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60章:愿与你同死
    实际上,萧著的选择无可厚非,他是当朝太师权倾朝野,明月只不过是一介女子,萧著犯不着和她拼命。

    只要他能逃出房间,哪怕受一点小伤也无所谓,太师府中无数的护卫,可以瞬间将对方剁成肉酱。

    “噗嗤!”明月一剑没有刺中,立刻将剑当刀使向下切去,想要将萧著开膛破肚。

    不过萧著闪得太快,最后只是被她在肚皮上开了一道数寸长的口子,虽然看起来吓人,实际上只是露出了白花花的肥油,并没有伤到里面,没有性命之忧。

    萧著脱离秋水剑的范围,再不敢在房中停留,一头将房门撞碎,庞大的身躯直接从二楼坠向地面。

    身体尚在空中,萧著便如同杀猪般的惨嚎道:“来人啦,有刺客,来人啦,有刺客……”

    他喊了两声,感觉有些不对劲,自己的院中有四个从圣境的高手藏在其中,就是为了暗中保护他。

    可是他叫了两声之后,却连一个人都没有赶过来,而明月已经持剑追出了房间,眼看就要跳下来追杀他。

    萧著决定继续跑,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可是他刚准备动身,鼻尖里突然传来一股血腥味,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萧著骇然抬头,看清来人面目之后,不惊反喜,大笑道:“哈哈,我儿来了,快帮为父杀了楼上那个贱人。”

    李埠阴沉着脸抬头向楼上看去,只见明月身穿大红嫁衣,轻咬嘴唇,手中长剑横于脖颈之间,流泪说道:“文候,你终于来了,婵儿被这奸贼所辱,今日当以死明志,只盼文候能给婵儿报仇,诛此恶贼。”

    说完,明月将心一横,手中长剑便向脖子上抹去。

    “婵儿不要!”李埠大吼一声,伸手隔空虚抓,秋水剑在明月的脖子上划了一道浅浅的血痕之后,便再也抹不下去,然后被一股大力猛的从明月的手中扯走,径直飞到李埠面前,然后“叮”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文候,为何不让婵儿去死?”明月泣道。

    李埠面沉如水道:“婵儿,该死的不是你!”

    旁边的萧著一听画风不对,大怒道:“李埠,原来你们有奸情!你怎么敢……”

    “我有什么不敢!”李埠大吼一声道:“老贼,我为你征战近十年,杀敌无数,到头来你却要抢我最心爱的女人,我恨啊,当初怎么就瞎了眼,认你做了干爹。”

    萧著则是更家愤怒,吼道:“胡说八道什么?她是你小娘,怎么成了你的女人?李埠,你再不退下,休怪为父翻脸无情。”

    “哈哈哈……”李埠仰天长笑:“老贼,你真以为本候会怕你吗?纳命来!”

    李埠说完,手中长戟一挥,一道银色匹练般的光芒闪过,萧著的嘴唇嚅动了两下,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然后从额头正中的位置出现了一道血线……

    “噗!”萧著整个人被李埠从中间的位置劈成了两半,一代大枭身死当场。

    杀了萧著,李埠看也没有再看他的尸体一眼,纵身一跃,便到了二层楼上明月的身边:“婵儿,我已经杀了萧贼,你跟我回去吧!”

    明月眼神复杂的看了李埠一眼,突然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文候,我不是婵儿!”

    李埠脸色微微一变:“婵儿,你……你是什么意思?”

    明月低头小声道:“意思就是,之前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我不什么婵儿,也不是黄司徒的义女。我叫明月,是五行宗的弟子,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仇,报我家的灭门之仇。对不起,文候,我……我利用了你!你若是生气,便杀了我吧!”

    李埠的双拳猛的握紧,由于太过用力,指关节发出“咔咔”的声响,手上的青筋里面,仿佛有小蛇在其中游动一般,不是的凸起又落下,这是因为心情太过激动造成的真气走火迹象。

    明月微微一惊:“文候,你……你没事吧?我……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可是有你在萧贼的身边,别人根本就不可能刺杀他,所以……所以我才出此下策的,你要生气便杀了我,别和自己过不去啊!”

    “你……”李埠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体内乱窜的真气,让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便“噗!”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若是再不进行压制,恐怕马上就会走火入魔。

    李埠深深的看了明月一眼,猛的跌坐在地,抱拳于胸开始进行调息。

    “文候……文候杀了太师,他好像受伤了,大家一起上,杀了他为太师报仇!”说话的是刚才偷偷跟过来的王大锤,若是李埠没有坐下调息,他可能默默的就退下去了,可是看到李埠现在样子明显没有什么战斗力,心中却顿时便起了心思,想要趁机将李埠杀死,借此功劳控制住萧著的军队,那他就可以取萧著而代之,成为下一个太师。

    巨大的利益,总能让人铤而走险,何况现在李埠是真的处于真气紊乱中,随时有可能走火入魔,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太师府的护卫都是绝对终于萧著的死士,就算李埠没有受伤他们都会冲上来拼命,更何况现在李埠没有还手之力。

    “杀!”举着自己的佩刀,十几个人向着李埠冲了过去。

    李埠额头冒汗,太阳穴剧烈的跳动起来,他虽然闭着眼睛却也能感觉到危机的到来,于是体内的真气便越发的紊乱了。

    “铮!”明月将秋水剑拾起横于胸前道:“文候,你不要分心,我帮你护法,你开平复你的真气,除非他们杀了我,否者休想过来。”

    “噗!”李埠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他不再压制乱窜的真气,大声道:“滚,谁要你护法?你快离开这里,我不想看到你!”

    明月知道他是故意逼自己离开,咬牙道:“文候,明月虽然骗过你,但是对您的仰慕却没有一点是假的。我绝不会看着你应为我死在这里,如果你坚持不压制体内的真气,我便和你一起死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