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31章:山上种稻,水流磨谷
    沙盘上厮杀七日,实际时间只是过去了一个多时辰,毕竟是沙盘推演不是现实,一炷香的时间,就能进行一天的推演。

    虽然只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虽然二楼的名士们只是在观战,但是等到尘埃落定之后,他们还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设身处地的想想,他们如果处在周玉的位置,有没有办法应对宁远那如同天罗地网一般的战阵呢?答案是否定的,至少在今天,现场的所有人,一百名士五位大学,没有想到破解这种战阵的办法。

    “能破解天罗地网阵的,只能是更强的天罗地网阵!”这是林锋教给宁远这种战法的时候,告诉他的,宁远深信不疑,因为他也在暗中想过很多方法,除了用从圣境的高手,对战阵网点进行打击这个方法之外,真的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但是从圣境高手是多么尊贵的存在,又怎么会愿意去干这种“脏活”,万一被敌方的弩手埋伏,甚至有陨落的可能。

    在不考虑从圣以上高手参战的前提下,天罗地网阵是无敌的,对此,林锋有绝对的自信,用领先无数个时代的战争理念,来构建的天罗地网阵,比起地球上的全信息化覆盖可能还要差一点,但是在小五行界,绝对是高山仰止的存在。

    本来,宁远是没有打算在灵川文会上使用天罗地网阵的,但是他的老朋友周玉居然在之前豪取七连胜,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在请示了林锋之后,这才决定在这次沙盘推演中直接用上天罗地网阵。

    用林锋的话来说,天罗地网阵这种战法学习起来并不难,将来一定会成为战场上的主流,区别只在于谁的天罗地网阵更强。

    将来,左右一场战争的胜负的关键,便是谁的天罗地网阵更加强大,谁能掌控信息,谁就能掌控胜利。

    既然将来天罗地网阵迟早会成为战场上的主流,那么让它早一天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又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林锋毫不在意宁远在灵川文会上用它来赢得最后的魁首,毕竟,这个魁首对于他来说也是有一些用处的。

    天罗地网阵,对于军事指挥科学还处于蛮荒时代的西灵众名士来说,是新奇的、颠覆的、前所未有的。

    看完了宁远和周玉的这一场沙盘推演之后,但凡对兵书战策有些研究的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整个灵川文会的二楼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沉思的人分为两种,相对保守一些的,不愿意放弃已有的战术体系,他们在想的是能不能在不改变旧有战术体系的基础下,找出遏制这种战法的办法;另一种则要相对积极一些,他们思考的是自己能不能也使用这种战法?

    两种思考,得出的结果也迥然不同,想要找出遏制天罗地网方法的那些人,有些绝望的发现,除了用从圣境高手暴力破解之外,这种战法是无解的;而想要使用这种战法的人却欣喜的发现

    ,想要模仿这种战法似乎并不是难事,自己似乎也可以做到,只是需要一些实践和练习。

    宁远并不关注这些,他现在只关注他的最后一个对手,从沙盘推演开始之后便一直没有出现的王颖,只要击败了王颖,他就是这次灵川文会的魁首,成为新的世之大学。

    在宁远看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先生那里学到的知识学以致用,他在灵川文会上扬名,也算是将先生这一脉发扬光大了。

    林锋并没有对自己的第一个学生隐瞒自己的意图,他说过,他来灵川就是为了让宁远拿文会第一,然后他就可以顺势再收几个弟子,缓解一下柳北军谋士人才不多的问题。

    这也算是完成先生教给我的第一个任务吧?宁远想道。

    宁远在自己的对战房间门口等了很就,才终于等到王颖从他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但是他却并没有走向沙盘推演的对战房间,而是朝着宁远拱了拱手,说了一句让全场所有人都感到不可置信的话:“我放弃沙盘推演的比试,恭喜宁大学夺得本次灵川文会的魁首。”

    就这么认输了?二楼三楼一百文士掉了一地的下巴,原以为还能看到一场龙争虎斗,哪想到那王颖居然连比试一场的意思都欠奉,直接认输了。

    宁远也有些意外,但是意外程度比起其他人要小了很多,林锋之前曾经隐晦的提醒过他,他的对手应该是只有周玉一人。

    林锋虽然没有说明原因,宁远大致也能猜出来为什么,先生曾经说过,学问之道和武道类似,只有在某一道上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研究,惟精惟一才能登峰造极。

    王颖在农事上的研究,除了先生那个变态之外,其实已经算是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了,所以其他方面弱一点也就很正常了,既然明知道不是宁远的对手,与其自取其辱,不如主动放弃,这样的选择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想通了这些,宁远心中最后的一丝意外也烟消云散,他对着王颖拱了拱手道:“王兄,我家先生想请你去悦来客栈一叙,不知王兄可否抽出时间前往!”

    王颖认输,宁远现在等于已经是新一任的大学了,一般名士得到大学相邀,都会感觉是莫大的光荣,更何况林锋还是大学的师父,那简直就荣耀得没边了。

    可是王颖的眼里却是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泛起,只是淡淡的说道:“对不起,我很忙恐怕没有时间去拜访宁大学和令师。”

    宁远脸上一丝意外的表情都没有,因为林锋早就和他说过,王颖可能会拒绝他的邀请,又让他记下几句话,等王颖拒绝的时候,只要将这些话说给他听,他自然便会改变主意。

    “先生让问问王兄,可知道山上种稻,水流磨谷之法?”宁远淡淡的说道。

    王颖脸色骤然一变,纵然他精通农事,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山上可以种稻、水流有怎么能磨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