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33章:撞上一个美女
    “来,秦使,我敬你一杯,横渡数十万里,真是辛苦了!”周坦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秦清似乎有些不习惯周坦的热情,淡然一笑道:“周使严重了,你不也和我一样横渡数十万里过来的吗?”

    周坦“哈哈”一笑:“是啊,一不小心还夸了一下自己,真是好生惭愧!”

    他觉得自己很是幽默,果然秦清也忍不住掩嘴轻笑。秦清虽然已近是七阶高手,但是年纪比周坦还要小上十几岁,才一百岁多一点,可以说是千年一出的天才了。

    不过她也是一个武痴,一百多岁倒有九十多年是在闭关修炼中度过,说是涉世不深也不为过,和周坦这种混迹世间近百年的老油条那是没法比的。

    周坦长期混迹世间,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不勤奋的人,相反,他的努力与勤奋,甚至比秦清这样天资卓越的人更甚。

    他不闭关,是因为资质所限,如果不在世间寻找到机缘和契机,即便闭关到死也难以突破一个个的关卡,而秦清这样的天才人物,则是仿佛开了挂一般,只要资源够用,她可以一直修炼一直晋级。但是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这样完全靠闭关修炼而来的实力固然十分强大,可是遇到一路杀上来的同级高手时,战斗力恐怕要差上一大截。

    这次修士联盟之所以派秦清过来,是因为得到确切的消息,蛇神山圣境七阶的蛇神在百年前的夺山大战中,负了不轻的伤势,到现在都还没有痊愈,认为有机可乘,顺便还可以锤炼一下秦清的实战能力。

    看到秦清笑了,周坦不由得心中一荡,不得不说,即便抛去绝世高手的身份不论,秦清也是一个祸水级别的美女,尤其是她那种涉世不深懵懂青涩的样子,更加容易勾起男人心中的占有欲。

    “秦使,你笑起来真美,我周坦纵横天下百年,也未见过任何一个女子,可与秦使比风华!”周坦举杯说道。

    秦清面色微微一红,笑容褪去,淡然道:“你我修道之人,身体外貌不过一副皮囊,若不能突破到金丹境,数百年后依然是一堆枯骨,何必太过在意?”

    周坦微微一怔,略有尴尬的笑道:“秦使言之有理,可惜我们这些人没有秦使那么高的天赋,恐怕今生都无望金丹啊!”

    秦清似乎有些倦了,开口道:“周使,没别的事情,我便回帐篷修炼去了,希望早点完成这次的任务,好回中州继续修炼。”

    便在这时,有人突兀的闯进了大帐之中,恰好周使欲要从门口出去,两人直接撞了个满怀。

    本来对于圣境的高手来说,神识敏锐,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可是修士联盟的大帐是一件法器,可以隔绝圣境高手神识感知,即便圣境七阶也不例外。

    门口也有禁制的存在,只有身上带着修士联盟的身份令牌,才能顺利通过。

    林锋来得太急,他是

    怕蛇神山自己杀人事发,蛇神山的大妖震怒,杀下山来,修士联盟的圣境高手们恐怕要吃个大亏。

    他毕竟名义上是修士联盟的人,不想坑队友,想要让大家先暂避锋芒,等后援来了,再研究攻山之事。

    而且现在天都还没有亮,他觉得大帐中恐怕除了修士联盟的值班人员之外,根本没有人,他还指望说明情况之后,让这些人去通知所有修士联盟的高手呢!

    林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大帐中居然在举行宴会,几乎所有的圣境都在这里,而且还有一个漂亮女子,正准备离开。

    要是正常的圣境七阶高手,林锋撞到人家之后,恐怕立刻就会被护体真气弹飞,即便虚空神体强大不至于受太重的伤,但是狼狈不堪是肯定的。

    可偏偏秦清是一个几乎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圣境七阶高手,并没有第一时间催动护体真气。

    倒是林锋身上的护体真气第一时间运转,但是感觉到自己撞上的居然是一个柔弱女子的时候,生生的又将即将爆发的护体真气给憋了回去,直接将自己憋出了内伤,嘴里一口鲜血强忍着没有喷出去,但还是从嘴角流了出来。

    秦清没有开启护体真气,她身高一米七体重可能还不到九十斤,和林锋一米八个头一百六十斤的体重一撞,自然就会被弹开,仿佛就要跌倒。

    林锋慌忙身体微微前倾,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揽住了她纤细如杨柳的腰肢,嘴角的一滴鲜血落下,正好滴在了秦清的眉心。

    被林锋的手揽住腰肢的时候,秦清几乎就要爆发,想要直接一掌将这个登徒子毙在当场,她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被任何一个男子这么占过便宜。没有人敢沾她的便宜,因为她是修士联盟那位金丹圣尊的后人。

    可是,在看到林锋嘴角滴落的那一滴鲜血的时候,她终于还是忍住了冲动,任凭那一滴鲜血滴落在自己的嘴角,然后十分小心的调集真元,轻轻震开对方,退后两步之后怒目而视。

    林锋这才反应过来,有资格进这个帐篷的人,可都是圣境以上的高手啊,自己就算不出手,那女子也不会摔倒的,看来她是误会自己故意轻薄了。

    想到这里,林锋感觉一阵头大,这都哪跟哪啊,大早上的闹出这么大个误会,不过说真的,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漂亮,无论是迪莉热巴、夏侯婉都没法和她相比,关键是那股出尘的气质,仿佛谪仙降临凡尘,有超凡脱俗之态。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姑娘,你没事吧?”林锋正解释,突然发现那女子嘴角的鲜血,顿时吃了一惊,我明明已经收回了护体真气,怎么还给人撞伤了?难道是因为虚空神体太过霸道了?

    秦清面无表情的伸手将嘴角的血迹抹去,虽然还是有些羞恼,却不知为何,心中却又感到一丝温暖之意,可能是因为林锋最后询问她是否受伤时,神情太过恳切,完全发自真心,没有一丝作假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