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80章:年轻气盛的孙灿
    荣杰一马当先,带领着麾下的五十万大军冲进了树林之中,谋士无奈之下,也只能策马跟随。

    这里是灵齐道的地界,荣杰自然十分熟悉,这片树林名为千丈林,意思是树林的方圆不过千丈上下,真要藏人其实也藏不了多少,这也是他为什么敢于直接冲进去的原因。

    荣杰的判断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千丈树林,在全速行军之下,一刻钟的时间便横穿了整个树林,也就是这么点时间,西边的落日将沉未沉将长天都染成了殷红的颜色。

    荣杰还没有来得及感叹落日之壮美,便看到在落日下面,无数密密麻麻的人影,驻足而立,将他和他的军队团团围住,怕不是有数十万人。

    “啊呀,不好,有埋伏,快撤!”虽然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不埋伏在树林里面,而是埋伏在树林的出口,给了自己撤退的空间。

    但是荣杰还是果断的下令部队撤退,对面的人数虽然也只有三四十万的样子,未必有他的部队人数多,但问题是对方现在严阵以待,已经发起了冲锋,而他的部队才出来不到一半人,还有一半人拖在树林里没有出来,这要是正面刚起来,恐怕后面的人还没来得及出来,自己前面这些人就折损得差不对。

    还有极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看到了两条熟悉的人影,灵吴孙灿和灵幽管瑜,看到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荣杰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想,孙家兄弟肯定是和柳北军结盟。

    不过当下来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两个人的武力值可不是一般的高啊,自己身边虽然有七八位从圣境保护着,可要是这两个人冲过来,还真不一定能挡得住。

    现实是,从他一出现开始,这两个人就已经冲过来了,所荣杰没有硬刚这两个人的勇气,那就只有撤退了。

    但是,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他刚刚回头,还没来得及带着部队冲进身后的树林中,便听到树林中传出了自己手下士兵鬼哭狼嚎的声音,他已经不需要再去关注士兵们哭喊着什么了,因为他的脸庞已经被冲天的火光映红,今夜刮的是西风,熊熊大火从千丈林的东麓席卷而来,仿佛洪荒火兽,威能无匹。

    就在此时,他的身后也传来了惨叫哭喊之声,管瑜和孙灿两人不分先后,一头扎进了荣杰军中。

    在双方兵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之下,胜负便掌握在将军的手中了。

    管瑜火力全开,数十丈的领域瞬间撑开,圈住了荣杰手下的四位从圣境高手和数百普通士兵。

    在管瑜的万剑领域中,普通士兵几乎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坚持不了,便被分尸成了无数块,地面被鲜血染红,碎肉铺满。

    从圣境境高手也好不到哪里去,在领域内被万剑攻击,稍有不慎便是身首异处。

    但是最可怕的,却并不是领域,而是拥有领域的人,从圣境巅峰为什么能碾压普通从圣境?便是因为领域的存在,要知道领域在压制敌人的同时对自己是有加成的啊!

    管瑜手中长刀一挥,便有刀罡飞出,一刀便斩杀了地方的一位从圣境。

    正在他准备发出第二刀的时候,剩下的三位从圣境同时大呼道:“管将军饶命,我等愿降!”

    我特么刚刚开始打,还没有放开手脚呢,你们就投降了?管瑜有些惆怅的想道。

    不杀俘虏是西灵国传承万年的优良传统,管瑜无意去破坏什么,而且杀几个没有战斗意志的人,也实在是一件没有什么意思的事情,所以他将领域一收,道:“且去阵后呆着,如有异动,格杀勿论!”

    几名从圣境唯唯诺诺,不敢有半点不满,乖乖的越过普通的士兵的头顶,站到了阵后去了。

    孙灿那边也用领域圈住了四名从圣境,可是他抽空看了一眼管瑜这边,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我这还在苦战呢,你都已经结束战斗了,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

    孙灿的是争强好胜的性子,他并不知道的是,其实管瑜现在已经踏入了半圣的境界,比他要高出半级,论作战能力,绝对不是他这个从圣巅峰可以比的。

    所以他大吼一声道:“现在不降,更待何时?”同时身上的气势骤然一盛,他的领域之中火焰横飞,恍如炼狱,原来他觉醒的是火焰能力。

    被他困在领域中的四个从圣境顿时便感觉到了不妙,再不投降的话,恐怕几息之间他们就要被烧成焦炭。

    “投降,我们投降啊,孙将军饶命!”孙灿领域中的四名从圣境高手哭喊道。

    孙灿这才收了领域,喝道:“还不退到阵后!”

    四人只得低头退后,一个个被火焰熏得眼泪汪汪,浑身焦黑,无比的狼狈。

    孙灿挑衅似的看了管瑜一眼,道:“管将军,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能少杀一个便少杀一个吧!”

    他的意思是说,你看看,你杀了一个人才招降了三个,我可是一个人都没有杀,不战而屈人之兵。

    管瑜经历数次大战磨砺,再加上林锋的言传身教,胸中的傲气已经磨去了不少,看着面前这个少年,仿佛是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所以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道:“孙将军不战而屈人之兵,管某佩服。”

    管瑜说话明明十分的客气,既没有敌意,也没有嘲讽,但是孙灿看到之后,却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想了半天才突然面上露出古怪的神色,看着管瑜杀进了敌人大军中的背影,心中暗道:老子有句麻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孙灿终于想明白哪里不对劲了,不对劲的是管瑜的眼神啊,怎么和自己死去的老爹每次看到自己晋级时候的眼神一样呢?你妹啊,你特么谁啊,凭什么用我爹一样的眼神看我啊,你才多大啊?

    孙灿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这事儿还不能说,只能憋在心中。要不然你去质问人家,你特么怎么说话像我爹似的,像话吗?跟自己骂自己没啥区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