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99章:民主联盟的埋伏
    除了报晓城之外,其他四座遭到银多政府军攻击的城市,也同样遭遇了惨败,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无座城市相继失守,人民民主联盟的军事力量自成立以来,第一次遭遇了重大的挫折。

    乔布上将在接受随军记者采访的时候,提出了半个月平定南方叛乱,曾经被风拉承认的人民民主联盟战士,正式的成为了银多叛军。

    当记者们问及为何人民民主联盟面对龙国人时战无不胜,但是在面对政府军时为何会如此不堪一击时,乔布上将甚至说出了龙国人从未和我正面交战过,我认为他们的战斗力不过如此,这样的言论。

    虽然有些狂妄,甚至让曾经在龙国人手中吃过大亏的那些将领们脸上无光,但是人家在战争中获得了胜利,有足够的狂傲的资格,不服也不行。

    占领了无座城市之后,乔布并没有立刻向下一个目标进发,而是开始在城市中清理人民民主联盟的残余势力,与坚守在城市中的民兵进行了激烈的巷战,将没来得及撤退的联盟任命的官员,全都抓到了大牢里。

    为了完成这些工作,他整整耽误了一天时间,更是在巷战中损失了近一万优秀的战士,但是联盟的民兵却被屠杀了近五万。

    联盟宣传部门将乔布军的残暴行径通报了全体联盟治下的军队和平民,引起了极大的怒火和恐慌,不少城市里已经有人开始逃往更后方的城市,他们只希望联盟的军队能够阻止邪恶的乔布军队接下来的进攻。

    耽误了一天时间的乔布军,第二天一早再次上路,很快就出现在了联盟第二道防线的面前。

    有了一天的缓冲时间,联盟的第二道防线要比第一道防线结实得多,所以第二天的战斗也更加的激烈起来,和第一天的不痛不痒相比,第二天的战斗中,银多政府军也开始有了重大的伤亡,鏖战了4个多小时,牺牲了大约十万人,他们才将死守的联盟战士全部击溃,再次占领了五座城市。

    至此,联盟手中便只剩下,班固、明渠和拉古里城三座靠近拉古里山的城市,根据侦查兵的报告,联盟剩下的不到20万残军,便龟缩在这三座城市中,企图进行最后的顽抗。

    不过乔布军第二天占领的无座城市,却是完完全全的空城,别说物资了,就连人员都机会被全部撤离了,除了无法离开的老弱病残,所有的能工作的年轻人,都撤退到了联盟最后剩下的三座城市里。

    乔布对这种情况感到十分的愤怒,风拉的心中却是隐隐有些不安,大部分的老百姓居然愿意跟着联盟一起撤退,至少说明,这个人民民主联盟其实是很得人心的,尤其是他们曾经占领区的人民。

    第三天,乔布将手中剩下的85万大军兵分三路,每路二十多万,开始缓缓的朝着联盟手中最后三座城市压了过去。

    因为最后三座城市已经靠近山区,地形开始有些起伏不平,地面上的林地也渐渐的多了起来,即便距离拉古里城只有50公里的三青镇,依然还是无法看到城市的影子,因为茂密的树林挡住了乔布军的视线。

    树林中,鹰眼亲自带领部队,手下五大将领,以及所有的四十多万联盟军队,全部埋伏其中一条公路的两侧,公路的一个拐弯处,几辆重型卡车横在那里,将公路完全堵死。

    乔布军被几辆大卡车拦住了去路,立刻就有人,整支部队只好停了下来。

    乔布在中军听到前面传来的信息,再看看四周安静得有些过分的树林,顿时浑身一个激灵,立刻大声喊道:“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敌人可能有埋伏。”

    他的命令还没有来得及有通信兵下达下去,已经有无数的炮弹落在了他的头顶。

    “轰!轰!轰……”狭窄的公路,被数千枚炮弹炸了个千疮百孔,乔布军没想到被他们数次击溃的敌人居然会在这里设伏,更没有想到对方的火力会如此之猛。

    他们的炮兵部队甚至没来得及开炮反击,便被对方彻底的击溃,人员死伤惨重的同时,重型火炮和高机动装备更是地方炮兵的首要打击目标,只是一轮轰炸,便给乔布军带来了近两万兵员的损失,尤其是炮兵和装甲部队,损失得尤其惨重,几乎十去其七。

    便是乔布自己的座驾,也被一枚炮弹打成碎片,好在他见机得早,在遭遇炮击的第一时间就逃到了道路两边爬在草丛中,否则便已经在这轮炮击中丧生了。

    一轮炮击刚刚结束,乔布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树林中就响起了冲锋号和喊杀声,无数联盟战士如同出笼的猛虎一般,一改之前一旦阵地失守,立刻就溃逃的怂样,对着慌乱中的乔布军发起了猛烈的冲锋。

    本来他们藏身的地方就近,乔布军又被一轮密集的炮轰打的晕头转向,根本就没来的及构筑防线,就被这些如狼似虎的联盟战士冲到了近前,彻底陷入了白刃战。

    乔布将军已经60多岁的年纪,哪里还能跟年轻人拼刺刀,在几名亲卫的拼死保护之下突出重围,便慌忙从树林中徒步逃了出去,再也顾不上收拢自己的部队了。

    战不多时,乔布军的战士已经死伤大半,每一个人的身边几乎都有两三个敌人环伺,如果不是联盟战士看到胜局已定,不愿意再拼命徒增伤亡,这些人恐怕都已经被刺死在当场了。

    突然,一个粗豪的大嗓门在战场中间响了起来:“我是银多人民民主联盟的主席鹰眼,你们的指挥官乔布上将已经逃走了,现在放下你们的武器,我保证不伤害你们的生命,都是银多穷苦大众的子弟,我们不应该自相残杀,我们的敌人是骑在我们头上的统治阶级。我们应该携手起来,推翻压在我们头上的大山,让我们的人民翻身做主人,再也不接受统治阶级的压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