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7章:天罗地网阵
    七战七捷的周玉,在现场大部分名士的心目中,已经和大魔王无异,他的阴影笼罩在众人的头顶,让大家都觉得有些透不过起来。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希望有人能够站出来,打败这个大魔王,还给大家一片朗朗晴天,没有人回去想,击败大魔王的人,会不会不是更大的魔王呢?

    现在,宁远便是承载着众人希望的那个人,所以在看完周玉的部署之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沙盘上宁远那个方向。

    “咦!”有人发出了意外的惊呼声,而且不止一个人,即便没有出声的人,脸上的神情也在告诉别人,他很意外。

    宁远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军队?难道他作弊了?这是除了那几位知道什么原因的大学之外,其他人全都从心中发出的疑问。因为宁远那个方向的沙盘上,出现了无数代表着个兵种的小人模型,主办方甚至因为之前准备的模型不够用,临时用黏土捏了一批出来。要是有人细数的话,宁远那边,那种憨态可掬的小模型,总数已经上百了。

    就算一个小模型代表一个千人队,上百模型也有十万大军了啊?但是之前不是说过,双方的兵力都是一样的,马、步、弓兵各三千,攻城器械兵以千,一共一万军队,宁远一下子变出这么多支部队来,是闹的那样?

    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五位大学的身上,希望他们能给大家一个解释,虽然他们都希望看到周玉这个大魔王被击败,但是却更加希望自己参加的是一次公平的、纯洁的文会,而不是背后有什么黑幕的肮脏勾当。

    即便是饱学的大学们,被众多名士用一种怀疑审视的目光看了半天,也觉得有点不自在,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决定还是要解释一下比较好。

    最年轻的一位大学,也是上界文会的魁首,名叫邓文钊,年纪也就在30多点,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比起其他几位头发花白的老大学要精力旺盛得多,向众多名士们解释这种累活,自然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咳咳!”邓文钊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润了润嗓子,这才苦着脸开口道:“大家不用疑惑,宁远将自己的一个步兵千人队全部打散,以一伍为一个单位,分散在他的阵地前沿,并且向着前敌人的阵地渗透。虽然这种战法以前没有人使用过,但是宁远名士坚持要用,我们也只能配合。”

    看着邓文钊一脸的苦瓜色,有人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这宁远真是一个极品啊,一伍等于十个人,在战场上,十个人能有什么战斗力?他这纯粹就是在找虐。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他是故意这么做,目的就是要恶心一下五位大学,增加他们的劳动量,一百多个模型,要定位,要摆放,还要推演……

    大学们纷纷表示,他们的心很累,要不然邓文钊也不会摆出一副苦瓜脸。

    宁远当然不是想要恶心五位大学,他在践行先生教给他的兵法中的一句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沙盘推演不比实战,可以用斥候、用奸细或者亲自去侦查敌情,想要知道敌人的兵力部署,只能通过交火和推测这两种途径。

    在双方没有正式交火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如果对手的实力一般,大可以如同之前周玉对抗别人那般大开大合,即便在一开始的接触中出吃了一点小亏,也能在了解了对方的虚实之后,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展开反击,最终反败为胜。

    如果宁远的对手不是周玉,如果周玉在此之前,并没有气势如虹豪取七连胜,宁远也不会如此慎重的用出这种战法。

    林锋将这种战法的名称,命名为天罗地网阵,实际上便是用人视听感官来模拟成雷达的无死角覆盖。

    当然,现在展现在沙盘上的天罗地网阵还只是一个雏形,当有一天由经过特殊训练的网兵组成的天罗地网阵真正出现在西灵的战场上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威力,绝非现在的简陋版本可以比拟。

    为了实现适时监控传递消息的功能,本来可以单人完成的一些工作,宁远安排了一伍人去完成,一伍十人负责进行一公里区域内的敌情监控。

    这些细节宁远在自己沙盘推演的传信上都写得清清楚楚,因为怕大学们误会,甚至连自己如此安排的意图都写上了。

    看着手中厚厚的一沓纸,五位大学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很难理解,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宁远是怎么写出这么多字的?还有,他是在哪里学到的这种奇特无比,却也强大无比的战法的?要是他纸上写的这些意图都能实现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他打不赢的战么?

    而此时,宁远一边收起林锋亲手制作,他视若珍宝的软毛水笔,一边静静的等待着沙盘第一日推演结束之后传回来的反馈,神情淡定安然,成竹在胸。

    而另一边的周玉,则是再次端起茶杯喝了口,心中有些期待,也有些不安,这次沙盘推演首日的时间太长了,难道宁远首日就孤注一掷,发动了全力的进攻?

    在这样的时候,用这样的战法,不会稍显草率了么?再次回想了一下自己在各城的布置,和各部下达的命令,周玉几乎可以确信,在沙盘第一日推演结束之前,宁远绝无可能攻破自己的任何一座城池,反而会因为太过急功近利,露出很多破绽。

    宁兄,难道你在你哪位老师身上学到的,就仅仅是这些东西吗?那实在是……让我有些失望啊!周玉暗暗想道。

    但是沙盘推演第一日的结果传回来之后,周玉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因为和他想象的情况完全不同,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推演,沙盘上宁远和他的军队却并没有任何的接触。

    没有发动战争,甚至没有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宁远的军队在沙盘推演的第一天,到底做了什么?周玉的脑子里升起无数的问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