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7章:对投降主义说NO
    就在38、39两军手忙脚乱的调头,独立师却突然停止了调头撤离的行动,张若素突然意识到,如果大家一窝蜂的逃走,很可能一个都走不了。

    因为无论是速度还是火力,运输舰队和航母编队都没有任何的可比性,一味的逃谁也逃不了,必须有人留下来断后,独立师本来在前面,现在调头撤退,他们就变成了拖后的部队,必须承担起了断后的责任。

    张若素毅然下令自己的部队停止调头,反而命部下的近20艘运输舰,向着敌人的航母舰队冲了过去。

    “若素,你在干什么?”贺明在通信器中大声的喝问道。

    “老师长,我们要是都撤的话,可能谁都走不了,必须有人留下来断后。”张若素冷静的说道。

    贺明立刻道:“就算断后,也论不到你来断,你还年轻,快带着你的人撤退,断后的事情就交给老头子我来。”

    张若素道:“老师长,来不及了,敌人已经开始进攻,我已经走不了了,你们要是也不走,独立师就白白牺牲了。”

    “若素,你……”贺明知道张若素说的是事实,心中不由万分懊悔,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带着三十九军冲到前面,现在这种情况,他也只能红着眼睛看着远处敌人冲在最前面的驱逐舰开始开火,去,航母上的机群也像黄蜂一般的起飞了,颇有遮天蔽日之势。

    “轰!轰!轰!……”只是一轮炮击,独立师的三十多艘运输舰就有三艘中弹,冒出滚滚的浓烟,船只的速度也骤然减慢,也不知有没有受到致命的打击,会不会沉入海底。

    张若素的旗舰侥幸没有中弹,她站在船长室,一边听着下面传来的船只受损情况,一边命令所有船只不用在节约燃料,所有引擎功率开到最大,全速冲向敌人的战舰。

    虽然是运输舰,但是毕竟也属于战舰一类,防御力量多少还是有一点的,只是运输舰上的主炮射程要比常规战舰近得多,要想对敌人进行攻击,只能先承受几轮敌人的炮击,才有还击的可能。

    “张师长,我们不能再冲了,再冲我们会全军覆灭的!”这艘运输舰的舰长是东南的军人,天生就没有西南人悍不畏死的特性。

    张若素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们往回走,就能跑过敌人的航母编队?还是你认为我们的船能快过敌人的舰载机?”

    舰长苦着脸道:“至少,我们逃的话,还有一线生还的希望,要是和航母舰队打,那就是送死。”

    张若素道:“身为军人,死有什么可怕的?我们的死如果能给战友们带去生的希望,死有何憾?相反,我们要是毫不抵抗的逃走,死了,也没有任何的价值!”

    “对不起,张师长,我是东南的军人,我拒绝执行你的命令,我要带领我的船投降,我不想死!”那个舰长大声的说道。

    舰长说话的时候,所有在场的船员水手,都望向了张若素,目光里的意思不言而喻,我们都不想死,我们要投降。

    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苗头,一个控制不好,就有可能引起整艘船上所有船员水手的哗变。

    经历过援代战争磨砺的张若素,早已经不是心慈手软的新人指挥官,她知道面对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快速的做出反应。

    简单直接,干脆利落,张若素毫不迟疑的拔出手枪,对着舰长的脑袋便是一枪。

    “砰!”的响声过后,舰长“哼”都没有哼一声,便直挺挺的倒在了甲板之上,半边脑袋不翼而飞,剩下的半边脸上,满是惊骇莫名和难以置信之色,突如其来的死亡将这些表情永远的烙印在他的脸上。

    所有的船员们脸上出现了和船长尸体脸上同样的表情,区别在于这表情的完整性和生动性是船长的尸体无法可比的。

    完整是因为他们将这个表情全部做完了,不像船长的戛然而止;生动是因为它们还会生出新的变化,比如说现在。

    “临阵畏敌,动摇军心,不杀不足以正军法!”张若素冷然说道,目光扫视了一圈,问道:“还有没有人跟他想法一样的?”

    没有人吭声,因为没有人想象他们的舰长那样,身首分家,他们已经见识了张若素的雷霆手段,绝不希望那些手段会运用到自己的身上。

    直到张若素的目光落在一个年轻的中尉身上,这人是这艘船的大副,船长懂的他都懂,平时指挥船只航行都是他下达的各项繁复的指令,只要这个人听她的,她就能完全的控制这一艘运输舰。

    接触到张若素凌厉的目光,年轻中尉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他无法理解,面前这位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女上校,一个比一般的一线女明星还要漂亮的美女师长,为什么身上会有这么浓重的杀意。不流露出来则已,一但流露出来之后,仿佛身边有万倾血海之水环绕,令人不寒而栗。

    “大副,你的选择和舰长不一样,是吗?”张若素的语气无悲无喜,绝对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但是年轻的大副却感觉到了无比强烈的威胁感。

    “是……是的,张师长,我坚决执行您的命令,与敌人决一死战!”年轻大副立正回答,绝不敢违逆她的意思。

    “很好,你没有让我失望!现在全速靠近敌人舰队,一旦进入射程,就打开所有的火力系统,不间断进行攻击。”张若素板着脸说道,即便是勉励的话,依然冷硬得让人心惊肉跳。

    “张师长,如果我们不考虑武器系统的可持续性,在几轮攻击之后,我们的武器系统很可能会陷入瘫痪。”年轻大副小心的提醒道,这是所有海军战士都明白的道理,武器系统需要时间冷却,如果超负荷发射,必然会造成整个系统的瘫痪。

    张若素看了看前方航母编队,以及耳边传来的“轰!轰!……”爆炸声,无比淡然的说道:“如果能将我们的武器系统打到瘫痪,我们就已经很幸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