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8章:陆地雄师海中吼
    张若素站着笔挺的军姿,板着脸眯着眼,看着远方的航母编队,眼前却似乎出现了一个玩世不恭,天不怕地不怕的影子。

    曾经的一幕幕,如同放电影一般的在她的脑海中滚动,如果我不是张家的人,或许故事会有一个更好的结局。

    张若素暗暗的想着,眼中突然绽放出一缕精芒,你虽弃我而去,但我在知道了一切之后却并不恨你,现在你死了,我依然愿意随你而去,就算跟到阴司地府,也要把话给你说清楚:我张若素喜欢你,不会因为我们的身份改变,也不会因为你和张家的仇恨而改变。

    就算你你弃我、伤亡、恨我,我依然爱你、恋你、念你……可惜的是,本来准备要为你报仇的,现在却不得不先殉国了,也算是……我的另一种殉情方式吧!

    心碎了才懂,殉情不是古老的传言……

    张若素的心中其实已经萌生了死志,在这生死的关头,才能真正直面自己的内心,恩怨、仇恨、怨怼、嫉妒……最后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被心中爱洗刷干净。

    她的决定是殉国也是殉情,她毫不畏惧的向着死亡驶去,运输舰的周遭被炮弹炸起无数水柱,仿佛整个大海都沸腾了起来,运气不好之前中过弹的运输舰,终于承受不了持续的打击,开始缓缓的向着海底沉去。

    张若素义无反顾,抱着必死之心,命令自己属下的三十多艘运输舰,如飞蛾扑火,似螳臂挡车,向着地方的航母编队扑去。

    敌方没有料到龙国的运输舰见到自己之后居然没有第一时间逃跑,因为双方的相向行驶,而且都将速度拉到了最快,双方接近的速度太过迅速,运输舰居然真的有三分之二的舰只冲到了距离航母编队1000米,己方主炮的射程之内。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东南的水手船员们也都被激起了血性,看着近在咫尺的敌人军舰,各运输舰的舰长,脸红脖子粗的吼出了进攻的命令。

    “轰!轰!轰!”侥幸冲过了敌人第一波打击的二十多艘运输舰,终于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虽然微弱、虽然黯哑,却更显铁血,因为它们发出的,是决死的攻击。

    运输舰的攻击,是如此的悲壮而且惨烈,但是效果并不如万千官兵希望的那般,能对敌人造成一定的打击,运输舰上的官兵,战斗技能毕竟要差了一点,只有寥寥的几炮打在敌人的军舰上,却是无关痛痒,连烟火都冒得不是那么浓,很快被敌舰扑灭了。

    “继续打,不要停!”张若素冷静的命令道,这种情况她早有预料,并没有感到愤怒和绝望,只是让它们继续攻击。

    运输舰的火炮还在不停的发射着,不知疲倦,不作缓冲,任由炮管满满的变红,不把船上的弹药打完,他们绝不手工。

    突然,在独立师运输舰的后方,响起了一阵密集的火炮发射声,这声音张若素很熟悉,有山炮、迫击炮、榴弹炮、集束火箭炮……这是独立师炮兵团无差别覆盖轰炸时,发出的声音。

    张若素的身形一僵,陡然转身,就看到在自己旗舰后方,不到500米处,一艘运输舰正在缓缓下沉,舰艇的甲板上,摆满了各式火炮。

    本来,陆基火炮是严禁在舰艇上使用的,它们的后座力会对舰艇造成不可逆的伤害,甚至可能让舰艇直接在大海中解体。但是在这个时候,炮兵团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与其和自己的大炮弹药一起沉入海底,还不如拼死在船上架炮,打死一个算一个,打死两个赚一个。

    这艘运输舰本就已经被击穿了船底,在缓缓的下沉,现在最上面的甲板,距离海面只有10米的高度,虽是可能沉没。

    甲板之上百炮齐鸣,巨大的反震之力,让运输舰瞬间下沉了一米。

    炮兵团的团长就在这艘运输舰上,他眉都没有皱一下,继续下令道:“装弹、调整射击角度,30秒后,进行第二波齐射!”

    30秒的调整时间,对于炮兵来说太少了,但是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耽搁,因为运输舰还在往下沉,想要多打几轮,就要加快调整和装弹的速度。

    独立师不愧是西南精锐中精锐,即便是在并不熟悉的海上,他们依然在要求的时间内完成了装弹和调整射击角度,30秒时间一到,便在团长嘶哑的喊话声里,拉动了火炮发射的引线。

    “轰轰轰……”又是一波密集的炮火飞向敌人的航母编队,而他们所在的运输舰,再次骤然下沉。

    炮兵团长和他的第一营,一共完成了五轮射击,他们乘坐的运输舰终于难堪重负,甲板已经下降到了海平面之下,炮兵团第一营再也不可能完成下一轮射击。

    “敬礼!”团长大吼了一声,无视已经涌到了身边的海浪,带领着第一营的所有官兵向着旗舰的方向敬了一个无比庄严的军礼。

    张若素再是心如铁石,此刻也有热泪流下,她陡然站得笔直,向着即将被大海吞噬,站到了最后一刻的战士们,敬了最后一个军礼。

    炮兵第一营的五轮炮击,并不是没有起到作用,敌方航母编队的一艘巡洋舰,猝不及防之下,被打中了无数颗炮弹,前后甲板都被击穿,也已经开始了下沉。

    “团长!”眼看着第一营和团长沉没在了大海之上,离他们不远的第二营、第三营同时发出了一声悲呼,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下达了命令:“架炮!”

    “营长同志,根据战场条例,陆基火炮是严禁在运输舰上发射的。”二营所在运输舰的舰长,十分严肃的说道。

    “都特么什么时候?还管那些条例?炮弹打完我们就赚了,打不完,最后也是要沉入海底,难道你以为我们还能走得了?”二营长大声吼道。

    舰长不知道是被他说的道理打动,还是被他血红的眼珠子吓到了,再也没有说反对的话算是默认了。

    三营所在的船上,大约也经历了差不多的对话,然后两艘运输舰再次发出震耳欲聋的火炮发射声,密集的炮火再次飞向航母编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