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59章:秋水惊魂
    尽管已经快到午夜时分,太师萧著的府中依然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恭喜道贺之声络绎不绝。

    在西灵国纳妾算不上什么大事,一般人家可能连酒席都懒得办。

    但是萧著不一样,他纳一房小妾的规格,恐怕比皇帝册立一位妃子也差不了多少了,事实上,他在京都的权力却是比皇帝还要大的。

    虽然萧著生性残暴,对敢于忤逆自己的人,动辄抄家灭族,但是别人来给他送礼道贺,他还是很开心的。

    不过喝酒喝了这么久,都快子时了这些人都还没有离开的意思,萧著就有些不乐意了,想到那个娇滴滴的小美人还在新房中等着自己,他就有些心痒难耐。

    “各位大人,我萧著感谢大家今天给我面子,来参加我的纳妾典礼,不过现在天色已晚大家还是早点回家歇息去吧!”萧著可不怕得罪谁,直接开口送客。

    说完,也不管这些人尴尬的表情,直接转身往太师府后院去了。

    **一刻值千金的道理,大家都懂,可是太师你这样就把我们给轰走了,也太没有礼貌了吧?就不怕我住隔壁我姓王?

    当然,这事大家也就只敢在心中想想,除非活的不耐烦了,不然谁敢绿这个凶人?

    众人只能向着太师府的大管家告辞离开,他们倒是想找萧著来着,可是人家现在正在**一夜呢,哪里有功夫搭理他们。

    却说这些巴结萧著的官员正悻悻的从正厅出来,准备出门,便看到太师府的大们被人强硬的“轰隆”一声推开,大腿粗的红木门栓都被生生折断了。

    卧槽!谁这么生猛,谁又有这么大的胆子?这可是太师府,整个西京最有权势的人住的地方,你是活腻味了么?

    “什么人?胆敢闯太师府?”

    “拿下,统统拿下!”

    “……”

    这些人七嘴八舌的叫着,生怕萧家的人听不到,虽然他们弱不禁风的身体是出不了手的,但是态度还是要拿出来的……坚决捍卫太师尊严的态度。

    但是看清进来的人之后,这些人立刻就怂了,全都闭嘴站到了一遍,生怕来人会一戟将他捅过对穿,文候李埠的暴虐,可是一点都不比太师差啊,同样不是他们能够惹的起,更何况看文候现在这怒目圆睁的样子,仿佛分分钟就要暴起杀人啊!

    王大锤是太师麾下的一员武将,也是从圣境的修为,他壮着胆子朝李埠拱了拱手道:“文候,您这是何意啊?”

    李埠根本就懒得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开口问道:“太师何在?”

    王大锤道:“太师今日新纳了小妾,此刻恐怕**正好,文候最好不要去打扰……文候、文候……”

    李埠听说萧著纳了小妾,便知道事情错不了,哪里还会听王大锤在这里废话,倒提着长戟,两脚一用力,居然一跃十几丈,朝着太师府的后院扑出。

    王大锤这才发现不对,大吼一声道:“护卫、护卫呢?快去保护太师,刺客,有刺客!”

    他身边的人都有点迷了,这是

    什么情况?刺客?谁是刺客?文候?就算文候是刺客,谁特么能拦得住?

    不说前院因为李埠的到来,一阵鸡飞狗跳乱成一团,却说那萧著丢下一句话之后,径直的向着后院的走去,黄司徒的这个义女甚得他的喜爱,他还专门将后院一座单独的二层小楼重新装修一番赏给她。

    此刻,小楼的二楼之上,充满了喜庆之色的婚房中,明月一身大红色的婚礼袍服坐在八仙桌边的椅子上,头上的盖头却早已经被她掀了下来随手扔在地上。

    她的一只手随意的放在桌上,距离桌面上平放着的一把软剑的剑柄只有一寸的距离,她随时可以拿起这把剑暴起伤人,或者是……自杀!

    虽然林师兄离开的时候,便跟她说了,最迟今晚,李埠一定会赶回来,林师兄自己也一定会赶回来。

    明月是相信林师兄的,但凡事都有个万一,万一他们两个人要是赶不回来呢?

    明月已经想好了,他们要是赶不回来,我就自己动手,能杀了萧贼最好,要是杀不死他,自己就自杀,反正绝不能让萧贼玷污我的身子。

    黄司徒为了这个名留青史的机会也是下了血本,明月面前这把薄如蝉翼的软剑便是黄家的家传宝物秋水剑。

    秋水剑既然在这里,万一事败黄家便脱不了干系……当然,以萧著的尿性,既然明月是以黄司徒义女的身份进的太师府,不管有没有秋水剑,只要事败,黄家都逃不掉灭门的下场。

    “哈哈哈……”楼下已经传来萧著粗犷的笑声:“小美人儿,是不是已经等急了?别着急,本太师这不是来了吗?哈哈哈……”

    明月依然背对着门口坐在桌前,手却已经握住了秋水剑的剑柄。

    “吱呀!”门开,萧著走进了进来。

    “铮!”剑光起,吹皱了一池秋水。

    秋水剑,映着红烛的光芒,仿佛带上了一层血色,凝聚了明月决死意志的一击,闪电般的刺向萧著。

    剑如惊鸿闪电,意在追魂夺命,不过是转瞬之间,剑尖距离萧著的咽喉只有三寸的距离了……

    萧著骇得亡魂皆冒,全身上下三万六千根汗毛尽数竖了起来,头上带着的新郎官礼帽都被他惊起的头发顶飞。

    但萧著到底也是武将出生,虽然没入从圣,但距离也只是一步之遥,修为比起明月来要高了一筹,生死之间的对战经验更是不知道高出多少。

    千钧一发之际,萧著肥胖的身躯猛的向后方弯了下去,仿佛他的腰间除了肥肉之外,根本就没长骨头。

    秋水剑几乎是贴着萧著的额头刺了过去,他甚至能感受到剑上宛如秋水凝霜一般的寒意。

    萧著的实力绝对在明月之上,然而,这些年身居高位养尊处优,在增加了无数肥肉的同时,也磨去了他与人拼命的勇气。

    如果他此时敢于冒着被长剑劈到的危险,去强抓明月的手腕,有极大的可能会完成反制、甚至反杀明月。

    然而他并没有这么做,他选择了双脚猛蹬地面,猛的向后退去,仿佛一个懦夫……就是一个懦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