桌子,宽敞明亮,墙角数盆水仙,亭亭盛绽,似一个个聘婷绰约的佳丽。

    长辈们坐了一桌,成年的孩子们一桌,未成年的一桌。

    顾轻舟坐到了司行霈和司慕那桌,司琼枝紧挨着她。

    司行霈的余光,一寸不让盯着顾轻舟:若是顾轻舟敢偷瞄他弟弟,他就把她眼珠子挖出来喂狗!

    好在,顾轻舟一直埋头吃饭。

    “果然乖巧。”司行霈心中微笑。

    司慕一开始对顾轻舟很冷漠,现在是漠视,只当没这个人。

    司琼枝想着心思。

    他们这一桌,静悄悄的,居然没人说话,筷子落在碗碟的清脆声,格外清晰。

    “绝不能让她给我哥哥治病!”司琼枝璀璨盈眸微微转动,心中打起了主意,“顾轻舟只比我大一岁,她治好了我祖母,还不知道是什么鬼把戏!”

    她不相信顾轻舟的医术。

    这么小的年纪,能有什么医术呢?

    “她为了嫁入豪门,用尽了心机。治死了我哥哥,哪怕杀了她,她一条烂命也不值钱;若是治好了,以后就是我司家的恩人。风险虽然大,回报却也很高,她居然拿我们家的人命去赌!”司琼枝揣测顾轻舟的用意。

    除此之外,司琼枝想不到其他缘故。

    这个势利的女人,治好老太太是她的运气,司琼枝不相信她总能有这样的好运。

    于是,司琼枝有了个很不错的主意。

    这个主意,可以让顾轻舟以后再也不敢提她的医术。

    饭后,大家一处喝茶闲聊,司琼枝对老太太道:“祖母,我们过几日去看看颜婶母,可好?”

    同时,她也对顾轻舟道,“嫂子,你也跟我们一块儿去吧?”

    顾轻舟问:“颜婶母,是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