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5章 学生联合会
    ( )

    玉藻救回了张辛眉一条命,洋洋得意给她姑姑和姑父写了一封信,讲述自己如何英勇,字里行间全是吹嘘的。

    宋游帮她看了,觉得照她自己的这个吹法,她都快要上天了。

    大小姐什么都挺好,就不知道“要脸”这两个字怎么写。

    中途的周末,玉藻去了趟岳城。

    她是和五舅舅颜一源一起离开新加坡的,后来她非要乘坐邮轮,又有宋游照顾,就和五舅舅分开了。

    她到了上海之后,打算安顿一番再去看外婆,不成想又遇到了张辛眉的事。

    等她去岳城的时候,已经是端午节了。

    正好姨母的两个儿子也回来了。

    表兄妹相见,格外的惊喜。

    “玉藻,你变漂亮了。”颜洛水的长子谢尚宽说,“特别像你姑姑年轻的时候,我给你看照片。”

    玉藻遗传她生父司慕的特征,外貌上和司琼枝年轻时候几乎没什么两样,只是她活泼得像个猴儿,没有她姑姑那种淑女气质。

    谢尚宽果然拿到了一本相册。

    上面除了颜洛水他们那一代人,还有玉藻他们这一代人幼年时候的。

    是颜太太精心收藏的。

    颜洛水和谢舜民坐在旁边,看着孩子们“我们真老了,他们都这么大了”

    颜一源沉默看着,没言语。

    他没感觉到自己的苍老,可能是他牵挂了太多,还没有像洛水他们一样过了大半辈子。

    霍拢静这些年好了很多,她会跟颜洛水一起吃饭、逛街。

    为了她,颜洛水停掉了在南京正红火的生意,搬回了岳城,只为多陪伴她。

    谢舜民一开始很想证明自己,等生意真的做大了,他才发现也就那么回事,还不如天天钓鱼、跑步、打球,陪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们。

    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出路,只有颜一源和霍拢静还没有。

    “什么时候走啊我原本也是打算去英国留学的,我姑姑都帮我申请好了学校。”旁边,玉藻的声音猛然提高。

    谢尚宽和谢强毅都要去英国念书了,下个月就出发。

    “你们从上海走,还是从岳城走”玉藻又问。

    尚宽说“我姆妈跟霍爷借到了飞机,我们从岳城走,不坐邮轮。”

    “我要是没念书,也想去玩玩。”玉藻道。

    谢尚宽就不能理解了“圣德保医科学堂是法国人办的,很普通的学校,专业也很狭隘,全是培养专职医生,上海很多的大学都比它要好,你怎么会选择它”

    玉藻道“我想做医生。”

    “可是,其他的也应该学学。”谢尚宽说。

    玉藻笑起来。

    外婆就看了她一眼,当时没说什么。

    晚夕,玉藻还是依照从前的习惯,她和外婆一起睡。

    颜太太已经七十多岁了,满头花白的头发,跟从前完全没得比,是个真正的老太婆了。

    可她仍是很睿智,仍是记挂着每个孩子。

    “你姆妈上次来,跟我说过罗公馆那件事。”颜太太道,“玉藻,你去上海,是查那件事吗”

    玉藻咬唇沉默了。

    颜太太喟然“你还是放不下吗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证据也摆在了你面前。你当初才七岁,怎么可能杀人放火”

    “可是我记得。杀人和放火的细节,我都记得。”玉藻低垂了头,“姆妈拿了证据给我看,的确不是我,但别人不相信,我自己也不相信。”

    “火势那么大,记忆会骗人的。”颜太太道,“记忆有时候太合乎逻辑,就可能是伪造的,是它自己填补上去的。

    我虽然没学过科学,但我知道,世事无常,往往发生的事都没什么规律可言。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只有人才有逻辑。

    有些事,你觉得不合常理,不符合自己的认知,于是你的大脑自己把它补全了,伪造出一些东西。这也就是为什么同一件事,每个人说起来都不一样,我们常说立场不同、角度不同,可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事件本身客观且缺乏规律,我们自己描述时候,没有规律就成了胡言乱语,于是我们加入了自己的

    记忆伪装。”

    这些话,是顾轻舟说的。

    颜太太把顾轻舟的话,死记硬背,只是为了开导司玉藻。

    而玉藻,也是从小听她姆妈这样讲。

    她姆妈告诉她,当年绝不是她杀人放火的,她不是单纯的说,而是找了证据,也找了科学理论。

    母亲为了说服她,花了很多的心思,可惜最后都失败了。

    外婆的话,却让司玉藻听了进去。老人家这么大的年纪,为了她操碎了心,玉藻很感动。

    “我知道了,外婆,我顺带着了解下,不会钻牛角尖,查不到就算了。”司玉藻道,“再过一段时间,也许我谈恋爱结婚了,就忘记了。”

    颜太太欣慰点点头。

    玉藻没有在岳城多留,很快返回了上海。

    周一去上课,她班上的两个女同学把她拉到了一边的树林里。

    “司同学,你知道你现在很出名了吧”一位女同学道。

    张辛眉的中毒,成就了玉藻在学校和医院的名声,这件事玉藻知道。

    她不太理解“怎么了”

    “也没什么。”另一个女同学欲言又止,“你加入学生联合会了吗”

    玉藻摇摇头。

    “那你最好加入。”女同学道,“司同学,有很多事我们是为了你好,你如果相信的话,就尽快加入联合会。”

    玉藻一头雾水。

    她不明所以“为什么”

    两个女同学就丢下她,快速走开了,并没有仔细解释。

    玉藻想了很久,还是想不到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正好这天吃午饭的时候,她又在食堂遇到了杜溪上。

    食堂有专门的小餐厅,有值日学生站在门口。

    玉藻试图进去,值日模样的男生拦住她“同学,你的通行证呢”

    她都不知道餐厅还需要通行证。

    杜溪上正好要进去,就对男生道“这是我的小学妹,让她进来吧。”

    男生道是,态度极为恭敬。

    玉藻一头雾水。

    吃饭的时候,玉藻发现这里的学生们个个衣着光鲜,好像是学校里比较富裕的人,还有几名外国人。

    饭菜不算贵,只是更加新鲜美味。

    她不动声色。

    杜溪上就问她“那个申请表,你填完了吗”

    玉藻觉得前面肯定有个很大的坑。

    她不能明知有坑也要跳,就笑道“我还在填,最近太忙了,我朋友不是中毒嘛,你见过的。”

    杜溪上接受了她这个说法。

    后来,玉藻又问了他另一个同学“你加入学生联合会了吗”

    男同学笑道“我填了申请,没通过。我听说他们要家里比较有钱有势的,或者成绩特别出众的。有不少好处,我每年都挤破了头想要进去。”

    玉藻又感觉没什么奇怪的。

    然而,世上总会有想象不到的湍流,玉藻决定先搞清楚再下决定。她打电话给张辛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