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1章:火烧镇北军
    灵瞻道,镇北军,九万余人,一日之间行军300余里,沿途遭遇8次埋伏,折损近两万,余众到达距离瞻流县50里处的黑猴原,已经是夕阳西下、暮色苍茫之时。

    鉴于兵士太过困乏,费典命令部队就地休整半个时辰,补充一点饮水和干粮,再对瞻流县发起进攻。

    不过林锋并没有给他们休整的机会,镇北军的战士们屁股刚刚坐下,干粮拿出来还没来得及往嘴里送,突然便感觉到空气中升腾起一股灼热的气流,让每个人的心中都焦躁无比,让后这焦躁便成为了恐惧,因为已经渐渐黑下来的天空,突然渐渐的亮了起来。

    虽然小五行界的太阳和外边的太阳并不一样,是当年黑发道人用大神通幻化出来的,但是运行轨迹却和地球没有什么区别,既然落下去了,在天亮之前就不会再升起来。

    所以现在渐渐明亮的起来的天空,便显得格外的诡异……和恐怖,随着越来越热的气流和越来越浓的烟火味道,越来越多的镇北军军官和战士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于是脸上的恐惧之色越浓。

    “火,是火,四面八方都是火,天呐,我们死定了!”终于有人恐惧的大喊了起来。

    费典猛的跃起落在自己的战马之上,游目四顾,只看到四下里到处都是冲天的火焰,他的军队居然再没有一条逃生的道路。

    手下九营的统领也都面色难看的聚了过来,一人沉声问道:“将军,看这四下里的大火,仿佛整个黑猴原都烧了起来,我们现在怎么办?”

    费典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暴躁,咬牙痛恨道:“谁说柳北仁德的?烧了一城粮食,绝了我们十万人的生路,我从军数十年,从未见过如此狠辣决绝之人?只这一把火,瞻流县中有多少百姓会饥寒交迫而死?”

    “将军,百姓的死活已经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了,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兄弟们被烧死在黑猴原中?”一位统领带着哭腔问道。

    他们这些人,都有武道大师的修为,就算火势冲天,也有机会逃出去,但是手下的战士们却没有这个本事,在这样的大火中,根本没有任何活下的机会?

    军伍之中最重视阶级,令行禁止,下级绝对不允许违抗上级的命令;但是军伍之中又是阶级最模糊的地方,无论将军还是士卒,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共同浴血共同杀敌的时候,大家都是袍泽,都是兄弟,都可以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彼此,都可以为了彼此,用自己的胸膛迎上敌人的钢刀。

    不管坏人、好人、正派、反派,军伍之中的袍泽之情都不会有太大的区别,无论是费典还是他手下的九位都统,一想到跟随自己的兄弟就要葬身在这片火海之中,心中便如同刀绞一般的疼痛。

    费典终究是主将,这个时候必须做出决断,他含泪咬牙道:“弟兄们,我们分头突围,逃出去一个是一个,其他的兄弟的仇,我们记在心中。逃出去之后,我们要揭穿柳北的真面目,让所有人都知道,在他仁德的假面具背后,是多么的残忍和狠毒。”

    就在镇北

    军众将准备各自逃生的时候,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道炸雷一般的声音响起,这道声音他们并不陌生,正是柳北三弟章辉。

    以前他们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眉头立刻就会皱起来,但是现在听到这个声音,却如闻天籁,因为这道声音给这里的六万多兄弟,指出了一条生路。

    “镇北军的人听着,上天有好生之德,虽然你们是我们的敌人,可是我大哥柳北素有仁名,不忍心看着数万生灵葬身火海,所以给你们留下了十条生路,你们往前走二十丈,就能看到十条一丈宽的水道,沿着水道前行百丈,就可以走出火海,我们在这边等着你们。”章辉天生嗓门儿大,当大喇叭喊话正合适。

    虽然知道从那十条水道出去,就等于是向柳北军投降了,但是投降总比死亡强,镇北军的将士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埋头朝前冲去。

    “噗通!噗通……”不断有落水的声音传来,镇北军的九位将领,互相对视一眼,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虽然明知道自己的属下冲过去,其实等于就是投降,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但是面对不可战胜的敌人,投降难道不是最明智的选择吗?就算他们想要和敌人拼命,和谁去拼呢?和大火吗?对于军人而言,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死得毫无价值。

    费典从几个属下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他摇头叹道:“你们想要去对面的话,我不拦你们,但是余刺史当年于我有救命之恩,便是回去被他砍了脑袋,我也绝不会背叛。”

    一人开口道:“将军多虑了,我们本来也没有背叛之心,只是这次我们近乎全军覆灭,刺史大人也不能轻饶了我们。所以我不打算回去了,只想留下一口气在,归隐山林之中,寻求武道上的突破,再不问这世上之事。”

    其他人纷纷点头称是,费典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此别过,后会……希望后会无期!”

    费典的最后一句话很有深意,今日我们还是兄弟,你们若是真的归隐山林,见面的机会自然渺茫,但是如果在沙场上再见,大家恐怕就是各为其主的敌人了。

    众人只是拱手为礼,没有一个人说话,心中的想法虽然各异,但是有一点却是一样的,没有人愿意继续跟着费典。

    费典同样拱了拱手,再不说话,转身纵身一跃便跳进了火海之中。

    见费典头了,其他人一个一个的转身离去,最后场间便只剩下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在等着对方先走。

    又等了一会儿,大火都要烧到二人跟前了,一人终于忍不住道:“王良兄,你不走吗?”

    王良“呵呵”一笑:“李志兄,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想走的方向估计是一样的,不如结伴而行吧!”

    “哈哈!”李志也是微微一笑道:“好,那你我兄弟便一路同行。”

    “噗通、噗通……”两位统兵上万的都统,居然和普通士兵一样跳进了那些柳北军挖出来的通道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