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9章:最后的机会
    ..,

    乙丙丁三城,城防加固一级,可加成守军优势一成;甲城城防加固未完成,亥时三刻遭到攻击,因为毫无防备,城防遭到破坏严重,损毁一成,守城军士战损100人,敌攻城部队战损120人。因时间和天色原因,敌攻城总人数不祥。

    “我的斥候在哪里?”看着战报上模糊不清的反馈情况,周玉忍不住向传回战报的书生问了一句。

    那书生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道:“没有写就是没有消息,有什么问题看战报,请不要找我打听消息!”

    “抱歉!”周玉朝他拱了拱手,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在和宁远进行沙盘推演,问这样的问题是不合适的,对方也绝对不会给他任何答案。

    可是,我的斥候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传回来任何消息,也没有发现攻击甲城的宁远军队?

    周玉突然意识了到了什么,面上现出不可思议之色,喃喃自语道:“怎么做到的,他是怎么做到的?”

    周玉给斥候下达的命令是最远到敌人的前线城池侦查一番,便回来汇报消息,算算斥候的速度,应该是在第二日中午的时候就可以传回来消息了,但是直到子时都没有消息传回来,那便说明这些斥候都完了。

    但是,怎么可能呢?那是斥候啊,战场上生存能力最强的斥候!

    我有没有下达让他们参战的命令,他们的默认行动准则是:除非能确保击杀敌方单位,否则不进行任何的战斗,遇到敌人立刻逃走。

    沙盘毕竟和真实战争不同,真实战争中,敌人可能会派出数位从圣境的高手,专门猎杀敌人的斥候。可这是沙盘推演啊,哪儿来的从圣境高手?无论周玉作出怎样的猜测,也想不通自己的斥候究竟是怎么没的。

    就在他还冥思苦想的时候,那位等待沙盘推演第三日方案的书生好心提醒道:“周兄,时间已经不多了,敌人正在攻城,你不做出应对么?”

    周玉这才反应过来,拱手表达了谢意之后,开始皱着眉头布置第三天的作战方案。

    观战的名士们,现在都异常兴奋起来,因为连赢七场的“大魔王”周玉终于遇到了麻烦,从目前沙盘上呈现的形式来看,周玉已经完全处在了下风,失去了斥候的他,现在仿佛是一个聋子瞎子,只能任由敌人逮住他一顿胖揍。

    比如现在,他们就看到宁远的一只巨大无比的“拳头”,向着周玉的甲城砸去。

    甲城在沙盘推演第二日的亥时三刻,遭到了宁远军的攻击,一刻钟的接触,攻城方战损120,守城方战损100,算上二级城防的因素,攻守双方的人数应该是差不多的,也就是说宁远军在第一次攻城中,投入的部队数量大约1200人,因为周玉部署在甲城的守军就是1200人。

    但这并不能说明太多问题,因为这只是宁远军的第一波攻击,谁也不知道他后面会有多少大军准备着参与攻城。

    因为是沙盘推演,军队的数量也只是控制在一万,所以城池的大小和城防也设定得相对简陋,所1200人的守城部队虽然已近不少了,可万一宁远军全力进攻,派出一次攻城的上限3000人来攻城的话。

    按照攻城战损的推演计算公式来计算,只要两次进攻就能占领甲城,而且他们的伤亡还会比守城军队更少,因为人家人多的优势,已经超过了城防的优势,更何况现在的城防已经被判定为毫无防范的情况下损毁了一级,只剩下一级的城防,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

    但是周玉还不能放任甲城不管,因为不确定宁远到底派了多少军队进攻甲城,万一人家只派了2000人,或者更少呢?

    自己的1500骑兵,只要一个时辰就能赶到甲城,配合城中还剩下的1200守军,完全可以来一个漂亮的夹击,以极小的代价,吃掉宁远的这些部队。

    这是一个机会,也是一次赌博,因为斥候全部令人费解的消失了,周玉即便不想进行这样的赌博,也不得不赌,因为他现在就像一个瞎子一般,什么也看不到,对方可以选择无数种进攻方案,而他只能被动的接招。

    所以周玉果断的派出了自己左翼,位于甲乙二城之间的1500骑兵,火速速驰援甲城,但他也留了个心眼,让骑兵在途经山林地带的时候,用一字长蛇阵行军。宁可牺牲一些速度,万一遇伏的话,以骑兵的强大的机动性,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除了安排骑兵对甲城的救援之外,周玉在其他几个方向并没有做出进攻的尝试,在没有任何敌军信息的情况下,任何的试探都没有意义,只是白白的将自己的兵力去送给对方,还不如继续加固城防,以不变应万变。

    周玉现在需要一个突破口,一个摸清宁远军虚实的突破口,在一片迷雾中进行战斗,实在是太困难了,所以他将突破口放在了甲城。

    周玉考虑到了宁远可能会使用围点打援的战术,可他想不到的是,宁远在这一次进攻中投入的兵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除了攻城的3000人外,他还在周玉救援骑兵的必经之路上,埋伏了2000人。

    所以第三日的战报传回去之后,周玉顶着自己房间里的小沙盘上,甲城之战的复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如愿以偿的知道了宁远军大部分军队的虚实,但是同时也付出了几乎不能承受的代价:甲城1200守军全灭,驰援的1500骑兵,遭遇伏击只逃回去500。

    仅此一役,他的一万军队便十去其二,而敌人的战损只有区区不到500。

    “他怎敢如此?”周玉看了自己房间里复盘的小沙盘半天,突然神经质的喊了一句,似乎是在发泄着心中的负面情绪。

    但是甲城之战的损失,并没有让他彻底的绝望,虽然损失了2000多人,但是他知道了宁远军5000军队的位置,而且这个位置非常不好。

    这是他的机会,最后的机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