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4章:灵川文会(3)
    宁远第一个交卷,回来之后还有大把的时间和林锋交流请教。

    林锋询问了一下他所写的内容,点了点头道:“不错,这第二关的第一名,应该跑不掉了。”

    ……

    事实证明,凡是总有意外,依法治国本就已经是超越了西灵国当前时代的理念,若是在前几次的灵川文会上,都毫无疑问的具有夺魁的资格,但是在这次的灵川文会的第二关,却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第二关的考核,因为只有十个人过关,为了保持文会的公正和纯洁性,前十名的考卷都是公开悬挂在大厅的两侧,供其他考生围观的。

    之前在门口嘲讽宁远的那些名士,此刻都有些垂头丧气,因为经过第二轮考核之后他们全部落榜,悬挂在二层大厅中的十张考卷,没有一张是他们的。

    更让他们深受打击的是,之前被他们嘲讽,甚至羞与为伍的宁远,居然高居——第二名,这实在有些超出他们接受范围,人家现在确实不和他们为伍了,人家已经飞到天上去了,他们只能仰望。

    事实上,宁远本人在看到这个排名的时候,也是十分意外的,他很难想象,自己从先生哪里学到的,如此超前的理念,怎么可能会有人做得比自己更好,难道他的才华还能甚于先生不成?

    所以在卷子挂出来的第一时间,他就挤到了第一名的卷子面前,仔细的观看起来。

    看完这位名叫做王颖的名士的卷子之后,宁远心中所有的不服气都烟消云散了。

    从层次上来说,王颖的这篇文章可能还没有宁远的高,但是从细节上而言,却比他要具体得多。

    “民为国之本,治国当先治民生,百姓富足,衣食无忧,则天下自安。百姓贫困,民不聊生,则天下自乱……”

    说法不一样,但是意思其实差不多,都是以人为本,但是王颖切入点和宁远不同,宁远的文章突出的是一个“治”字,无论法治还是德治,都是如此。

    而王颖文中的意思是,只要百姓富足,国家自然可以不治而治,人们都有吃有喝安居乐业,谁会愿意作乱?

    林锋自然知道,这种接近老庄之道的治国之法,在汉之前,在龙国历史上占据了极为重要的低位区,即便秦以法治一统天下,但是最后却还是败在了以老庄之道为指导思想的刘邦手中。

    现在的西灵国,文人们的思想也都更倾向于老庄,所以王颖的文章更家容易得到大学们的认同。

    即便如此,五位大学在最后确定谁是今次灵川文会第一名的问题上还是进行了极为激烈的争辩,虽然王颖的文章更符合他们的价值观,但是别忘了,宁远可是第一个交卷的,他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便完成了如此惊世的文章,而且文中明显还有所保留,单论才学必定是在王颖之上的。

    不过王颖也有优势,他的优势在于,他的文章极为细致,不仅仅提出了解决问题的方向,更是提出了更加具体的解决方法。

    兴修水利防止旱涝灾害、开发新式农具提升农田产量、轻赋税以养民生、鼓励生育以强国本……

    宁远服气,并不是说王颖现在一定比自己强,他服气的是,王颖可没有先生的指导,但是在某些方面的见识,居然和先生不谋而合。他平时在和林锋的聊天中,林锋也曾经不经意的提到过兴修水利对农事的重要性。

    当然林锋对于农事的了解,仅限于书本知识,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然后雷子便开始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特种训练。

    可以说林锋是没有童年的,无论是城里孩子的童年,还是农村孩子的童年,都没有。所以对于农事,他了解得并不多,都是在学校里组织的一些科普活动中了解的。

    即便如此,他所知道的农业知识,也比小五行界要领先了无数年,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小五行界,无论是官府还是百姓,都没有兴修水利的观念,收成好坏基本靠天,种下的农作物,基本上也就是除除草,抓抓虫,根本没有精耕细作的观念。

    其实这也不怪他们,就算他们精耕细作了,无论是来一场旱灾、水灾,或者是蝗灾,都能让他们的辛勤劳作化作泡影,长此以往,自然没人会在不知道有没有收成的情况下,还对自己的农田投入太多的精力。

    林锋不需要挤到前排去看那些卷子,只是做在自己的位置上,功聚双目便将那卷子看了清清楚楚。

    看到王颖卷子的时候,林锋也是眼中一亮,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学生没有拿到第一而产生任何的负面情绪,而是想着能不能把这个王颖也给拐到洪洞县去。

    在一个科学技术如此落后的地方,他能够自己摸索出这么多改善农事的方法,如果生在地球,绝对是一个农业专家的料,当选农科院院士都有可能。

    这是一个人才啊,而且是绝无仅有的农业人才,在西灵国,甚至在整个小五行界或许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想到这里,林锋对刚刚看完卷子回到这边的宁远道:“宁远,你认识这位名叫王颖的名士么?”

    宁远摇了摇头:“不认识,今日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人,而且我问过几个相熟的名士,也都不认识他!”

    “怎么,是不是有些不服气啊?”林锋问道。

    宁远摇头道:“只是好奇,倒是没有什么不服气,我写这卷子的时候有所保留,如果将先生所授全都写出来,这第一必然还是我的。”

    林锋笑了笑道:“为跟你说过,术业有专攻,在农事知识上,你确实不如他,但是在行军打战上他应该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不用妄自菲薄。”

    宁远点头道:“学生明白,只是学生有些好奇……”

    “好奇什么?”林锋问道。

    “先生似乎也懂一些农事,不知和这位王颖比起来,谁更厉害一点。”宁远说道。

    林锋想了想道:“若论理论知识,我或许要胜过他,若是亲自下手施为,我定然不如他。宁远,等文会结束,你帮我把这位名士请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