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65章:不爱江山爱美人
    林锋逆着人流而上,手中长枪耀起万点寒星。

    每一点寒星湮灭,便有一个敌人的军士惨叫着被挑飞。

    林锋从来都不是一个仁慈的人,长枪点出去基本上都是挑着敌人的咽喉将其挑飞,等他们再落下来的时候,基本便不可能再站起来了。

    士兵没有罪,马革裹尸却是他们的宿命,林锋对他们没有任何的怜悯,因为他们是战士,尊重他们的最好方法,便是赐予他们宿命的一战。

    林锋自己也是一个战士,如果某一天有一位他无法抵御的高手,要来危害他的祖国和人民,他自己也会和这些战士们一样义无反顾,因为保家卫国同样是他的宿命。

    不过他终究还是有些高估了面前这些军士们的军事素养,西灵毕竟不是龙国,他们没有世界第一陆军的坚韧和傲气,所以在林锋长枪肆掠,不退反进的杀了百余人后,这些人终于奔溃了。

    “跑啊!”

    “这是万人敌!”

    “再不跑就没有命了!”

    “……”

    近万军士一哄而散,只留下一个副将站在对面的街边,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林锋的目光穿越了几十丈距离落在了他的身上,丝毫没有掩饰眼中的杀意,被鲜血浸染的杀意。

    副将身上的汗毛骤然竖起,仿佛被凶猛无匹的野兽盯上,一时间心胆俱裂。

    跑!副将的心中升起了这个念头,便立刻拔腿就跑,对面那人太恐怖了,那是和文候同级别的高手,万夫莫敌啊!

    然而,他的脚步刚刚开始移动,却突然感觉自己整个人飞了起来,跑路的距离骤然加快,而且几乎不需要使用什么力气。

    难道老子临阵突破了?副将心中一喜,然后骤然一惊,之后是深深的绝望,最后是无边的黑暗……

    他飞起来,是因为林锋在他开始跑的同时,将身体弯成了一张弓形,以手中的长枪为箭,腰腹为弓手为弦,将长枪猛的射了出去。

    他听不到破风声,是因为这一枪的速度已经超过了音速,直到他绝望的看到自己胸口露出的半截枪身的时候,耳边才传来长枪突破音障的空气爆裂之声。

    一枪,副将死!

    在从圣巅峰的眼中,武道大师巅峰如同蝼蚁!

    副将的身体歪倒在地,他倒是想扑倒在地,可是贯穿身体的长枪不让。

    在生命最后一刻的恍惚间,仿佛看到了文候的身影,他下意识的向前微微伸出了手,想让文候救他……然后便一切都归于虚无。

    他看到的不是幻觉,文候李埠是真的站在他的面前,李埠的身边还跟着明月,身后是大将廖璋和谋士曾观,以及他麾下的二十万大军。

    林锋站在司徒府的门口,眉头微微一皱道:“文候依然放不下这天下吗?”

    李埠洒然一笑,明月立刻解释道:“林师兄,文候不是放不下这天下,只是我们出城后才想起来,义父还留在城中险地,因为担心他被贼人所害,所以才引兵来救。”

    林锋这才释然点头,正巧这时候黄司徒走了出来,他对着林锋长稽一礼道:“多谢先生相救!”

    林锋将他扶了起来:“黄司徒不必多礼,若不是我,司徒府也不会遭此灾祸,黄司徒只需记得答应我之事便可。”

    黄司徒知道他说的是布袋花的种植之法,点了点头道:“此事容后再说,明月、文候,现在西京城中太多混乱,你们可愿引兵随我去皇宫护驾,我怕陛下会有危险。”

    李埠和明月对视了一眼,他们本意是直接离开西京,远遁莽苍山中隐居,但是黄司徒毕竟是明月的义父,这段时间待她不薄,却也不忍心拒绝。

    却是林锋开口道:“那便去看一眼吧,只怕是已经晚了啊!”

    黄司徒没有仔细思考林锋说晚了的意思,而是直接带着李埠和明月,一路策马去了皇宫之中。

    但是等他们赶到的时候,皇宫中已经一片破落,到处残破不堪,宫女和太监们三三两两的倒在地上“嘤嘤”的哭泣着。

    黄司徒拎起一个太监问道:“陛下呢?”

    “陛下……陛下被李全那恶贼抓走了,说是……说是要迁都!”那太监战战兢兢的说道。

    “有说迁去哪里吗?”黄司徒再问。

    “灵……灵凉道!”太监答道。

    黄司徒一把推开那太监,对着李埠急切道:“文候,随我去追赶逆贼!”

    这次李埠却没有答应他,只是摇了摇头道:“司徒大人,那李全、郭思四人麾下有八十万精锐,我们就算追上去也没有什么用。”

    黄司徒急道:“那怎么办?我们身为臣子,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陛下陷入贼手而不救啊!”

    林锋开口道:“司徒大人不必着急,十八道诸侯的勤王之师不是已经快要进城了吗?你等他们进了西京之后,再一同商议前去营救陛下之事吧!”

    黄司徒唉声道:“看来,也只好如此了。”

    明月此时拉了拉李埠的袖子,李埠会意,朝着黄司徒拱了拱手道:“司徒大人,李埠以前跟随萧著的时候,做过不少错事,恐怕十八道诸侯不能相容。而且我对这争夺天下之事也已经厌倦了,想和明月一道归隐山林,从此不问世事,这便向司徒大人辞行了。”

    黄司徒想要出言挽留,不过想想李埠以前是萧著的人,要是等诸侯的盟军进城,恐怕真的有可能发生冲突,所以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好好善待明月,不要负了她,虽说我们利用你杀了萧著,可是明月对你却是真心的,我这个义父看得出来。”

    李埠点了点头:“李埠明白!”

    和黄司徒说完,李埠又转向自己的属下,一脸茫然的廖璋和曾观。

    “廖将军、曾先生,李埠谢谢二位这些年的支持!”李埠朝着他们深深一躬身。

    廖、曾二人急忙闪开,曾观道:“文候,你真的要弃了这大好天下,归隐山林吗?”

    李埠微微一笑道:“曾先生,你不修行武道可能不知道,对于我辈武者来说,这天下与江山其实算不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