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2章:寸有所长,尺有所短
    西灵国因为最近十几年的饥荒和征战,人口已经非常的稀少,各路有远见的诸侯,对于民生都十分的看重,因为如果没有足够的人口支撑,是绝对无法养活大军,征战天下的。

    所以柳北军在瞻流县纵火烧粮、火烧镇北军的行为,在别人看来是极为不合情理的,也与柳北的仁德之名不符。

    很多瞻流县的乡绅,联名上书柳北,要求他给瞻流百姓一个解释,并且承担应有的责任。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一种态度而已,乱世之中,百姓便如同草芥,枭雄们为了自己的霸业,根本不会理会百姓的生死。

    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当柳北放完这把火之后,居然将瞻流县粮仓中的所有粮食都发给了遭受损失的百姓,自己没有留下一粒。

    瞻流县因为要负担整个镇北军第一营的粮草需求,粮仓中的存粮颇丰,全部发放给百姓之后,比他们一季的收成还要多。

    瞻流县的百姓和乡绅没有想到柳北居然真的会开仓放粮,顿时全都跪拜在县衙前面,为自己之前的鲁莽指责而忏悔。

    而得之了这些情报的灵瞻道刺史于连,则是冷笑了一声,将本来想要派出讨伐柳北的十万大军按了下来。

    柳北在接受了降兵之后,已经有接近十万的人马,但是所占的地盘,现在只有洪洞和瞻流两县,两县之民养十万军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之任务。

    他现在居然还将粮食都分给了百姓,那么军队吃什么?士兵吃什么?柳北这是要名声不要命!

    既然如此,我何必现在派兵去和他硬拼?只等他的兵士吃不上饭,军心涣散之后,我再派兵击之,一战可定!

    得知柳北突然有了数万兵马,一战消灭了镇北军十万人马,灵幽道刺史柳常自然也升起了警惕之心,认为柳北浪子野心,恐怕不日就想要抢自己灵幽道刺史的位置,现在这个世道,手头上只要有兵,占了地盘之后,只要付出一点代价,再上一道折子,朝廷才不会管你的地盘是怎么来的呢,直接就会将这块地方封给你。

    不过在听说柳北开仓放粮之后,他又将派出去的15万大军调了回来,想法余连差不多,既然柳北出了这么一个昏招,何不等上一段时间,看看他究竟怎么收场?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粮食的军队,还叫军队么?这是常识,余连和柳常都十分清楚,所以他们非常想看看,柳北这巧妇,要怎么做这无米之炊。

    柳北确实没有米,但是他有山药蛋儿呀!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想看柳北笑话的两个刺史都没有看成他的笑话,不知道这柳北究竟用的什么办法,居然真的用区区两县之地,养活了十万兵马?而且根据探子传回来的情报,他的十万兵马不但面上没有一丝菜色,居然一个个养得膘肥体壮,整日里沙场操练,也没有人喊苦喊累。

    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柳北的兵有的吃,而且吃的非常好,哪怕训练苦一点儿,他们也乐意。

    李志、王良二人,自从投靠到柳北军中之后,过得十分惬意,虽然职位还是一营都统,但是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美。

    不说别的,光是不用出去找老百姓逼税,吃喝管够这一点,就让他们觉得他们的决定没有错,他们没有跟错人。

    以前在镇北军的时候,成天就为了军粮的事情而烦恼,三天两头的到下辖各个县城征收军粮,被百姓戳脊梁吐口水,他们也只能忍着,毕竟是他们对不起百姓,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啊,他的兵要粮吃啊,总不能把军队解散了,那费典头一个饶不了他们。

    现在好了,成天除了训练,不用管别的事情,也不用被百姓戳着脊梁骨说“兵不如匪”,这才是咱当兵的应该过的日子嘛!

    两人正惬意的坐在一起,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忆苦思甜,一边操练着手下的兵马,就听到军营外面响起了炸雷一般的声音:“王良、李志二位兄弟可在?”

    一听其声,便知其人,柳北军中有这么大嗓门的,便只有章辉一人。

    王良李志二人不敢怠慢,立刻放下酒杯亲自迎出门外,口中说道:“不知三将军前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章辉“嘿嘿”一笑:“都是自家兄弟,二位不用如此客气!”

    听到章辉如此和善的说话,王良李志互望一眼,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所谓无事想殷勤非奸即盗,我们和这位三将军好像没有什么交情吧?那天我们都说是来投降的了,还被他逼着打了一场,我们身上被打的淤青到现在还没有消除呢,他不会是又要来找我们“切磋”的吧?那特么真的不是切磋啊,那是羞辱啊!

    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掉,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王良把心一横,硬着头皮道:“不知道三将军此来,所为何事?”

    章辉的脸上显出一丝腼腆之色,搓着手道:“是这样的,我听说这次你二人摔众来投,立下了大功,军师奖赏给你们一人十坛美酒,我是怕你们喝不了那么多。既然大家都是兄弟,何不一起共享?”

    我呸!谁特么喝不完?我们兄弟也是号称镇北军酒仙的好不好?你可是堂堂三将军啊,为了喝这点酒,连脸都不要了么?

    王良李志虽然心中痛骂,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分毫,立刻装成十分好客的样子,笑道:“原来三将军也是好酒之人,好好好,你我兄弟正好痛饮一番。”

    此时,三人还是各怀心思,虽然称兄道弟,其实客套居多。

    几个时辰之后,再看歪斜在军营里的三个人,已经发展到勾肩搭背,搂搂抱抱的程度了,那画面简直不堪入目。

    不过三人的关系也迅速的升温,那日之后,便成为了酒友,互相串门到对方那里讨酒喝。

    看着勾肩搭背,在瞻流县街道上闲逛的二人,管瑜的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军师,都说喝酒误事,您这样放任三弟与这些人喝酒,真的没有问题吗?”

    林锋莫测高深的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所谓天生我才必有用,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不要以为喝酒就一定是错的,酒喝得好了也有大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