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9章:官匪难分
    “灵儿,这潜龙山中的山贼头子外号叫做玉面飞龙,想必长得极为俊俏,要是万一我们打不过他,就把你嫁给他做压寨夫人,你看怎么样?”林锋骑着马一边优哉游哉的走着,一边和雷灵儿开着玩笑。

    雷灵儿俏脸微红,羞怒道:“先生不要胡乱说话,灵儿宁死也不会嫁给山贼的。”

    林锋笑道:“是吗,那如果是为了就先生呢?”

    雷灵儿想了想,十分认真的说道:“如果为了先生,灵儿可以暂时委身,可是先生一旦脱险,灵儿必然自尽,以全名节!”

    “封建思想要不得啊,灵儿,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看不到一丝希望,也不能放弃活下去的信念。”林锋没有想到,小五行界的封建思想这么严重,对于雷灵儿说的话,心中也是异常的感动,但此刻也只能这样告诫她,但是林锋知道,封建思想其实是很顽固的,她八成是听不进去的。

    果然,听到林锋这么说,雷灵儿只是微微低头,却并不说话,显然在她看来,如果一个女人连名节都保护不了,那便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

    林锋知道思想观念这种东西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见她听不进去,也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正想说一些轻松点的话题来转移她的注意力,却突然听到耳边的风声有异,抬头一看,便见到从前方的树林中跳出一伙蒙头盖脸的贼人,个个长得五大三粗,蒙面巾上露出来的眼睛,盯着雷灵儿背上背着的沉甸甸的大布袋,眼睛里冒出无比贪婪的光芒。

    贼人跳出来之后,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大刀,便大声吼道:“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

    “留下买路财!”林锋搞怪的大声打断了贼人,将他要说的话,抢着说了出来,贼人不由得微微一愣,这节奏有些不对啊,这人为什么把我们的行话说得这么溜,难道是同行?

    他还没来得及询问,便听林锋抱怨道:“我说兄弟,咱当山贼的能不能也有点追求,不要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听得人耳朵都要起茧了。”

    那贼人微微一愣,下意识的问道:“那你说我们打劫应该说什么?”

    林锋“嘿”笑道:“比如说,要钱还是要命,自己选?”

    那贼人点头道:“简单直白,倒也不错,那……要钱还是要命,你们自己选吧!”

    “卧槽,这就用上了?”林锋吐槽了一句之后,才道:“我们两个都不选!”

    “那就去死吧!”这句话那些贼人倒是不用学,天生就会了。

    那贼人一言不合就操起了斧头,身后众人也是齐齐上前一步,仿佛想要看看林锋是怎么死在这贼人的斧头之下的。

    “兀那贼人,快快给我住手!”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一条白色的人影如同疾电一般的射了过来。

    几个贼人微微一惊,扭头一看之下,顿时便大吃一惊,只感觉到一点寒芒化作万点繁星,全部都集中在他们咽喉心脏的要害部位。

    几个要动手的贼人,奋力的用手中大斧格挡来人的攻击,只听得“叮叮当当”一阵乱响,这些大汉连连倒退了十几步,这才摆脱了白衣人的追杀。

    在众多大汉后方,一直没有出手的一个身形更大高大,足足有两米上下的大汉,眼睛微微一眯,猛的拔出身后两根比手臂还要粗的狼牙棒,大喝一声道:“儿郎们,且退到一边,让我来会会他!”

    贼人们闻声立刻退开两旁,那大汉猛的一跃而起,两只狼牙棒高高举起,对着那白衣人的脑袋,便砸了下来。

    那两只狼牙棒,通体用镔铁铸就,一只便有500斤的重量,两只加在一起足有千斤重量,再加上那大汉的蛮力和重力加速度,这两根狼牙棒下来的速度足足有数千斤之众,就算是一头牛在下来,只怕也要被砸扁了。

    林锋微微色变,心道这潜龙山果然藏龙卧虎,随便出来一拨拦路打劫的,居然就藏着如此高手,也不知道那个打抱不平的少年,是不是这个蒙面大汉的对手,他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出手救援。

    “嗡!”狼牙棒摩擦空气,发出巨大的声音,带着沉重如山一般的气势,当头压下。

    “来得好!”那白衣少年却是欣喜的轻呼一声,仿佛对手越强他便越高兴一般,他猛的将长枪背于背后,一只手拿住枪尾,一只手握住枪颈,将那长枪的枪杆当成长弓一般的窝了起来,然后握住枪颈的手猛的一松,枪尖便带着一道无比尖利的啸叫声,弹了出去。

    “嘣!”一声仿佛洪钟一般的响声传了开去,白衣少年借助枪杆的弹力,向后掠了一丈距离,方才站定。

    狼牙棒没有弹性,也无法化解枪棒相交的冲击力,那大汉看起来分毫都没有倒退,但是两手的虎口却都已经被震裂,鲜血染红了狼牙棒的握处。

    大汉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伤势一般,盯着那少年说道:“在下灵山道刺史夏侯权麾下大将闫威,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可愿意随某家一道回到山阳府,为夏侯大人效命,夏侯大人既有雄心壮志,又求贤若渴,阁下若是愿意前去相投,将来必能封侯拜将封妻荫子,成就一番功业!”

    “哈哈哈……”那白衣少年“哈哈”大笑,面上却出现一丝悲戚之色,大声道:“原来你是夏侯权那贼人的属下,难怪堂堂一员大将,居然做出了拦路打劫的营生,还真是有什么样无耻的主子,就有什么样无耻的奴才。不妨告诉你,我邵子荣与夏侯权那贼人有不共戴天之仇,迟早有一天会去取了他的首级,来祭奠我祖父、祖母、父母叔伯……等一家上下五十余口人的在天之灵!”

    听到白衣少年自称邵子荣,林锋和雷灵儿感到是十分的意外,想不到抢劫自己是官兵,救自己的反而是山贼,这世道还真是无比的讽刺,官兵和土匪傻傻分不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