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4章:再遇潭雅人已非
    “哒哒哒、突突突!”一阵枪响之后,女子的身影闪了几闪,也消失在了刚才大和尚撞出的破洞中。

    林锋伤得并不重,刚才那女子逃走的时候,身形闪了一下,别人看不清楚,林锋却是能够看得出来的,女子的大腿上中了一枪,伤得比自己要重,所以他连脸上的伤势都顾不上处理,身形一闪,同样消失在了会场里。

    出了会场,林锋立刻跃上了外面建筑物的顶上,果然看到远处,一道黑色的影子起伏之间、忽隐忽现却越来越远,林锋再不耽搁,直接追了过去。

    超一流高手的速度,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除非早有准备,否则再过的哨卡都是白搭,更本不可能拦住他们。

    林锋和那女人一追一逃,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出了北门,一前一后的朝着鸡鸣山飞驰。

    又过了半个小时,两人已经到了鸡鸣山的中段深山之中,两人也不走正路,什么地方险峻就往什么地方钻,此刻正好到了一座高峰的顶上。

    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那女子跑得是越来越慢,终于在这里被林锋追上了。

    “何必苦苦相逼?”那女子站在一块青石板上,大腿上被子弹打了一个血洞,鲜血染红了裤管,顺着小腿流下来,将青石板都染红了半块。

    林锋看了她一眼,道:“你应该先止血,再留五分钟,你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十分钟之后,就会死亡。”

    女子嗤笑道:“你来不就是要杀我的吗?何必假惺惺?”

    林锋摇了摇头:“我不是来杀你的,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女子奇道。

    “你先止血!”林锋将身上的一个医疗包扔了过去。

    女子并没有拒绝,用包里的镊子,将嵌在大腿骨上的子弹头拔了出来,然后用酒精清洗了一下伤口,在用专用的缝合线做了一个简单的缝合,最后用绷带仔细的包扎起来。

    整个过程用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女子虽然皱着眉头操作,可是从始至终一声没吭,可见其对疼痛的忍耐力已经达到了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林锋倒是并没有感到意外,一个超一流高手,能做到这种程度,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女子终于处理好了伤口,抬头看了一眼林锋,也没有做起来,就那么坐在染血的大青石上,语气略带嘲讽的道:“早就听说狼牙是一个多情种子,风流成性,今天一见果然如此,连我这么一个庸脂俗粉,你都能看这么久,可见你要是看到美女会是什么样子了。”

    林锋笑着摇了摇头,并不介意女子语气中的尖酸刻薄,而是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刚才在会场的时候,你明明可以抹了我的脖子,后来为什么停了一下?”

    女子明显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自己做的那么隐蔽,居然还是被林锋发现了,但她并不打算承认:“没有啊,我只是不想和你这个疯子同归于尽。”

    林锋道:“不要骗我了,你明明是在我吐出妖刀刀气之前收的手。”

    女子道:“你不要自作多情,谁会对你手下留情?我们明明就是敌人。”

    林锋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的目光为什么总是躲开我?你在怕什么?还是说,你其实认识我?”

    女子明显有些惊慌,大声道:“你神经病啊,谁认识你啊,要杀就杀,姑奶奶我不怕死!”

    林锋道:“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把你脸上易容去掉,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可以吗?”

    “不行!”女子态度坚决的说道。

    “你逃不了!”林锋眯着眼睛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你……你不要过来,我……我给你看就是了。”女子知道今天真的逃不了了,心中暗道罢了,能死在他的手上,也算是一种解脱。

    她闭着眼睛,用手指在耳下方搓了搓,然后伸手捏住什么东西一撕,居然就撕下了一张面皮下来。

    “怎么会是你?”林锋看着面前俏媚的容颜,惊得目瞪口呆。

    巫寡妇、巫小月,或者说是潭雅,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自嘲的道:“你居然还能记得我,我不知道应该高兴呢,还是应该悲哀。”

    林锋这才想起,自己面前的可不仅仅是当初新兵时,理发店的小寡妇,她还是米国中情局的王牌特工潭雅。

    只是让林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也是一个超一流高手,而且还在代国出现。

    “我是该称呼你为小月呢?还是潭雅?”林锋问道。

    她笑了笑道:“我现在的名字叫林曼曼,你可以叫我曼曼!”

    “你不是米国中情局的特工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又为什么要刺杀联盟的高层?”林锋不解的问道。

    “这还不是拜你所赐!”说到这里,潭雅看着林锋的眼睛里便有了一些奇怪的感情,说不上恨,只能说是有点怨。

    “什么意思?”林锋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

    “当初,我策反了顾兵,拿到了你们军队部署的资料交给了盟军指挥部,然后他们依照这些部署制定了万无一失的计划。可是临了,发现反而中了你们的圈套,付出了及其惨重的代价,甚至可以说是主导代国战争的走向。你认为在犯了如此严重的错误之后,我这样一个小人物,还有可能继续为米国的中情局干下去吗?”潭雅幽怨的说道。

    她不给米国中情局干了,林锋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反对觉得是一个好消息,不过……

    “不给米国中情局干活是好事儿,但是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银多?”林锋又问道。

    潭雅道:“像我这样的人,从小就被训练成为特工,其他的事情也做不来。最关键的是,现在中情局还在全世界的找我,要把我抓回去清理门户,我当然要找些事情做,顺便借助这些组织来隐藏自身,确保自己不会被中情局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