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15章:邵家血案
    林锋和夏侯凤的交流,始于误会,终于愤怒。

    林锋在“哈哈”大笑声中,身形猛的一纵,告别了脸色因为生气而涨的通红的夏侯凤,转瞬之间就追着邵子荣他们离开的方向,消失不见了。

    “小姐,要追吗?”夏侯凤身后的两尊高手,沉声问道。

    “算了!”夏侯凤摆了摆手:“追不上的!”

    一人道:“小姐,那人虽强,却未必能强过我兄弟二人。”

    夏侯凤道:“许叔叔,你以为我真的是被他蛊惑了吗?”

    “难道不是?”许楚道。

    夏侯凤道:“许叔叔,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夏侯凤是那么容易被骗的吗?”

    许楚很是认真的想了想,才道:“小姐从来只有骗别人,从未被别人骗过。可是刚刚……”

    夏侯凤苦笑道:“我刚才是将计就计,这样才能体面一些,难道要被他一直挟持着?”

    ……

    数十里之外,雷灵儿撅着嘴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一脸的不高兴,用力的用一根小树枝,抽打着面前可怜的青草。

    “灵儿,你这是怎么了?”林锋好奇问道。

    “先生,你和那夏侯凤是旧识吗?”雷灵儿很认真的问道,不远处的邵子荣和大牛也竖起了耳朵。

    林锋摇了摇头道:“我刚从地……山里出来,哪里会认识她?”

    “你骗人!”雷灵儿声音有些高亢的道:“你抱着她说话的时候,明明是在对着一个极为熟悉的人说话,你的眼神骗不了灵儿!”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那么敏感呢?林锋有些无语。

    “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你们早就认识了。”雷灵儿断言。

    林锋举手道:“好吧好吧,我承认,我之前确实认识一个和她很像的女子,刚才看她的时候,产生了一些错觉。”

    “真的吗?”雷灵儿狐疑的问道。

    “我可以发誓!”林锋单手指天:“如果我今天之前见过夏侯凤,就让我天打五雷……唔!”

    一只香气馥郁的小手掩在了林锋的嘴上,打断了他的毒誓,雷灵儿脸色羞红,轻声说道:“不用了,灵儿相信先生!”

    林锋拿开她的小手,扭头对邵子荣道:“你们呢?”

    邵子荣急忙道:“我们也信先生。”

    “对了先生,你说夏侯凤很像你认识的一个女子,那个女子是你的妻子吗?”雷灵儿好奇的问道。

    林锋摇了摇头:“不是!”

    “怎么会不是呢?你那时候眼神那么温柔,只有对深爱的人,才会露出那么温柔的眼神吧?”雷灵儿问道。

    林锋苦笑道:“曾经爱过,后来没有在一起!”

    “相爱的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雷灵儿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够林锋却已经失去了耐心:“去去去,一边去,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

    “人家哪里小了?”雷灵儿不满撅嘴道。

    “胸小!”大牛抖了抖胸口的肌肉块,果然比雷灵儿还要大上不少。

    “哈哈哈……”林锋和邵子荣同时大笑起来。

    “大牛!”雷灵儿羞愤的娇喝一声,手中已经抽出了赶马的鞭子。

    大牛头脑简单性子直,直到现在也没有看出来,这个俊俏的小书童原来是一个女孩子装扮的。所以心中很是郁闷,不明白这小书童发的什么神经,怎么一言不合就打人,有心想要还手,想到自己还是被人家的主人救的,便干脆用双手抱着头,任凭他抽打了。

    雷灵儿抽了几鞭子,也便解气了,大牛皮糙肉厚,和给他挠痒痒也没有什么区别。

    等他们两人闹够了,邵子荣才正式对林锋进行拜谢,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说了一些将来结草衔环以报之类感恩的话。

    林锋自然表示,自己只是顺手为之,邵兄弟不必放在心上。

    一番客套之后,林锋问起邵子荣将来的打算,邵子荣毫不犹豫的道:“若蒙先生不弃,子荣愿意跟在先生的身边,投效到柳县令的账下效力。”

    林锋点了点头,他救下邵子荣本就是想要招揽,此时他自己说出来了,林锋自然不会拒绝:“柳大人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我现在就修书一封给他,以你的实力,担任一营都统都是委屈你了,不过现在我们柳北军一共只有十个营的人马,也只有委屈你当一个都统了。”

    邵子荣却是无所谓的道:“只要是跟着先生,便是当一个马前卒子荣也没有怨言。只是子荣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还请先生答应。”

    林锋点头道:“有什么你就说吧,只要我能办到,必然会答应你。”

    邵子荣道:“子荣希望有朝一日攻打灵山道的时候,希望军师能任命我为先锋。”

    林锋点了点头道:“没有问题,别说先锋了,到那时任命你为主将也无不可。不过,子荣能不能告诉我,你和那夏侯权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

    见到邵子荣的脸上露出痛苦追忆之色,林锋立刻道:“你若是不想说的话,也可以不说。”

    邵子荣摇头道:“我并不是不想说,只是每每想到当日之事,便感觉心如刀绞,痛彻心肺……”

    一年前,夏侯权本在西京朝堂上任职,官拜尚书郎中,却因为得罪了权倾朝野的萧著,被一路追杀至灵山道和灵洛道交界处的望城县。

    邵子荣的父亲,便是当时望城县的县令,他出城十里将夏侯权接入县中,因为萧著军势大,不可力敌,他便将夏侯权藏于县城郊外的邵家老宅里,自己亲自回到望城县城内,拖住了萧著的大军。

    不曾想,夏侯权在邵家住了一夜,半夜起来方便的时候,仿佛听见邵家人要将他绑缚了去,献给萧著。

    夏侯权顿时大怒,占着自身的武勇,持剑杀了邵家上下五十余口。

    杀完人之后,才发现原来是自己误会了,邵家人要绑的不是他,而是一头大肥猪。

    夏侯权悔恨之余,又怕邵县令得知这边的情况引兵来抓自己,只好连夜逃亡。

    却没有想到逃出老宅门口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刚刚退了萧著追兵,回来通报好消息的邵县令,夏侯权一不做二不休,趁邵县令不备,一刀砍了他的首级,这才仓惶逃回夏侯家的大本营,山河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