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41章:人如龙,马如虎
    王颖将家中的住址告诉林锋,叮嘱他在西京城中尽量低调,不要惹到朝廷的人之后,才带着众人离开。

    林锋则是向着明月的方向追了过去,行不多久,便看到明月一个人行走在街道,眼神迷惘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别说林锋了,便是几个偷偷跟着她不会功夫的流氓地痞,她都没有发现。

    明月虽然穿着男装带着面具,进城的时候,还知道刻意模仿男人的动作,再加上进城的人多,这才蒙混过关。

    进城之后,没有城门守军的威胁,她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出神,自然便恢复了女性的行止状态,立刻便引起了一些坏人的注意,暗暗的跟踪。

    只是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的所有行为都落在了后面林锋的眼中。

    明月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条大街上,街道很宽能容四辆马车并行,但奇怪的是,街道两边高门大户的店铺住宅全都大门紧闭,有的上面甚至贴上了封条,偌大的街道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一阵凉风吹来,卷起几片黄叶,顿时便有一股阴寒凄冷之感油然而生,风儿卷起明月围在脖子上的纱巾一角,露出洁白细腻的肌肤。

    几个跟在明月身后的歹人终于按捺不住,从后面悄悄的摸了上去,拿一条大麻袋,猛的从她的头上套了下去。

    明月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想要挣扎却已经来不及了,身为武道大师,骤然被麻袋套住居然无法施展,几个流氓一拥而上,用早就准备好的绳子,瞬间就将她捆了个严严实实,看来这样的勾当以前他们也没少干过。

    林锋本来准备直接出手将明月救下,突然想到小丫头涉世未深,堂堂武道大师居然会被几个流氓给抓住,不如过一会再救她,让她长点记性,走路的时候不能随便走神啊!

    几个流氓捆住明月之后,就想要将她抬走,这条街是太师府通往皇宫的大街,自从上次萧著被刺之后,整条街上的商铺都被萧著以窝藏刺客的罪名给抄了家。

    虽然萧著后来又想贱价将这些店铺给卖出去,可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谁还有胆子在这里做生意?于是本来西京最繁华的一条大街,愣是被萧著给弄成了一条鬼街,出了每天上下朝的时候,有数量不多的官员马车经过之外,其他时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现在就是其他时间,所以这几个流氓才有胆子在这里作案,本来他们抓了人之后,是准别扔到备好的马车里直接卖掉的。

    不过刚才那一阵风吹起的时候,流氓中为首的那个人正好看见了明月纱巾下白如凝脂的肌肤,心中难免就有些异动。

    “先别急着走,我们先验验货,要是上品货色,咱哥几个先爽爽,再卖也不迟!”为首的流氓开口说道。

    手下几个小弟顿时喜笑颜开:“大哥,小的们早就此意,本来就是我们哥几个抓的人,等卖到了窑子里,我们过去还得交钱,想想就觉得亏啊!”

    “噌!”流氓头子掏出一般小刀,将麻袋的底部割开一个口子,正好可以让明月

    的头露出来。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明月怒声质问道。

    “嘿嘿,小娘子不要激动,我们只是想要和你亲近亲近!”流氓头子淫笑着,一只手伸到了明月的脸上,微微一搓便将她脸上的人皮面具给取了下来,露出一张明媚如天上皎月的小脸来。

    “老大,我们发财了,这是极品啊,起码能卖100两银子!”一个小流氓激动的说道。

    “啪!”流氓头子一巴掌甩了过去:“去你麻的,抓到这种极品还卖?她以后就是你们的嫂子了!”

    不得不说,小五行界麻袋的结实程度绝非地球上的塑料蛇皮袋可比,再外面两条麻绳的加固下,明月这个武道大师都没法挣开,小脸儿憋得通红,怒骂到:“无耻之徒,快点把我放了,不然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哇,死无葬身之地!我好怕怕哦,来,在杀死我之前,先让我亲一口怎么样?”流氓头子贱兮兮的说道,已经将脸凑了过去。

    “不……不要过来,林师兄……林师兄救我!”明月终于知道害怕了,带着哭腔喊道。

    林锋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明月自己都没舍得亲呢,哪能让这些流氓给亲了去。

    就在他从墙上生生的扣下几块砖头,准别扔过去的时候,远处大街的拐角处,突然传来马蹄声。

    “滴滴答!滴滴答……”马蹄铁敲击地面的声音极有韵律,一听就是训练有素的战马发出来的声音。

    林锋的动作微微一滞,因为那些流氓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扭头看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此刻,一人一马已经从街角转了出来,别说是那些流氓,便是林锋看到这一人一马,也不由得发自内心的赞了一声。

    人如龙,马如虎。

    那人头戴凤尾冲天冠,身披八宝紫金甲,一袭大红披风披在身后,于风中烈烈作响;那马浑身赤红如炭火,身上没有一丝杂毛,马尾颈鬃在风中飘扬。

    那人目光漠然的扫过街道上的数人,最后定格在了被困在麻袋中的明月脸上,冷漠之色渐渐淡去,他露出了一丝微笑,策马上前来到明月的面前,微笑说道:“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明月愣了一下,自己的记忆中似乎并不认识这个人,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认为认识就可以了。

    “能不能先救我出来?”明月扮出可怜兮兮的表情问道。

    “当然可以!”那人答应一声,手中一杆丈八长戟,望空舞动了一下……

    “呃!”“呃!”“呃!”……七个小混混包括他们的头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感觉自己的喉咙中冒出一股血腥之气,这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正在流血,想要伸手去捂,却哪里还能捂得住……

    而困住了明月的那只麻袋,也仿佛被人用剪刀小心的剪开了一般,从明月的身上掉了下去,而她身上的衣服,却连一个线头都没有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