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89章:齐候
    林锋没有时间收徒,又担心良才美玉被浪费,干脆就让邵子荣收了陈二狗做徒弟,感觉二狗这个名字有点上不了台面,干脆顺手给他取一个名字:陈玄策。

    这边刚刚将陈玄策拜师的事情定下来,那边柳北管瑜、宁远、周玉已经从将军府里迎了出来。原来三人进城的时候,就有军士将消息将消息传回了将军府。

    柳北和管瑜等人久候不至,干脆亲自迎出来看看,正好林锋等人带着小玄策已经到了将军府的门口。

    “先生,许久未见,真是想煞柳北了!”柳北把着林锋的手臂说道。

    虽说收买人心是政客常用的手段,但是林锋能听出来柳北话语中的真诚,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感动,再想到自己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陡然又升起一丝怅然之感。

    林锋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和众人打着招呼,一同迈步进入将军府。

    柳北到底还是勤俭惯了,说是将军府,其实就是以前的县衙,不过换了个门楼和牌匾罢了。

    林锋和柳北并肩都进两人将军府,下人还是那些下人,不过以前他们称呼林锋都是军师,这次却有些不同。

    “将军好,侯爷好!”林锋听到“侯爷”的称呼,脚步一顿,问柳北道:“柳兄,他们如此称呼是什么意思?”

    柳北笑道:“说起来我要恭喜先生,我们统一五道之后,我便谴使者去了山河城,表奏我等平定之功。朝廷封我幽国公,镇南大将军,其他众将有而是各有封赏。而先生的爵位便是除我之外的最高的,封为齐候。”

    小五行界的爵位,或许也是来自于外界,分为王公侯伯子男六个阶级。

    王爵,那是皇亲国戚,或者是有社稷之功的大臣才有虚荣获得,当初跋扈如萧著,如今权重如夏侯权,这两人也没敢给自己冠上一个王爵,生怕被扣上大逆不道的帽子,可见王爵封赏之苛刻。

    正常情况下,公爵的爵位已经算是位极人臣了,而公爵之下便是侯爵,一般侯爵都有封地千里为一方大员,以前的各路诸侯、刺史,便都是侯爵的爵位。

    不过各阶爵位也不都是一样的,一般两字爵,便没有一字爵的地位高。

    比如柳北这次进贡请赏,管瑜被封为破军候,章辉勇武候,邵子荣忠义候……等等,却唯独林锋的爵位前缀只有一个字——齐,这分量自然便不一样了。

    柳北等人倒是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毕竟以林锋对柳北军的贡献来说,别说是齐候,便是给他个国公当当也未尝不可。

    不过林锋本人对于这爵位却是没有什么兴趣,这些都是虚衔,又不发俸禄的,有什么好在意。

    但是对于自己爵位前缀的这个齐字,却让林锋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进了议事厅之后,林锋这才对柳北说道:“柳兄,夏侯权封我做这个齐候,怕是没安什么好心啊!”

    柳北微微一愣:“先生莫非发现其中有什么不妥吗?”

    林锋道:“朝廷给我封了个齐候,可是现在灵齐道在谁的手里呢?”

    柳北一惊道:“这是挑拨离间之计啊,我现在就上表,让他该一个封号。”

    林锋却是摆了摆手道:“无妨,孙家兄弟是明白人,而且和我们的关系不错,断不至于会因为这么拙劣的手段和我们翻脸,倒是有可能对夏侯权产生怨气,我们静观其变即可。”

    ……

    灵吴道,吴郡城,新修建的镇西大将军府,气派非凡,但是新晋的镇西大将军孙灿却是怒火中烧,拿着手中的一份情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对着孙谦道::“岂有此理,我们坐拥灵齐道二十二座城池,你却只是获封一个二字吴齐候,那林锋只是占据了一座小小的齐山县,凭什么可以获封齐候?来人呐,给我整军备马,将那齐山县给我打下来,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脸称齐候。”

    “兄长且慢,听我一言!”孙谦拦住了孙灿道:“兄长,这爵位是朝廷封的,和齐候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啊!”

    孙灿虽然冲动了一点,但却不是无脑之人,即便孙谦不说,他也明白这个道理,实际上他是故意籍着这个由头,想要将齐山县打下来,仿佛去掉了一颗眼中钉肉中刺一般,只要齐山县钉在灵齐道,柳北军随时都可以翻越幽齐山,对于孙家来说,始终是一个威胁。

    “弟弟,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那夏侯权的离间之计吗?可是,齐山县不除,我是怕迟早有一天,灵齐道不复为我孙家所有啊!”孙灿沉声说道。

    “兄长心中所想,弟弟岂能不知,可是兄长想过没有,这一战若是胜了,一切都好说,但若是败了,这西部四道恐怕都不复为我孙家所有啊!”孙谦劝道。

    孙灿眉头一挑道:“弟弟怎么说出这等丧气话来,我最近又有突破,而且麾下新增了数员从圣巅峰的大将,拥兵数百万,难道就拿不下一座小小的齐山县?”

    孙谦道:“齐山县是小,齐山县后面的柳北军是大。柳北军坐拥五道,不仅统一了南部四道,更是站灵幽而望中原,文有林、宁、周,武有管、章、邵,实力比起我们只强不弱。我知道兄长是认为柳北军不会因为一座小小的齐山县跟我们死磕,白白的便宜了夏侯权,但是兄长忽略了一件事情。”

    孙灿问道:“我忽略了什么?”

    孙谦道:“兄长忽略了林锋对于柳北军的重要性,当初柳北放弃进攻灵山道的大好机会,出兵三十万翻越幽齐山,什么都不要就只要一座齐山城。兄长有没有想过,他们出的力比我们一点不少,为什么只要一座齐山城?”

    “这……”孙灿终于有些动摇了,他想要拿下齐山城,但是并不代表愿意为了齐山城和柳北军死磕。

    如果林锋对于柳北军真的那么重要,而齐山城据他所说是为了守护他的一片对他十分重要的药田,那么如果自己真的去进攻齐山县的话,柳北军便一定会和自己死磕,这绝不是他想要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