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2章:灵川文会
    林锋他们到达灵川县的时候,距离灵川文会的举办日,只有一天了,林锋害怕在灵川县会再遇到夏侯凤会尴尬,进入客栈之后,就没有再出来过。

    奇怪的是,一直想来灵川参加文会的宁远,也并没有任何急切的意思,安安心心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继续研究林锋口述给他的兵书。

    第二天一早,几人洗漱完毕,在客栈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便出门往灵川文会的举办地点,黄川河边上的望川楼而去。

    望川楼,楼高十丈,建在黄川河南岸,一处地势颇高之处,楼北是茫茫十数里宽的黄川河面,楼南可以一览整个灵川县的风景。

    望川楼虽大,但是也有限度,所以想要进入望川楼参加文会,必须要有一定的资格,要么是成名已久的名士,要么接受主办方的考核,通过了方才能够入内。

    林锋本来以为自己从地球而来,人生地不熟的,想要参加这文会,必然是要通过考核的,心中还有些担心,也不知道主办方考的是什么,万一自己要是通不过,岂不是丢人丢大发了。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除了第一天之外,在他面前一直老老实实谨守弟子之礼的宁远,原来还是一位闻名天下的名士,他一出现,便有几位名士认出了他,上前来打招呼,主办方灵川诗社也有人认识他,自然不需要考核,直接将他迎了进去。

    让主办方和其他几位名士大惑不解的是,赫赫有名的真定名士宁远,和他们见过礼之后,并没有立刻进入望川楼,而是极为恭敬的对着身旁的一个年轻人说道:“先生先请!”

    林锋早就习惯了宁远的称呼,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下坦然接受了他的称呼,昂首而入望川楼。

    等宁远要跟着林锋进去的时候,却有相熟的名士拉住了他。

    “宁兄,他是何人?怎么受的起你的如此礼遇?”一个名叫周玉的名士开口问道。

    宁远眉头微皱,看了周玉一眼,开口道:“周兄,这是家师林锋,乃是山中隐世不出之高人。别说你我这样的后学末进,便是当世大学,在先生的面前,也要执弟子之礼。”

    小五行界,没有佛家、道家、儒家、法家等等学术流派,学问高的人,被统称为大学,意指有大学问之人。

    宁远好言相告,却没有想到引来周玉以及周围其他几位名士的嗤笑。

    “宁远,你我既被世人称为名士,自当有配得上名士之傲骨。那人便是生下来就开始做学问,现在也不过二十多年,能比我们高到哪里去?你竟然如此奴颜,甘愿称之为师,简直是在丢我们名士的脸,我薛由羞与你为伍。”以为名叫薛由的名士,愤然说道。

    “是啊,宁远,你这是自甘堕落,我等当将此事传于天下,从此灵山真定,再无名士。”另一名士开口说道。

    “没错……”

    “将他逐出名士队伍……”

    “我等羞于与他为伍……”

    “……”

    周玉与宁远有些交情,倒是不至于直接和他划清界限,但是也皱起了眉头,说道:“宁兄,你今天所做有些不妥,不说那人不是当世大学,便真的是当世大学,比起我们这些名士,也不过是多了一些名声而已。你怎可自降身份,称其为师?”

    宁远蔑然一笑道:“当世大学?当世大学在先生面前,连小孩都不如;自降身份?周兄,你可知道,我宁远此生最庆幸之事,便是追随了先生。此间人多,我不与你细说,等今日文会结束,你大约便能看到先生学识之万一。到时你来城中的悦来客栈,我再与你分说。”

    周玉点了点头,半信半疑的道:“也只能如此了。”

    宁远又看了一眼身后仍在鼓噪的众人,大声道:“尔等不必多言,今日之后,我宁远绝不会再与尔等其名,无论荣辱,与尔等当再无关联。”

    宁远说完,拂袖而去,只留下几位自以为是的名士,一脸的懵逼。

    有人拂了拂衣袖道:“罢了,这宁远自甘堕落,自今日起,再非名士。”

    其他人也觉得有些无趣,各自摇头散去,只有周玉眼神闪烁,心中疑惑之意甚浓。

    他和宁远有旧,自然知道宁远是怎样的一个人,此人向来自视甚高,脾气上来了,连大学都敢怼,怎么可能自甘堕落呢?

    他说今日之后,不再于众多名士其名,意思绝对不是自己以后就当不了名士了,而是今日之后,他将会拥有大学之名,再非名士。

    何谓大学,大学问者也!

    教授弟子能出名士三人者,可称大学;每五年一次的灵川文会魁首,以才学压服天下文士者,也可称大学,除此之外,再无第二条路可走。

    只是宁兄啊,你虽然确实有些才学,但是如此小看天下名士,是不是有些过于狂妄了?周玉摇头苦笑,暗暗想到。

    每次的文会考核,主办方皆会请五位大学主持,分为三关,通过第一关者,可以上二楼,只取前一百名;通过第二关者,可上三楼,只取前十名;通过第三关者,只有一人,为世之大学,可以登顶望川楼,一览黄川水。

    但是这三关的考核,每次内容并不相同,为了防止泄题,都是五位大学临时商议决定的,如果有争议,便由五位大学投票决定。

    因为正值乱世,所以几位大学商议之后,所出题目,以治国安邦为主,诗词歌赋为辅。

    第一关考的是诗文,要求考核者以战争忧患为主题,赋诗一首。

    以宁远的才学,过这第一关自然是十分轻松,不过还有比他作得更好的,他勉强也就排在了第十位,算是出类但不算拔萃。

    林锋作为老师,对他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毕竟自己也没有传授他诗词之道,这些都是他自己的本事,他要是能吟出那首:“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想要拿这一关的第一名,倒也不是难事。不过,没什么必要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