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80章:酒会上公然打人
    香山别院!听到这个词,再联想到陈慕白的姓氏,刘向东的额头上,顿时流出了豆大的汗珠。

    香山别院可是陈家的老宅,到了刘向东这个层次,自然明白八大家族所代表的意义。得罪了陈家比起得罪了那齐伟伟身后的那人,后果还要严重,那人官再大,任期也就五年,就算三连任满了,也不过就是十五年,可是陈家呢?那可是雄踞龙国百年的大家族。

    “原来您的陈家的人,真是失敬啊,刘某一时失言,还望陈总别往心里去。”刘向东不愧是生意人,一看形势不对立刻便脸色一变,腆着脸向陈慕白道歉。

    陈慕白倒是不想与他太过计较,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然后才开口对齐伟伟道:“现在,你可以给林将军道歉了吗?”

    齐伟伟却是冷笑一声道:“原来是陈家的人,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不要来蹚这趟浑水,即便是陈家嫡系,也要给我几分薄面,更何况你只是区区的旁支。”

    陈慕白微微一愣,没有想到这个齐伟伟的口气居然如此之硬,皱眉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齐伟伟没有回答他,却有另一个人说话了:“陈慕白,你一个陈家的旁系,在这里嚣张什么,齐少的身份不是你能问的,还不快给齐少道歉。”

    陈慕白一抬头,便看到一个带着金丝边眼睛的男子,分开人群走了进来。

    “叶千城,你居然有而来了?”陈慕白微微一惊,回头看了叶小曼一眼,叶小曼也是有些意外的看了叶千城一眼,生气的道:“城哥,你不是说你不来的吗?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原来这叶千城是叶家的人,正是叶小曼的堂兄,虽然排名比较靠后,但终究还是嫡系子弟,身份地位比起陈慕白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本来叶小曼是央求他参加这次酒会的,不过被他以不参与小孩子的游戏为由,拒绝了。

    现在出现在这里,遇到叶小曼的诘问,叶千城也有些尴尬,面色一赧道:“小曼,你还小,有些事情说出来你也不懂。”

    然后他又对陈慕白道:“陈慕白,看在子卿和小曼的面子上,今天你冲撞齐少的事情我帮你担了,你退下吧!”

    叶千城认为自己这么说,已经够给陈慕白面子了,他但凡有一点脑子,这个时候也应该顺着这个台阶下去,不要再自找没趣。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他想的那样发展,陈慕白非但没有退缩,反而上前一步道:“千城,你听姐夫一句劝,不要参合到这件事情中来,不然到时候丢的,是你们叶家的脸面。”

    叶千城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陈慕白敢这么和自己说话,顿时脸色一沉,怒声道:“陈慕白,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一个小小的陈家旁系子弟,敢这么跟我说话,真以为我们叶家没人了吗?”

    陈慕白还待再说话,林锋已经站了起来,他知道,面对叶千城,陈慕白一斤有些压不住了,更何况后面还有一个神秘的齐伟伟。

    “陈兄,谢谢你的仗义执言,不过接下来,还是交给我来吧!”林锋对陈慕白说道。

    陈慕白听到林锋如此说,心中一喜,知道自已算是成功和林锋搭上了关系,真正的和他成为朋友了。

    不过他的脸上却是现出惭愧之色,道:“不好意思啊,林兄,慕白人微言轻,区区小事都摆不平,还要林兄亲自挑明身份……”

    林锋微微一笑,打断道:“应付他们,哪里需要摆明什么身份!”

    说完,林锋大踏步上前,直接走到了叶千城的面前,睥睨的看着他道:“你叫叶千城?叶舞之你认识么?”

    叶千城微微一愣,被林锋的气势所摄,半晌才反应过来,有些结巴的道:“认……认识!”

    小舞是叶家嫡系中的嫡系,长房长女,更是和黎家太子联姻的关键人物,在家族中的地位比叶千城不知道高了多少,如今林锋一站出来,便提到小舞的名字,叶千城的心中不能不有所顾忌。

    听到他居然认识小舞,林锋的脸上露出遗憾之色,嘴里啧啧道:“可惜啊,你若是不认识小舞,我就可以放手收拾你了,既然你认识她,看在小舞的面子上,你自扇两个耳光,我今天就放过你。”

    林锋的声音响亮,周围的人全都听见了,顿时便发出哗然的惊呼声,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千城可是京都三大家族中叶家的嫡系子弟,就算是各大家族的年轻一辈第一人,见到他也多少还是要给点薄面的。

    但是林锋居然要求他自扇两个耳光,还说是看在故人的面子上,那如果没有这故人的面子,你还待怎样?

    叶千城也是怒极,心中暗道:即便真的是叶舞之亲自在我的面前,断然也不会强势到说出这种话来,这人如此粗鄙不堪,定不会和她有任何的关系。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你敢如此羞辱我,那便必然要付出代价!”叶千城冷声说道。

    林锋懒洋洋的道:“是么,那你的意思是,不接受我提出的条件咯?”

    “我接受你的条件?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别说你认识叶舞之,就算是太子站在这里,也断不会说出如你那般狂妄的话来。”叶千城嘲讽说道。

    林锋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只是一抬手,一拳扪在了叶千城的鼻梁上。

    林锋的力气何其之大,即便是只用了一成的力气,也绝非叶千城受得了的。只听得“咔嚓”一声,他的鼻梁应声而断,血水混合着鼻涕眼泪就流了下来。

    “啊!”叶千城惨叫着,连连推了数步才停下,在身边人的搀扶下,才没有倒在地上,他一手捂着依然还在留血的鼻子,一只手指着林锋道:“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居然敢在龙皇中学的毕业酒会上出手打人,黎家不会放过你的。”

    林锋淡然一笑道:“是么,那便让他们来找我吧,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找黎世勋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