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3章 唱大戏
    玉藻是个帮亲不帮理的人。

    她明明一开始对地下党没什么好感,可当她知道张辛眉是党员之后,就开始偏袒了。

    学校有时候也会谈论此事,大家都说得小心翼翼,玉藻也会刻意想要偏帮。她

    也会去联合会开会,也会参加学校的活动。她

    除了在联合会之外,也会遇到杜溪上。

    有次她在图书馆,杜溪上就坐到了她旁边,轻声和她打了招呼。“

    你进度跟得上吗?”他问司玉藻,“可要我帮你补习?”

    “如果我想要补习的话,我就会请家庭教师,我有的是钱。”司玉藻道,“师兄费心了。”

    “真可惜,我还想替你补习。”杜溪上道,“而且,暑假留在医院实习的名额下来了,你想不想留下来?”

    司玉藻看了眼他:“杜师兄,你是想追求我吗?”杜

    溪上眼眸镇定,甚至有点冷寂:“嗯。”“

    那也请你有点诚意。你知道不知道,我家在新加坡是有医院的,名声和规模远胜过圣德保医院。不

    管是人脉还是财力,甚至学识,你都不能令人刮目相看。不过,你这个人挺卑鄙的,这点我比不上。”司玉藻笑道。杜

    溪上微笑,推了下眼镜:“你说话也挺刻薄,很讨人喜欢。”他

    们相互恶心了几句之后,杜溪上就先告辞了。

    他一走,司玉藻也拿了书走出图书馆。

    她回到了教室时,跟班上同学说医院暑假实习的名额下来了。她

    的同学们反应淡淡。

    “那都是给三年级的,没咱们的份儿,名额也不多,优先给联合会的。”马璇道。

    司玉藻道:“原来是这样,如果我能拿到一个名额呢,班上会有人想要吗?”

    “他们会抢破脑袋。”马璇道,“我.......我和景然也很想。”司

    玉藻看了眼旁边的徐景然。

    徐景然比马璇更加活泼些,话也很多,此刻她却异常的沉默。“

    你没事吧?”司玉藻问她。徐

    景然摇摇头。马

    璇也道:“你这样已经三天了,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吧?你告诉我们吧。虽然我解决不了,但玉藻可以试试。”司

    玉藻失笑。她

    的同学们都觉得她很厉害,尤其是她现在还在联合会,更加是他们的依靠了。“

    真没事。”徐景然低垂了头,“你们去忙吧,别管我了。”她

    站起身走了。

    她一走,玉藻才问马璇:“你知道吗?”

    马璇很担心:“她平时什么都肯告诉我的,这次却死活不说,事情怕是很严重的。”

    “而且难以启齿。”玉藻补充道,“她是不是生病了?要是我姆妈在就好了,她看一眼就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马

    璇有点羡慕:“听说你姆妈是中医界的名人,她真的那么厉害吗?”

    “当然了。”玉藻立马非常的荣耀,“可惜我只学到了皮毛,要不然也能给徐景然看看。”

    下午放学的时候,徐景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医院。

    司玉藻和马璇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病,为什么要躲躲藏藏,却又感觉偷窥人家不太礼貌,就打住了。

    回到家里,玉藻还把此事告诉了宋游和渔歌。渔

    歌道:“大小姐,她会不会害你?知人知面不知心呢。”

    “不会的,她很好。”玉藻道,“她肯定是生病了。”

    对于生病,副官和渔歌是一窍不通,不好再说什么。

    第二天,徐景然还是来上课了,不过她眼睛肿肿的,不跟玉藻和马璇说话了,只埋头睡觉或者记笔记。玉

    藻就和马璇私下里说:“她哭得很厉害。”

    “我看到了,怕是哭了一夜。”马璇道,“为什么不能给我们讲呢?她以前很信任我的。”玉

    藻就道:“要不你去问问她,我不在场,免得她不舒服。你问清楚了,再告诉我,我能帮忙就帮她,不能帮忙我装作不知道。”

    马璇为难:“这样不好吧?我们好像在偷窥别人一样。”“

    你还挺有道德的。”一向没什么道德感的司大小姐感叹说。司

    大小姐跟着她阿爸长大,做事不择手段,处理问题为先,真没那么仔细去照顾别人的感受。

    “不.......”马璇一时间接不上话。她

    们俩正在合谋诱骗徐景然说出秘密的时候,徐景然主动找了她们。

    她道:“我想请你们吃饭,我订好了餐厅。”

    餐厅居然是一家很不错的。马

    璇有点诧异:“请这么贵?”“

    嗯,我一直很想去,以后怕是......”徐景然欲言又止。玉

    藻花钱是没数的,可马璇的话让她留心了。她提前去打听了徐景然预约的餐厅雅间,垫付了饭钱,多退少补,并不想让徐景然花这么一大笔钱请客。

    徐景然不知情。

    到了餐厅坐下,刚上了凉菜,徐景然就崩溃了。

    她大哭起来。

    司玉藻和马璇都问她怎么了,她只说:“菜这么好吃 ,就连凉菜都好吃,这个世上很多好东西我都没见,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两个女孩子就明白,她的确是出事了。

    玉藻坐到了她身边,一边安抚她,一边套话。“

    我姑姑认识很多的医生,只要是生病,没有她治不好的。”司玉藻道。然

    后,她又吹嘘了一番自家的医院。

    司玉藻小姐半生修为,吹嘘功夫了得,果然把徐景然说得动了心。徐

    景然停止了哭泣,抬眸看着司玉藻。“

    ......真的吗?”她问。

    司玉藻点点头。徐

    景然就慢慢把外套脱了,露出自己的肩头和后背。

    她的肩头和后背,大大小小的肿块,就像被蚊子咬了那样,全部呈现恐怖的紫红色。马

    璇吓得几乎要后退,脸色微白。徐

    景然又哭了:“这是绝症。当年我姑姑就是得这个病死的,家族遗传,如今传给了我。我还以为能有救,我也是为了自救才学医的,不成想老天爷不给我命。”马

    璇捂住了口。她

    心中大痛,眼泪跟着掉落了。司

    玉藻看了看马璇,又转而看徐景然,只感觉自己陪着她们唱了一出大戏。“

    这是血管瘤,又不是什么大病。”玉藻道,“可以治好的,吃点药就行了。”

    马璇和徐景然停止了哭,一起抬眸看着司玉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