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7章 七个小时
    时间过得飞快,司玉藻上学也两个多月了。

    她同学徐景然的血管瘤喝了一个多月的药就痊愈了,身上的肿块消失,皮肤上的紫色也在慢慢褪去。

    这算是她完全独立看的第一个病,她学着她母亲的习惯,写了一份病例。天

    气逐渐炎热。中

    途司玉藻去了趟岳城,陪着外婆过了周末,她又邀请外婆去上海小住,外婆说自己年纪大了,已经跑不动了。

    七十多岁的颜太太,身体一天天差了。

    颜新侬也退了下来,不再担任军中要职,老两口时常一起散步,但她不太好,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的。

    “外婆现在没其他的指望了,只想看着你早点结婚。”颜太太道,“你结婚了,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孩子,外婆哪怕走了也安心。”

    玉藻道:“外婆,我瞧着您是长命百岁的面相,您不仅可以看到我结婚,还能看到我的孩子结婚呢。”

    颜太太温热柔软的手,轻轻摸过了玉藻的头。她

    跟玉藻说:“除了你,外婆还担心你五舅舅,他已经是快四十岁的人了。你姆妈刚到岳城来我的时候,他们才十五六岁,阿静、洛水还有轻舟和小五,他们总是形影不离的。”玉

    藻听了之后,很是伤感。

    她知道霍拢静也是一个人。她

    从颜家出来,说是要回上海了,却在出发之前去见了霍拢静。..

    霍拢静还是很高兴看到她的。

    “姨母,外婆时常会说起,你和五舅舅从前那么好。”玉藻道。霍

    拢静的脸色变了变:“玉藻,你不懂这些,不要说了。你想要吃什么?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玉

    藻只是摇头:“我懂的。姨母,您在和自己置气,却也把五舅舅算在其中。这么多年了,您还没有明白吗?哪怕您爱过其他人,五舅舅也是不介意的,他只想要回他的初恋。”

    霍拢静撇过头去。

    玉藻道:“姨母,听说您常跟洛水姨母出去,却不怎么去颜家。要不你多去看看我外婆吧,多陪陪她。我这次回来,发现她说起你们从前的事次数越来越多了。”

    霍拢静只是叹了口气,没有答应这句话。

    玉藻明天早上还有课,此刻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她需得赶回去,从岳城到上海要开四个小时的车。霍

    拢静道:“你好好念书,常到岳城来玩。”她

    撇开了话题,从头到尾都没答应什么。玉

    藻说不动她。

    回去的路上,玉藻一开始还在沉思,后来时间太久了,她不知不觉睡着了。等

    汽车停下来的时候,她问开车的宋游:“到了吗?”车

    门就被人打开了。张

    辛眉坐了进来,把玉藻的腿往旁边挤:“怎么才回来,已经一点多了。”宋

    游说:“大小姐跟姨母吃了晚饭,聊了一会儿天。”

    司玉藻这时候才发现,这里不是上海,而是城郊的官道。

    张辛眉在这里等了她很久,因为她说过,吃过午饭会从岳城赶回来,他要确定她回来了才放心,结果一直不见她的影子。如

    今世道还是不太平,路上的土匪太多了,司玉藻又是爱显摆的性格,谁知道她会不会惹了什么事。张

    辛眉在官道上已经等了七个多小时,才把她的汽车等到。他

    也没什么脾气,只是道:“平安回来就好了,我也交差了。今晚原本是有美人约我喝酒的,都被你耽误了。”

    司玉藻笑了笑。

    她突然靠过来。

    张辛眉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十分快捷把她推了过去。“

    我就是靠靠,我不乱来,我保证。”司玉藻道。说

    罢,她就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张辛眉没有动。司

    玉藻很有感慨的样子:“叔叔,为什么人不肯跟自己和解呢?为什么一定要跟过去的自己较劲,怪过去的自己不够争气,不够好呢?”张

    辛眉不解:“怎么了?”“

    阿静姨母,她是在和自己生气。”玉藻道,“她一个人挺寂寞的,也很可怜。”张

    辛眉拍了下她的脑袋:“你才多大,就学着别人悲春伤秋?睡一会儿吧,你明天还要上课。”玉

    藻嗯了声,依靠着张辛眉的肩膀睡着了。

    后来下车的时候,她不肯动,只是张开双臂,要张辛眉抱她下去。

    宋游下车:“我来吧。”张

    辛眉挡在前面:“你把车子停好,我抱她上楼。”宋

    游道是。司

    玉藻没有睡着,她只是懒,故而她搂住张辛眉的脖子,把自己缩在他怀里。

    她心中异样的踏实,因为张辛眉身上有淡淡烟草的气息,那是父亲的味道。

    司玉藻的阿爸,也常抽烟,却不难闻。

    张辛眉把玉藻抱上了楼,玉藻还是不愿意起来梳洗,就让渔歌端水给她擦擦脸、擦擦手。张

    辛眉代劳了。

    他仔细帮玉藻擦了脸,又替她抹了点雪花膏:“好好睡吧。”玉

    藻却伸手,拉住了他:“张叔叔,你亲我一下,晚安吻。”

    张辛眉声音轻柔:“滚。”

    他帮她拉好了薄毯,这才离开了。玉

    藻就这么稀里糊涂睡了一夜,第二天醒过来时,浑身有点痒。

    昨天风尘仆仆的,又出了汗,没有洗澡就睡了,人特别不舒服。

    她早起洗了个澡,然后去上课。

    然后,她身上就发生了一点很尴尬的事:她身上最私密的地方,有点痒,不知是湿热过敏还是怎么回事,人坐立难安。这

    种情况持续了两天,玉藻夜里居然痒醒了,她实在受不了,就决定去医院看看。

    可是挂妇科都是孕妇或者两口子一起,司玉藻落荒而逃,在楼下给张辛眉打了电话。“

    张叔叔,你得救救我,我在医院,不是圣德保医院。”司玉藻道。

    “怎么了?”张辛眉在电话里问,“你哪里不舒服?”“

    你快点来。”司玉藻道。“

    你不是有两个副官和一个女佣,找他们不行吗?”张辛眉道,“我真没空,小侄女,我很忙。”

    “我在医院,妇科!”司玉藻咬了咬牙,“你不来的话,我就去找我的师兄了。”张

    辛眉挂上了电话,疾奔司玉藻说过的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