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0章:庆功酒会起风波
    “他疯了吗?”即便林锋再淡定,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脸色也变了。陆定军这么做,是将他和龙狼小队以及36军逼到绝境了。

    反,是林锋和兄弟们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毕竟西南的兄弟都是曾经并肩战斗过了;不反,自己这些人就要被无情的镇压,一旦落到陆定军的手里,便绝对没有幸理。

    “他早就疯了,不然不会在dl安排人刺杀你,现在陆定军其实也是骑虎难下了,他已经惹恼了西南所有的民众,如果不逼你们造反,他就难以自圆其说。”董卿卿说道。

    “走,我们回去!”林锋再也坐不住了,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可能说的就是他现在的情况,他不想和陆定军正面对抗,但是对方并不给他回避的机会。

    陆小琪是林锋的逆鳞,张若素和特战队的兄弟们同样也是,在这种时候,他已经不可能在逃避了。

    鹰眼和爱莎并不知道西南发生的事情,这种绝密便是张若素和特战队的众人都还不知道,也只有董家手中掌握的强大情报网络,才能了解一些蛛丝马迹。

    所以听说林锋和董卿卿刚回来没几天,眼看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两人又要离开,自然有些不理解,不过他们的挽留并没有起到作用,林锋很严肃的告诉他们,自己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不可能再留在银多,让他们自己小心经营,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直接通过卫星电话联系。

    鹰眼和爱莎无奈之下,也只要同意林锋离开,只是让他们多留一晚,过了今晚的庆功会,明天再走也不迟。

    林锋询问了一下董卿卿,陆定军那边行动的时间安排,董卿卿点了点头,示意过了今晚再走不迟,陆定军的计划刚刚做出来,调动军队还需要三天左右的时间。

    于是他便答应了鹰眼和爱莎的请求,参加了晚上联盟举办的大型庆功宴。

    庆功宴上到联盟高层,下到每一个战士和人民,全都同时进行,只是形式却又有所不同。

    下层的战士和民众,便只是尽情的喝酒吃肉,大声唱歌、卖力跳舞;到了军方大佬、鹰眼、爱莎这个层次的人物,便在市政府的大会议室里开了一个简单的酒会,虽然不像政府上层人员那么奢靡,但是总体氛围要显得高雅得多。

    鹰眼、爱莎和与会的将军们都穿上了正经的礼服,和平时的样子大相径庭,尤其是爱莎,一头乌黑的天然卷发自然的飘在肩膀上,身上穿的是一件低胸的黑色礼服,将她发育良好的峰峦好不吝啬的展露出半壁的江山,其间自有美好幽深的风景,衬上那仿佛雕琢出来的容颜,让她成为了整个酒会的焦点。

    不过爱莎从酒会开始到结束,并没有和别人有过多的交流,她是联盟军事委员会的委员长,而且经过几次漂亮的战役,已经在军中拥有无上的威信,即便现在表现得高冷一些,联盟中那些自认为青年才俊的人也不敢表示任何不满。因为不论他们多年轻,多有才,和爱莎的成就比起来,也是萤火之于皓月,根本没有可比性。

    但是爱莎自己却明白,自己能在联盟军中有今天的地位和威信,离不开林锋和董卿卿对自己的帮助,所以整个酒会,她都是围绕在林锋身边,频频举杯示好。

    林锋和董卿卿依然还是那一身黑袍面具的装束,这样的装束在这样酒会中本就是很突兀的,于是他们二人就想找一个僻静的无人角落,参加完这最后一次的庆功酒会就连夜离开。

    哪里想到,爱莎却偏偏要始终和他呆在一起,这样以来,他们倒也变成了众人的焦点了。

    军方的人都知道这两个面具人是爱莎身边极为重要的幕僚,很多战斗任务都是由这两个人代为下达,可以说的她的心腹,所以并没有感到奇怪和不满。

    但是随着联盟的逐渐稳定,政界的一些有才华的年轻人也渐渐的冒了出来,其中有些人自我感觉十分良好,看到爱莎如此年轻貌美之后,便起了心思。

    虽然因为爱莎的身份太为尊贵,用强他们是不敢的,但是献殷勤的事情却是没少做,只是大都是吃了闭门羹的。

    现在看到爱莎居然对一个在庆功酒会如此正规的场合还藏头露尾待面具的家伙青睐有加,这些人的心中自然便不平衡了起来。

    “青木兄,我可是知道你追求爱莎小姐有一段时间了,进展如何呀?”一个长相俊朗的青年,对另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问道。

    “唉,铭泰兄,实不相瞒,我是铩羽而归啊!”被称为青木的身材高大青年叹了口气说道:“只是不知道铭泰兄的追求,结果如何啊?”

    俊朗青年也是面露不甘道:“别提了,爱莎小姐依然拒人于千里之外啊!”

    “那可不一定,你看爱莎小姐和那个猥琐的面具人,居然聊天聊得那么高兴。”青木有些不满的说道。

    铭泰也符和道:“是啊,这爱莎小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不和我们这样的青年才俊亲近,却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怪人纠缠不清,真的让人气愤啊!”

    青木性子要强硬一些,一听铭泰这话,便站了起来,冷声道:“爱莎小姐喜欢和谁亲近是她的自由,但是至少要让我们知道,我们是输给了一个什么样的货色。”

    铭泰心中一喜,口中却是撺掇道:“青木兄说得对啊,若兄台今天上前揭开那个面具男人的面具,痛斥他对爱莎小姐和对整个酒会的不尊重,必然是会在爱莎小姐的眼中留下一个极好的映像啊!”

    “理当如此!”那青木被铭泰说的心花怒放,立刻便大步的向着林锋和爱莎走了过去。

    林锋正在和爱莎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说着当初在学校里的一些趣事,逗得爱莎笑得前仰后合,心中不由感叹爱莎的笑点太低,不要太好哄,心中暗暗为鹰眼挡心,摊上这么一个单纯天真的妹子,怕是要操碎了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