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两根金条
    第42章 两根金条

    顾轻舟言语轻柔,她的话却似一重磅,打在顾圭璋的心头。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

    两根小黄鱼,就是两根一两重的金条!

    呵,司夫人狮子大开口!

    顾圭璋出身低微,他中学成绩很好,老师资助他上学。他是通过念书,考上了岳城的圣约翰大学,从而认识了富家小姐孙绮罗--也就是顾轻舟的生母。

    而后,孙绮罗去世,孙绮罗唯一的弟弟在烟馆被人捅死,孙老爷子痛失全部的子女,悲极过度,一命呜呼之后,孙家庞大产业无人继承,落入顾圭璋囊中。

    顾圭璋有点才学,又有了孙家的家产,他通过勤奋、打点关系,做到了今日海关次长这个油水丰厚的地位。

    可顾圭璋没什么实业,底蕴也薄,这些年顾轻舟外祖父留下来的钱财,已经被顾圭璋挥坐吃山空,霍掉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那是家底,顾圭璋不敢拿去投资实业,害怕亏本,只得全部藏在家里,不能生财。

    那是他养老防身用的。

    他现在基本上靠着薪水和日常灰色收入,养活着顾家的锦衣玉食。

    两根小黄鱼,顶得上顾圭璋三四个月的月薪和灰色收入的总和了。

    这算是一笔让他肉疼的巨款了,当然他也拿得出来。

    “……她堂堂督军府,缺这点钱财吗?”顾圭璋微怒。

    这正是一个让他痛苦的数目!

    若是不拿吧,顾维和顾缨之前的教育费用全白费了,以后也难以嫁得好,前途尽毁,顾圭璋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可能还要资助女婿。

    这是顾圭璋最害怕的。

    若是拿这笔钱,又让他肉疼得喘不过来气。顾圭璋从小穷怕了,不像督军府那样,随便就可以拿出巨款。··暁·说·

    一笔他拿得出、偏偏又太心疼的价格,让顾圭璋感觉司夫人真狠,狠得喝你的血还不许你叫疼!

    顾圭璋喘不上来气。

    “阿爸,我觉得司夫人不敬重我。若是她敬重我,肯定是不会要钱的。”顾轻舟委委屈屈的,“我看还是算了,咱们别叫司家轻瞧了。”

    这一句话,看似委屈抱怨,其实一下子就打中了顾圭璋的七寸。

    顾圭璋一愣,仔细想想顾轻舟这话,竟然醍醐灌顶。

    是啊,司家不敬重顾轻舟!假如顾圭璋让顾轻舟开口求情,结果因为钱又反悔,那么司家对顾轻舟的轻视,只会更添加一层。

    顾轻舟在司夫人面前,就彻底没尊严了。

    没了尊严,这门婚事真的能顺利到结婚吗?

    顾圭璋后背一寒!

    他绝不能丢失这门姻亲!

    他绝不能让司夫人更轻瞧顾轻舟。最新最快更新

    虽然司夫人暗示过她喜欢顾缃,退了顾轻舟可以娶顾缃,但那些暗示是子虚乌有的。顾轻舟得到司督军和司老太的喜爱,才是真实的。

    顾圭璋不敢冒险。

    为了这两根金条,断送孩子们读书的机会不说,还连累司家小瞧顾轻舟,更得不偿失了!

    这笔钱,必须得给!

    “好,我拿钱给你。”顾圭璋忍着割肉刮骨的痛,开了书房的保险箱,拿出两根小黄鱼。

    他的保险箱里,还有存放了很多珍宝,光金怀表就有十二块,都是当初顾轻舟的外祖父孙老爷子的私藏。

    当然,还有很多的地契、房契、金条、股票、英镑和债券,也是孙家的。

    那个老东西,生前顾圭璋很冷漠,生怕顾圭璋占了孙家的便宜,最后他的财富不还是全部归了顾圭璋?

    这些钱,顾圭璋都是平白得来的,花起来也不心疼。说实在话,他真应该感谢孙绮罗,要不是她看中了他,也没有顾圭璋的今天。

    顾圭璋起身,顾轻舟的视线早已从保险箱上撤离。

    她不再看了。

    从顾圭璋手里接过两条沉甸甸的金条,顾轻舟唇角微动,眼底有了几分冷笑。

    顾轻舟今天没有去跟司夫人谈教会学校的事,只是例行拜访了下。

    这两根金条是她要的。

    利用她办事,不放点血怎么行?

    “两根小黄鱼?”顾轻舟拿到微凉的金条,回房之后不禁笑出声:“两根小黄鱼就想收买督军夫人办事?”

    顾圭璋的见识,比顾轻舟想象中还要浅薄。

    这就好比下人议论皇帝,有个人说“将来我做了皇帝,天天用大金碗吃饭,全的粪只能我一个人捡”一样。

    顾圭璋觉得肉疼的两根金条,司夫人大概觉得它只值一件上好的皮草而已。

    这样就能收买督军夫人办事,那么司夫人也太廉价了。

    “看来,顾家人的见识,也仅限于此了。”顾轻舟微笑。

    她差不多摸清了顾圭璋的底。

    钱,顾轻舟收起来了。她是个下穷姑娘,自然有用途;至于教会学校的事情,督军夫人肯定会帮她办妥的。

    顾轻舟有她自己的方法,她知道司夫人一定会同意的。

    翌日,顾轻舟早起打了个电话,说要拜访司夫人。

    电话那头,是司琼枝接听的。

    “我姆妈今天有事,顾小姐您改日再来吧。”司琼枝高贵优雅,声音却透出蚀骨的轻蔑之意。

    “谢谢司小姐,我这就去。”顾轻舟恍若未闻,直接挂了电话。

    司琼枝惊愣:这人太不要脸皮了,她把督军府当什么地方了?

    司琼枝气哼哼把这番话告诉了司夫人。

    司夫人也怒:“她是个什么东西!跟门口的副官说一声,谁放她进来,就地枪决!”

    司琼枝颔首。

    今天司夫人和司琼枝准备去听戏。

    司夫人喜欢越剧,最近有个新红的小生,扮相惊艳,唱腔圆润缠绵,司夫人爱极了他。

    每次出门,司夫人都要盛装。

    她和司琼枝打扮了两个小时,才收拾妥当。

    准备出门的时候,副官却急匆匆跑过来,禀告道:“夫人,顾轻舟小姐来了.......”

    司夫人沉了脸:“混账,你的耳朵是聋了吗,居然敢放她进来?”

    “不是的,夫人。”副官着急。

    瞥了眼身边的司琼枝,副官压低了声音,跟司夫人耳语。

    司琼枝不满意,有什么事不能告诉她吗?她嘟嘴不悦。

    不成想,司夫人听了副官的耳语,脸色大变,立马道:“她人呢?”

    “还在大门口。”副官道。

    司夫人不顾其他,急匆匆奔出去,恨不能立马见到顾轻舟。

    司琼枝惊呆了:姆妈方才还憎恨顾轻舟,绝不想见她,怎么这会儿迫不及待,甚至不等副官请顾轻舟进来,要自己亲自去迎接?

    这太奇怪了!

    带着浓烈的好奇,司琼枝也赶紧跟上去,看看顾轻舟到底搞什么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