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82章:我堂堂西南少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即便黎四爷心中有千般憋屈,万般怒火,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忍下来,给龙皇卫队下达了原地待命的命令。

    “林锋,你到底想怎么样?这里是京都,不是你们西南,你想在这里混,是要讲规矩的。”黎四爷虽然低头,但是嘴里却并不服软,出声威胁道。

    林锋摇头道:“你知道吗,要不是看在我和你们黎家正在合作的份上,我早就一巴掌抽在你的脸上了,别再给我废话了,你给黎世勋打个电话,就说我有事情,想要见他!”

    酒会既然已经闹成这样,林锋也没有心思再呆下去,不如直接去找黎世勋,将小舞和黎家明婚约的事情解决了,他就可以动身回西南了。

    黎四爷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拨通了自家老爷子的电话。

    “爸,有一个年轻人,说想要见您!”黎四爷在电话里说道。

    黎世勋正在忙着交代属下和董家交接弑神之翼相关技术的事情,听说只是年轻人要见自己,自然没有什么心情,直接开口道:“我忙着呢,除了叶家千山和陈家不凡,其他的小辈,我一概不见。”

    叶千山,陈不凡,是京都三大家族年轻一辈中最耀眼的两个人,黎家的年轻人中几乎没有人能跟这二人比肩,所以黎世勋一直都希望能通过姻亲的关系,将这两个人拉到黎家这一边,至少也要做到不能仇视黎家。

    毕竟等他们这一批人百年之后,京都的这一亩三分地是属于这些年轻人的。

    便是黎世勋,对于这最杰出的两个人,也是要另眼相看的,比起这两个人,年轻一辈的其他人,在他的眼中便都不值一提了。

    得到了老头子的答复,黎四爷有些无奈的看了林锋一眼道:“对不起,老爷子说他很忙,没有时间见你!”

    林锋其实已经将他们的通话听在耳中,淡淡的道:“你还没有告诉他我是谁吧,他如果知道是我,一定会见的,你再打一遍看看。”

    黎四爷本来是不愿意的,可是林锋的手还捏在他的喉咙上,就算不愿意,他还是只能再次拨通了电话。

    “不是说了吗?我没有时间见那些小辈,你另外安排人就是了,不行让老大代表我去。”黎世勋的生气的说道。

    “可是可是……”黎四爷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道:“……可是这个年轻人叫林锋,他说说出这个名字,您一定会见他的。”

    “林锋?”这下轮到那头发愣了,黎世勋反应过来之后,立刻便大声道:“快,快带他来见我,记住一定不能得罪他。”

    挂了电话,黎四爷算是彻底的服了,直接将现场收拾了一下,就要带着林锋离开龙皇中学,直接去黎家老宅见黎世勋。

    不过在走之前,林锋自然还是要和小梨花告个别的,同时不忘走到那个叫齐伟伟的男孩面前,教育他做人一定要低调,要是喜欢小梨花的话默默喜欢就行了,不要试图去骚扰,因为你更本没有这个资格。

    齐伟伟显然是不服的,可是脸色憋的铁青,却是一句话也不敢反驳,不然已经被送到义务室的叶千城就是他的前车之鉴。

    告诫完了这些人,林锋才和黎四爷一起,准备开车去黎家老宅。

    哪想到他们刚刚出了大礼堂的大们,却被几辆军车给拦住了,从车上走下来一群荷枪实弹的战士,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林锋和黎四爷的坐车。

    黎四爷正被林锋压制得一肚子气,看到眼前这些人,顿时把他们当成了发泄对象,大声怒骂道:“你们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要造反吗?”

    为首面容严肃的道:“您是黎家四爷吧?我们奉命执行任务,要抓捕一个伤人疑犯,你快快推下去,等我将他抓起来之后,我们再说话。”

    说完,他鹰隼般的目光便落到了林锋的身上,冷声道:“就是你,在龙皇中学毕业酒会上面出手伤人的吗?”

    林锋却是淡然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问我话?”

    “哼,我们是元首卫队的成员,你如果不想被我们击毙,就老老实实地跟我们走。”那人开口说道。

    林锋眉头微皱,疑惑问道:“元首卫队?这里的事情,似乎轮不到你们管吧?”

    那人冷声道:“哼,你在酒会上公然伤人,已经威胁到了元首幼子的安全,我们当然可以管。”

    “元首幼子……齐伟伟?”林锋顿时便反应了过来。

    这时候,齐伟伟身后跟着一群死党,得意洋洋的从大礼堂中走了出来,正义凛然的说道:“没错,本人正是元首的儿子,现在你心服口服了吧?一个人,实力再强,也绝对不是国家的对手,你胆敢思议行凶,那就准备接受法律的制裁。”

    林锋则是微微一笑,摇头道:“莫非,你以为就凭这些连战场都没有上过的废物,还能把我抓住不成?”

    “大胆!”元首卫队为首大人大喝一声,便要举起手中的枪,可是他的速度哪里有林锋快,枪还没有抽出来,便被林锋一脚踢在了手腕上,手上的枪飞了起来,正好落在林锋的手中。

    其他元首卫队成员,也算是训练有素,立刻就开始举枪瞄准林锋。

    可是他们也只能举枪瞄准一下,甚至都不敢开枪,因为林锋这个时候,已经接到了踢飞的那把手枪,顺势便顶在了齐伟伟的脑门上。

    投鼠忌器,元首卫队的人全都不敢动,只能紧张的和林锋对峙。

    “林锋,你要造反不成?居然敢当众挟持元首的儿子,暴力抗法?”被林锋一脚踢碎了腕骨的元首卫队卫队队长,又惊又怒,强忍着手腕上彻骨的疼痛,厉声喝问道。

    林锋却是全然不顾,冷冷的道:“是我要造反还是你们要造反,我堂堂西南少将,你们无凭无据的就想要把我带走,难道是做梦不成,没有龙**事联席会议的决议,便是元首,也无权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