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13章:训练伤亡很正常
    到了夜晚,所有人都揉着自己的酸痛的肌肉怨声载道,这个时候,已经不适宜在安排高强度的训练了,所以晚上安排的,是鹰眼亲自给他们上的思想政治课。

    累了一天的人,是最容易被洗脑的,鹰眼这段时间演讲的次数多了,说话的感染力比以前更强,一晚上讲下来,基本上就将这些累懵逼了的战士们给忽悠得嗷嗷叫,训练热情空前高涨。

    不过高涨也没有用了,他们必须得休息了,不然不用打战了,练也能将他们给练残了。

    以前集训队的军官们,便觉得训练十分的辛苦,集训队不是人呆的地儿。可是自从特战队的准军官们过来之后,他们顿时便觉得自己的训练简直就是天堂,看看特战队军官们的样子吧,恐怕明天没几个人能再爬起来。

    他们的猜测,果然还是有些道理的,第二天一早,在刺耳的鸣哨声中,特战队的军官们昨天被鹰眼鼓动起来的战斗热情还没有减弱,可是当他们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双腿双手都在发抖,想要利索的站起来都难。

    于是,第二天特战队军官的集合,整整花了十分钟时间,才算是真正的完成了。

    努哈的脸色沉得像锅底,因为他看到了一旁委员长爱莎脸上的失望之色,自己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青云直上的机会,可不能这么浪费掉了。

    “看看,看看,看看你们像什么样子,一天的训练,就把你们训的连床都起不来了吗?就你们这熊样,怎么能杀敌立功,我革命事业鞠躬尽瘁?所有人都有,绕着学院外围跑三圈!”努哈黑着脸说道。

    “啊!”众将士发出了一阵惊呼声,学院的面积可不小,外围一圈就是将近两公里,三圈正好是五公里,昨天他们就已经跑过了,倒是不算吃力,可是今天……他们现在可是连走路都有困难的。

    “怎么了?跑不了?”努哈怪眼一翻道:“不想跑的也可以,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自己回原来部队去吧!向右转,跑步走!”

    他这么一说,可没有人再敢说话,现在的待遇可是以前的十倍,而且都是军官了,以前他们只是普通的大头兵,能有口饭吃就错了,当了军官可是有工资领的,以后战争结束了,就有钱娶老婆了。

    对于男人而言,对于这些以前连饭都吃不饱的男人来说,能有一个家,能结婚取老婆,那就是人生最大的目标了,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哪怕是累死在训练场上,他们也要坚持。

    所以没有一个人再吭声,全都咬着牙,迈着酸痛麻木的腿,跟在努哈的身后跑了起来。

    努哈也知道今天和昨天不同,跑的速度要慢了很多,给了这些人一些适应的时间。

    过了一会儿,等这些人酸痛的腿脚渐渐的活动开了,他才又慢慢的加快速度。

    林锋和爱莎全程观看了特战队未来军官们的集训,爱莎感到有些不忍,小声道:“是不是有点太残酷了,这样的训练强度,我以前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林锋淡然一笑:“不经过烈火的淬炼,怎么能够成为百炼的的精钢?其实他们的表现,让我很是惊讶,居然没有一个人因为训练而放弃,也没有一个人身体出现承受不了的情况,难得啊!”

    爱莎眉头微皱道:“身体承受不了,什么意思?”

    林锋道:“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确实,很快爱莎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第二天的第一次训练还没有结束,就有人口吐血沫倒地了,医疗小组的医生说这人肺部出血,就算能救活,也无法再参加高强度的训练了。

    中午的时候,又有人在体能训练的时候骨折,再次被淘汰出局。

    下午的事件最为严重,一位学员心脏骤停,经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有了这三个例子,一些坚持不下去,觉得自己无法继续的人,终于提出了离队的申请,前途虽然重要,但要是为了前途把小命丢了,那还是将前途放到一边去为好。

    好在递交离队申请的人并不算太多,一共也没有超过一百人,集训队依然还是有900多人。

    晚上,鹰眼照例来给集训队的队员们上思想教育课,用林锋的话来说,就是一支部队如果想要拥有强大的战斗力,就必须拥有坚定的信仰,说白了,就是需要不断的洗脑。

    现在鹰眼给他们上课,所有人都必须认真的做笔记,将来他们手下的兵,就要他们自己去上课了。

    学员们在上课的时候,爱莎却是极为少见的将林锋叫到了自己的房间,不过看她阴沉的脸色,应该没有什么香艳的好事。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学员因为训练而死亡?”爱莎冷声问道。

    “我又不是神仙,哪能什么都知道呢?”林锋摊了摊手,摆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不要跟我打马虎眼,早晨你说的‘身体承受不了’,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早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出现?”爱莎追问道。

    “没错,高强度的训练,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出现,训练的时候,出现部分伤亡,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你们银多人口那么多,还怕死去这么一个两个么?”林锋淡淡的说道,并没有任何愧疚的感觉。

    “你……”爱莎眼睛要喷火一般,突然冲到林锋的面前,一巴掌朝他的脸上扇了过去。

    不过她的速度在林锋看来和虫子爬也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很轻松的就将她的手捏住了。

    “小妞,我脸上的面具可是很硬的,你就不怕伤了你的手?”林锋戏谑的说道。

    爱莎根本没有理会他说的话,厉声道:“你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就因为你不是银多人,就无视我们银多人的死亡,你还有没有人性?”

    林锋道:“我对你们银多人的死亡确实没什么感觉,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即便是在和平时期,龙国的军队中,每年因为训练而死亡的也大有人在,你们才死这么几个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