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47章:盟主之争
    柳北的军队,精气神足,那都是林锋的功劳,别人兵士吃的是难以下咽的干粮,他们吃的是油炸薯片。

    在现在这样的乱世里,兵多民少,粮食问题几乎是困扰所有势力的最大问题,即便是富庶的灵山、灵溪两道,兵士每顿能吃个半饱就算是不错,不当兵的老白姓可是有饿死的风险的。

    穷一点的地方,比如说灵瞻道的兵,要不是夏侯权支援给他们的粮草,他们可能到不了山阴城,就得饿死在半道上。

    这些吃的食物勉强够他们活着的兵士,你还想要他们神完气足,可能么?

    也是因为粮草的问题,虽然这次会盟的诸侯号称十八镇,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将自己的主力带来了。

    柳北的邻居,灵瞻道的刺史于连,一共就带了两万人来会盟,还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的。说是来会盟的,还不如说是来混吃混喝的。

    而且这样的人还不止一个,基本南部和东部地区的诸侯来的人都不多,一万到十万不等,对比他们动辄几十上百的兵力,便显得有些小气了。

    作为此次会盟的发起人之一,宋广对这些人的脸色就没有那么好看了,言辞中颇有轻视之意;倒是同为发起人之一的夏侯权,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对所有人都微笑以对,以此两人便能看出两人之间的差距了。

    对比这些人,中原十道的诸侯们就要阔气得多,除了灵幽道之外,其他各道最少的都带着20万以上的人马前来,虽然军容还及不上柳北军,但也算是兵强马壮。

    其中便以灵溪道的宋广、灵麟道的宋义兄弟二人带的兵马最多,宋广带了八十大军,连同后勤部队号称百万;宋义是六十万大军,号称八十万。

    宋氏两兄弟之后,便是另一位会盟发起人,夏侯权,虽然只有四十万大军参战,但是个个气色饱满,虽比起柳北的十万精锐还差了一点,但是比起其他人的军队,好了不是一点半点。

    既然十八镇诸侯会盟,共讨萧著,自然就要选一个盟主出来。

    这事儿和柳北没有太大的关系,他只是冷眼旁观,这盟主的位置轮谁做都轮不到他。

    最后,这盟主的位置落到了两个人的头上,正是会盟的两位发起人,夏侯权和宋广。这

    其实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西灵国四大家族,皇室柳家已经败落,柳北虽然可堪一看,但现在只是一个县令,手下军士虽强,却只有十万人马绝对难以服众。

    他们要讨伐的就是萧著,自然不可能有萧家人参与,剩下的两个大家族,便是夏侯家和宋家。

    夏侯权虽然雄才大略,有枭雄之气,但是夏侯家在乱世之前在朝中并没有三公九卿之类的大员,在影响力上就比宋家要差了一点。

    夏侯权对哪一路诸侯都客客气气的,而且还给他们准备了粮草,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在最后投票选盟主的时候,多投一票给自己。

    这盟主虽然不是什么实职,但是不论

    此战胜败,必然会收获巨大的声望,对他将来的乱世争霸之路至关重要。

    即便夏侯权如此努力,最后的结果还是让他有些失望,尽管他们夏侯家本身就对灵山、灵泊、灵渠三道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三道最后也都将票投给了他,但是到最后一个人还没有投的时候,他依然还是以八票比九票落后于宋广。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最后一镇诸侯,洪洞县令柳北所在的大帐。

    ……

    “大哥,我们这一票投给谁?”章辉低声问道。

    柳北微微一笑道:“当然是投给宋广。”

    管瑜皱眉道:“那个宋广志大才疏,而且明显看不起我们,为什么要投给他?”

    柳北道:“别看现在大家都客客气气的携手会盟,将来夏侯权和宋广必有一战,你觉得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管瑜想了想道:“恐怕还是夏侯权的获胜的可能性要大一点。”

    柳北点头道:“所以,我们将来要恢复西灵柳氏江山的时候,最大的敌人不是宋广,而是夏侯权,这个时候,没有必要为他造势。”

    “柳将军,夏侯刺史、宋刺史请将军去大帐议事!”三人正说着话,外面便传来传令兵的声音。

    柳北整了整衣襟,带着管瑜、章辉二人,昂然走了出去,穿过各镇诸侯驻扎之地,径直进入大帐之中。

    宋广端坐在上首的座位上,撇了一眼柳北道:“柳将军,在做的各路诸侯,都是一道刺史,只有将军不过一县之令,暂且立在一边,待选出此次会盟的盟主,再依令行事!”

    柳北面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毕竟他也是带着十万大军来会盟的,和宋广兄弟、夏侯权可能比不了,可是自恃和其他各路诸侯的战力,即便有差距,也不会相差太多,像那种只来了一两万老弱残兵的人,更是一个能打十个。想不到的是,即便如此,居然还被这宋广鄙视。

    “好!”柳北答应了一声,却是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心中暗道:可惜了宋家的资源,这宋广不出三年必然灭在夏侯权的手中。

    章辉哪里容得了兄长被辱,顿时虎目一瞪,就要发作,整个大帐中刮起了一阵旋风。

    就在这时,一只纤白的手掌落在了章辉的肩膀上,将他身上如同下山猛虎一般的气势生生压制住。

    管瑜严厉的声音在章辉的耳边响起:“三弟,不得胡闹!”

    章辉不怎么怕柳北,却怕自己的这个二哥,立刻便散去了身上的气势,但口中兀自不服道:“二哥,那厮敢辱大哥,为啥不让俺将他撕碎了事?”

    “大胆!”宋广身后站着的两个护卫顿时大怒,手便按上了刀柄。

    夏侯权就坐在宋广身边,衣袖轻轻一拂,便将那两名护卫抽出三寸的刀有生生给压了回去:“宋兄息怒,那人不过柳将军去手下一小卒,宋兄有海纳百川之量,何必和他一般计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