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再遇少帅
    第27章 再遇少帅

    顾轻舟的药方起效之后,军医院那边的几名军医,包括司老太的主治医师胡军医,个个坐立难安。··暁·说·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他们难逃其罪。

    司老太肯定气死了,司督军只怕也没好气。

    到了第十天,司老太彻底痊愈,顾轻舟的医术了得,衬托得军医们十分无能,这些军医就知晓,他们的前途到头了。

    “督军会把咱们关到监牢里去吗?”苏军医问。

    苏军医是老太太的主治医生之一,他太太刚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所以他最惜命了。

    提起军政府的监牢,军医们个个谈虎色变。

    前不久,督军府的大少帅司行霈出行,遇到了刺客,而刺客居然能动用当地军政府的势力,让司少帅觉得猫腻很深。

    捉到刺客之后,司行霈当场活剥了一个人,得到了口供。

    此事在军中传开,督军则大怒,说大少爷太过于残暴。

    饶是如此,人人都知晓,军政府的监牢是有进无出的,堪比人间炼狱。

    进了监牢,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它比警备厅的监牢可厉害百倍。

    “别自己吓唬自己!”胡军医蹙眉提醒。

    黄昏的时候,督军派人来请诸位军医,去督军府谈话。

    果然来了!

    几位军医股栗欲堕。

    “诸位,你们到时候把责任都推给胡某。”胡军医站起来,临时开了个小会议。

    “这怎么行,是咱们五个人一起诊断的。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苏军医先不同意。

    “是啊,院长,不是您一个人的错。”

    胡军医却摆摆手,对他们道:“我跟督军有点交情,哪怕把我关起来,也能饶我一命。况且,你们都是军医院的栋梁,医院不能少了你们。督军到时候罚不罚你们,他也为难。还是让我一个人承担。”

    众人还要劝,胡军医先走了出去,往督军府而去。

    到了督军府,司督军却是和颜悦色,对众人道:“顾小姐给你们求情了.......”

    顾小姐是谁,这些军医现在已经知晓了,原来是二少帅的未婚妻,怪不得督军和老太太相信她。

    司督军有两个儿子,老大常在军中混,威望很高;老二在德国念书,听说念的是军校,本事如何众人还不知。

    顾轻舟就是那位远在德国的二少帅的未婚妻。

    “.......你们照料老太太也尽心,没有治好不是你们的罪过。顾小姐也说了,正是因为你们没有治好,她才敢确定不是中风,你们也给她铺路了,功过相抵吧。”司督军继续道。

    诸位军医听了,心里一阵感动,同时又惭愧:看看,人家顾小姐这份心胸,他们真比不了!

    “多谢督军!”胡军医领头,给司督军道谢,然后又夸赞顾轻舟,“顾小姐大度宽容,有古之大医风骨,将来定是一代神医!”

    司督军听了很舒坦,与有荣焉。

    十几年前随随便便定下娃娃亲,没想到给老二找了个宝贝媳妇,司督军挺得意的,他太有眼光了。

    他们正说着,副官进来,在司督军耳边一阵嘀咕。

    司督军神色收敛。

    “都回去吧,军医院还仰仗诸位,此次之失误既往不咎,切不可再有下次。”司督军道。

    众人一扣靴跟,行了标准的军礼之后,退了出去。

    他们下楼,在大厅里遇到了司家的大少爷司行霈。

    司行霈是督军的长子,也是督军原配生的儿子,今年二十五岁。他从小就在军中混,有勇有谋,为人也心狠手辣。

    只是,他生了副俊朗不凡的外表,哪怕随意坐在沙发上,也是身姿优雅,气度倜傥,远胜过其他公子哥。

    不知情的,还当他是个草包纨绔子。

    “少帅!”军医们一一行礼,心里很尊敬这位少帅。

    司行霈虽然倨傲混账,却很敬重军人。面对军医,他收起了傲慢,起身还礼,态度谦和道:“诸位都来了,是谁病了?”

    上次司行霈在军政府的监牢活剥了一个人之后,司督军大怒,把他也关到了监牢,关了半个月,今天才放出来。

    他在牢中多时,身上的军装脏兮兮的,仍是气度不羁,没有半分落魄之感。

    司行霈这种人,天生的军神,浑身上下散发出魄力,跟他父亲司督军不相上下,他才是最像司督军的人。

    “是老太太。”胡军医道。

    司行霈神色一紧:“老太太病了?”

    他跟他祖母感情最深,超过了任何人。他之前出行遇刺,后来之后找凶手,又被他父亲关到监牢,很久没去司公馆看他祖母,竟不知祖母又病倒了。

    司行霈冲众人略微颔首,转身就要走,去司公馆看他祖母。

    “逆子,你站住!”司督军立在二楼乳白色栏杆后面,厉声呵斥正要出门的司行霈。

    司行霈恍若未闻,阔步走了出去,军靴沉重脚步声回荡在整个大厅里。

    门口停了辆奥斯丁汽车,司行霈跳上车,疯狂踩了油门,一路横冲直撞,到了司公馆。

    今天晴朗,碧穹万里无云。

    暖暖的骄阳铺陈,像给大地穿上了件华丽的锦衣,照在身上和煦温暖。

    顾轻舟最后一次给老太太复诊,见老太太恢复得很好,她就陪着老太太在庭院散步。

    阳光落在她青绸般的发丝上,泛出清润的光泽,她年轻稚嫩的话,似初绽的桃蕊,嫩红轻柔。

    “老太太,您以后每天都要多散步。”顾轻舟道。

    “你天天来陪着我,我就乐意散步。”老太太轻笑。

    她们说笑着,就听到一阵急促脚步声,匆匆忙忙有人喊:“祖母,祖母!”

    老太太认得出声音,顿时大喜:“哎哟,是霈儿来了!”

    顾轻舟不知是谁,好奇循声望过去,就瞧见一个高大英武的男人,穿着一件脏乱的军装,短短头发凌乱,阳光照耀下,他军服的勋章泛出灼目的光。

    顾轻舟脚步一顿,腿差点就软了。

    她身子一瞬间僵硬,动弹不得:是他,那个活剥人皮的变态!

    “霈儿!”老太太高兴。

    司行霈先给老太太见礼,上下打量老太太,笑道:“祖母,他们说您病了,我瞧着您挺好,健朗矍铄!”

    老太太哈哈笑,心情十分愉悦,可见是多么喜欢司行霈。

    “都是轻舟的功劳。没有轻舟啊,他们就要把你祖母送到德国去。我不去,我还没有见到我的宝贝孙子娶媳妇呢!”老太太笑道,转头去看顾轻舟。

    司行霈的目光,也顺势落在了顾轻舟身上。之前顾轻舟逆光,司行霈没看清她的面容,如今瞧见了。

    他薄唇微抿,呼吸顿了下:“轻舟?这是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