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92章:火炮之威
    在林锋来到小五行界之前,小五行界是没有火炮这种东西的,当它第一次出现在战场上,那惊天动地的威势,无比强大的杀伤力,绝对可以让面对它的敌人无比的绝望。

    洪洞城上的火炮进行了第一轮齐射之后,柳北便让他们停止了射击,实在是城下敌人的惨状连他都有些不忍卒睹,只是这一轮齐射,便有上万的敌人丧生在炮口之下,伤者更是无数。

    即便以悍勇著称的灵山道兵,在这如同天威一般的打击之下,也失去了往日的勇气,有些茫然的看着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涯的洪洞城城墙。

    这样的坚城,他们不是没有打过,灵溪道的道城论坚固高大,绝对不在洪洞城之下,他们不也打下来了?

    但是洪洞城不一样,他们除了坚城之外,城头上还有那曾经发出震天巨响兀自冒着青烟的黄铜怪物,这怪物将他们与这座坚城拉得无限的遥远,那是生与死的距离。

    战士们从来都不怕死,但是没有愿意毫无意义的死去,比如说现在,即便他们都献出自己的生命,洪洞城却依然还是洪洞城,柳北的洪洞城。

    一轮炮击之后,从圣境高手自觉的从前线退了下来,五位从圣巅峰则是围在夏侯权的身周将他保护在了身边。

    “丞相,我们撤退吧,现在还来得及!”谋士荀梅对夏侯权谏道:“洪洞城有如此神器镇守,已非人力所能攻破了。”

    “如此强大的攻击,他们是不是只能发出一次?”夏侯权突然说道。

    荀梅眼睛一亮,对众将道:“谁愿一试?”

    许楚排众而出:“许某愿往!”

    夏侯权拉着许楚的手道:“我已失了狄卫,你绝对不能有失,一定要活着回来。”

    许楚点了点头,沉声道:“丞相放心!”

    夏侯权这才下令道:“许楚听令!”

    “末将在!”

    “着你引本部十万兵马进攻洪洞城北门,如果不敌,可以撤退,切不可贪功冒进。”

    “得令!”许楚接下军令,便转身带令自己部下的十万兵马,向着洪洞城冲去。

    城头之上,宁远皱眉道:“将军,夏侯权还没有放弃。”

    柳北神色一凝,立刻下令道:“命令炮兵,敌人进入射程之后,立刻发射火炮。”

    “得令!”早有传令兵将他的命令传了下去,

    十里、八里、五里……

    夏侯权的军队进入洪东城五里范围之内,城墙上的黄铜大炮再次发出怒吼声,无数炮弹再次飞出,收割着攻城战士的生命。

    “撤退!立刻撤退!”许楚当机立断,下令部队撤退,身后大营也传来鸣金之声。

    在丢下数千具尸体之后,许楚终于带兵撤了回来,刚来到夏侯权面前,还没来得及复命,便听夏侯权下令道:“全军撤退,回灵山道!”

    军令如山,夏侯权剩下的六十多万大军,来时如海啸,退是若潮水,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小事情在了洪洞城头上众人的视野之中。

    宁远神色凝重道:“夏侯权用兵,进退有据,胜不骄而败不馁,实乃我军之大敌,今日若非有先生发明的火炮神器,洪洞城危矣!”

    柳北笑道:“公与周玉二人,皆是栋梁之才,得一人便可敌夏侯权,今我二者皆得,天下可定也!”

    宁远摇头道:“若我们没有遇到先生,恐怕也不是这夏侯权的对手。可惜先生马上就要闭关冲击圣境,否则有先生在,得天下岂不如反掌一般?”

    柳北微微一叹道:“你们说先生天纵之才,会不会数年之间就能突破圣境?”

    管瑜板着脸道:“不可能,我现在已入半圣,才深知圣境之浩渺无极。想要成就圣境必须一点一滴的积累,没有数十年的苦功绝无突破的可能。历史上那么多精彩绝艳的高手,突破圣境最快的也花费了十年的时间。”

    柳北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对管瑜说道:“说起来,若不是因为我,二弟现在也应该在冲击圣境了,是大哥对不起你啊!”

    管瑜立刻道:“大哥不用说这样的话,管瑜和先生不同,先生天纵之才,晋升圣境怕是十拿九稳;而管瑜想要晋升圣境,必然九死一生,那倒不如趁着年轻再积累几年,或许将来冲击圣境的时候,成功率还要大一些。”

    柳北十分严肃的道:“五年,二弟,你再等大哥五年时间,若是到时候大哥平定西灵,便用整个西灵的资源助你冲击圣境,如果平定不了,大哥也绝不耽误你,你自己觅地潜修,务必要成就圣境,不然大哥便是死了也难以瞑目。”

    管瑜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暗道:大哥,五年之内,管瑜纵是粉身碎骨,也必要助你平定西灵!

    七天之后,驰援的灵杭道的周玉、邵子荣等人终于兼程赶了回来,不过此时夏侯权已经退回了灵山道,摆出了固守的姿态。

    柳北报复性的派出50万大军进攻灵山道,不过最终因为准备不足无功而返。

    恰在此时,灵杭道刺史孔方因为年初夏侯权的那次进攻,受到了惊吓,当时便一病不起,坚持了半年时间,终于在夏天将近的时候一命呜呼,撒手西去了。

    他的儿子孔畴害怕夏侯权的势力,直接投降了,这让柳北很是蛋疼,你这么一搞你爹不是白死了吗?

    为这事,柳北还亲自翻越幽齐山,到齐山县找到林锋,和他好好的抱怨了一番,意思是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就那么没有骨气呢?

    林锋微微一笑道:“这很正常啊,年轻一代都是生来富贵,不知道白手起家的辛苦和珍贵。你别看柳北军现在看起来朝气勃勃,可荡平四海的样子,可是战争要是持续下去,等你们这些人老了,战争还没有结束的话,你大约就能发现,下一代的人已经没有了我们当初的豪情和壮志,他随遇而安、乐不思蜀……”

    “乐不思蜀是什么意思?”柳北皱眉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