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32章:糟糠之妻
    在宁远的身上,林锋已经体会到了西灵的名士们,是多么的求知若渴,毕竟小五行界的科学知识太过贫瘠了,他们就像是干渴了无数年的小树苗,好不容易得到灌溉,还不得好好的吸收?

    王颖和其他的名士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他和别的名士研究方向不同,大多数名士都选择研究兵法战阵之道,毕竟这是在乱世,这些才是安身立命的本钱,其他方面诸如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之类的,在乱世中真的一文不值。

    或许是偏执,或许真的喜爱,王颖偏偏对于农林科学的研究情有独钟,他坚信,只有将农业搞好让百姓衣食无忧,这天下才能真正的太平。

    宁远是林锋的学生,王颖便认为林锋虽然很有本事,但和自己并不是一路人,他研究的是兵法,我研究的是农事,你本事再大也帮不了我。

    所以在接到宁远邀请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便拒绝了,只是让他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位叫做林锋的先生,不仅仅在兵法上有着极高的造诣,在农事上居然也有所研究。

    在所有人都在研究兵法战阵的时候,王颖自己坚持研究农事,他虽然没有想过要放弃自己的理念,但有一个事实是无可否认的。

    他很孤独,无比的孤独,因为这偌大的西灵,居然找不到一个和自己有共同语言的人。

    所以在得知那位名叫林锋的先生,居然对农事有所研究的时候,王颖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了林锋的邀请。

    两人说了几句话,作为考官的几位大学这时候也都走了上来,对宁远这位灵川文会魁首、新晋大学表示祝贺,让他登楼望川,完成灵川文会的最后一个步骤。

    登望川楼望川,既是一种仪式,也是对于当年那个爱过诗人的一种凭吊,算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一般都是由每一次文会的魁首独自一人登楼,即便是他们的师长,都不得陪同。

    所以这一次林锋并没有凑这个热闹,他也不甚在意,只是朝回来禀报的宁远挥了挥手道:“你自己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宁远刚走没有多久,包间的门上便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林锋以为是哪位名士等不及了,想要来追随自己学习,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朝一边的李华努了努嘴,示意他去开门。

    在看到进来的那个人之后,林锋脸上的笑容立刻便消失不见了,代之以见了鬼一般的表情,失声道:“你怎么来了?”

    来人柳眉一扬,凤目微眯,语气不善道:“怎么?林大学,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是不是看不上我这个故人了?”

    林锋苦笑道:“夏侯姑娘说的哪里话,所谓糟糠之妻不可弃,贫贱之交不可忘……”

    林锋话还没有说完,看到夏侯凤脸上泛起的红云,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他恨不得在自己的脸上抽一个大嘴巴子:没事说什么拽什么文?贫贱之交就行了呗,还特么的来一句糟糠之妻?你是嫌误会还不够深吗?

    “那个……夏侯姑娘,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林锋还想要解释,却被夏侯凤打断了。

    “先生不用再解释了,凤儿相信先生,凤儿……凤儿告辞了。”夏侯凤说完,再也没有给林锋解释的机会,直接退出包间,头也不回的走了。

    “喂喂……凤儿……你别走啊……”林锋越喊,夏侯凤反而走得越快,转眼间就不见了人影。

    “什么毛病这是?就不能等我把话说清楚吗?”林锋小声嘀咕了一句。

    “话不用说清楚了,意思已经很清楚了!”雷灵儿酸酸的说道。

    “去去,一边儿去,小孩子家的,懂什么?”林锋挥了挥手说道。

    林锋不知道夏侯凤为什么和自己说不了几句话就急着要走,雷灵儿却是知道的,西灵国有这样一种说法,男女双方有婚约,是不能见面的,见面的次数越多就越不吉利。

    这算是十分迷信的说法了,但是偏偏就有人信,所以夏侯凤才会在对林锋动了心思之后,尽量避免和他见面,可是林锋并不知道这些,只是一头雾水。

    宁远按照以往的程序,独上顶楼之后,主办方早准备了人伺候着他沐浴更衣;然后庄重的祭悼一番当年那位投江的大诗人;最后再即兴的创作一首诗词,留在楼中收藏以为纪念。

    一系列的程序走完之后,主办方和五位大学设宴,招待最后在三楼进行了沙盘推演的十位名士以及他们的亲随,他们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便足以证明他们在治**事上面,有着不小的建树。

    在这次宴会的主桌上坐的,一般是五位监考大学、本次文会魁首、以及主办方临川文社的正副社长。

    但是这一次的宴会却略有不同,除了五位大学、文会魁首之外,临川文社只有一位社长参加,副社长只能和其他的九位名士做到了一张桌子上。

    因为这次灵川文会和往次不同,文会魁首、新晋大学宁远的老师,也亲身到场了。

    弟子中出三名士即可称为大学,但是弟子中要是出了一位大学呢?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出现过,毕竟不是所有的大学都是自学成才的,他们也有自己的老师。

    有一点不同的是,别的大学在成为大学之前,基本都已经出师了,就算他成为了名士,还是成为了大学,都和他的老师没有太大的关系;而宁远,可是才刚拜入林锋门下不久,用地球上的话来说,他还没有毕业,是在校生啊!

    在这种情况下,宁远取得的成绩,和他的老师可就脱不开关系了;关键宁远也说得很明白,我能有现在的本事,都是老师教导的,老师比我强十倍百倍都不止。

    宁远说这话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的,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因为他就是这么认为的,丝毫没有夸大。

    但是别人不这么认为啊,尤其是那五位大学,心中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你特么至于马屁拍的那么夸张吗?你都是大学了啊,就不能矜持点么?你这么一说,岂不是说那个什么先生,比我们所有人都强了十倍百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