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抢占先机
    第20章 抢占先机

    顾缃腹诽顾轻舟的装扮,顾轻舟老土的模样,实在可笑。最新最快更新

    而顾缃自己,穿了件苏绣海棠的淡红色低开叉旗袍,玻璃袜,配上一双鹿皮镶白狐毛的短靴,外面是一件皮草大外套,黄澄澄的貂皮,俄国货,面上的黑圈能荡漾出涟漪,时髦尊贵。

    这样的皮草,适合各种年纪的女人,老些有老些的雍容,少女有少女的狂野,总之衬托得身份高贵。

    和顾缃这一身富丽堂皇相比,顾轻舟那套羽缎老式的大风氅,就显得很俗气廉价。

    顾缃不屑冷笑:“想和我比,你先弄身皮草穿了,才够资格!”

    想到这身皮草的价格,顾缃无端又生出优越感。

    是的,她永远高压顾轻舟一头,是顾轻舟望尘莫及的。

    秦筝筝也觉得顾缃把顾轻舟比得一无是处,微微笑了笑。

    皮草真好看,秦筝筝小时候最盼望一身尊贵的皮草,可惜那时候穷,寄人篱下,只能看着顾轻舟的母亲孙绮罗穿。

    现在,是顾轻舟看秦筝筝的女儿穿,果然是报应不爽,秦筝筝胸口那团恶气,终于透出来几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秦筝筝冷冷出气,“想当初我在孙家寄养,孙绮罗那贱人整日衣着华贵在我面前晃眼。最新最快更新如今,轮到她女儿眼馋,果然是老天爷开眼啊。”

    秦筝筝稚嫩可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秦筝筝和顾缃心情不错,顾轻舟低垂眼眸,一起上了汽车。

    三姨太苏苏站在二楼自己的房间,斜倚着墨绿色绒布窗帘,慢慢把玩窗帘的浓流苏,一根根捋平,再弄乱,如此反复。

    亲眼看着秦筝筝带孩子们出门,三姨太摇头笑。

    顾家有个十六七岁的女佣,是三姨太苏苏带过来的,叫妙儿。

    妙儿问三姨太:“姨太太笑什么?”

    三姨太抿唇,指了指汽车远去的方向,道:“笑她们傻!”

    “谁傻啊?”

    “自然是某两位自以为是的。”三姨太道,“老人家的眼光,多半都是老式的,若是两位小姐都穿皮草去,老太太不会说什么。可轻舟穿了斜襟衫,缃缃还穿一身皮草,肯定要被司老太嫌弃。”

    “也是呢,老人家都看不惯现在年轻女孩子烫头发、穿皮草。”妙儿笑道。

    三姨太笑容更甚。

    “姐姐,新来的轻舟小姐不言不语,可看上去很厉害,是不是?她才回来几天,太太、大小姐、三小姐和四小姐都吃过亏。”妙儿悄声道。

    私下里,妙儿依旧叫三姨太为“姐姐”。

    妙儿是个孤女,五岁的时候在路边讨饭,差点被其他乞丐打死,当时十四岁的乞丐护住了她,从此两个人相依为命。

    那个大乞丐,就是苏苏。

    苏苏后来长大了,乞讨不是长久之计,就进了舞厅做舞女。只可惜她常年流浪,小麦色的肌肤让她看上去不显山水,生意平平常常的。

    而后遇到了顾圭璋,得到了顾圭璋的宠幸,被金屋藏娇,做了顾家的姨太太。

    苏苏进顾家,依旧带着妙儿,她们姊妹俩从不分开。

    “是啊。”苏苏眸色深敛,静静道,“轻舟不简单,我真喜欢她!”

    “姐姐,若是咱们和轻舟小姐联手,是否报仇有望?”妙儿问。

    苏苏忙瞪了她一眼,声音轻不可闻:“嘘,小心隔墙有耳。”

    妙儿连忙捂住了嘴,睁开了眼睛,无辜看着苏苏。

    顾轻舟跟着她的继母和姐姐出门,汽车驶入越来越厚的雨幕中,雨刮掀起阵阵雨浪,车窗外的雨滴滴答答落在地上,似一朵朵盛绽的透明花。

    司督军的父母兄弟不住在督军府,而是住在法租界的一栋高级法式洋楼里。

    司公馆是个偌大的花园洋房,高高的红墙爬满了蔷薇藤,腊月里光秃秃的;缠枝铁门高大沉重,气度威严。

    佣人开了门。

    顾轻舟自己撑伞,秦筝筝和顾缃共撑一把伞,下车进了司公馆。

    “顾太太,顾小姐,您这边请。”佣人出来迎接,特意给她们母女三带路。

    大理石铺陈的小径,下雨天有点湿滑,顾轻舟走得很慢。小径两旁是矮矮的冬青树,被雨水冲刷得格外干净,树叶浓绿浓碧,在这寒冬腊月展露生机,赏心悦目。

    绕过两处小楼,才到了司老太的院子。

    司老太太的院子在后面,是一处精致的老式院落,三间正房,带着四间小小的耳房。雕花窗棂虽然用玻璃代替了纱窗,屋子里老式明角灯里面其实装了电灯泡,一切仍保持着它的古朴。

    “怎这么多人?”一进门,顾缃就瞧见正堂里人影绰绰,不免蹙眉。

    很多人在场,有点不好施展手脚啊。

    “怎么每次督军夫人叫咱们来,又不给咱们单独的机会?”顾缃心里恼火。

    她察觉到了督军夫人耍她们玩,偏偏顾缃和秦筝筝有所图,也只能把督军夫人耍得团团转。

    领路的女佣解释道:“老太太昨晚凌晨的时候又发病了,这不医生请了一屋子,顾太太顾小姐这边。”

    说着,就把她们三个人领到了待客的小耳房里。

    “老太太何时见我们啊?”顾缃拉着女佣问。

    女佣微微笑,说:“放心,一会儿就能见您。”

    “老太太没事吧?”顾轻舟问。

    “有医生呢,顾小姐有心了。”女佣笑道。

    女佣吩咐上茶之后,自己进去正堂,跟督军夫人打声招呼,就说顾家的人来了。

    屋外的雨势未减,屋内烧了暖炉,炉火烈焰温暖,顾轻舟捧着茶,慢慢喝了几口,目光越过窗棂,投在外头的正堂里。

    秦筝筝和顾缃嘀嘀咕咕咬耳朵,顾轻舟也毫无兴趣。

    约莫两盏茶的功夫,督军府的三小姐司琼枝进来,笑盈盈对秦筝筝道:“顾太太,我祖母说要见见你们,快随我来。”

    司琼枝娴静温柔,看似一派和睦,实则不喜顾轻舟和顾缃,看也没看她们,就领着,穿过回廊到了正屋。

    顾缃上前几步,将顾轻舟挤到了身后。

    “我如此漂亮体面,老太太看了我第一眼之后,只怕再也无法喜欢顾轻舟了。”顾缃很自信。

    秦筝筝也略有略无挡住顾轻舟。

    于是,顾轻舟被挤到了最后面,她唇角微动,并没有介意,而是默默跟在后面。

    老太太的里卧,司夫人正在床前侍疾,司督军立在旁边说话,司家的其他人都在正堂招待医生。

    司老太依靠着引枕,半坐着。

    司琼枝带着顾家的人进来,顾缃挤在了最前面,迫不及待喊了句:“老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