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89章:卿本佳人奈何为
    微风轻拂微卷的长发,于是发丝扬起几缕从董卿卿的面上拂过,风停了便从鼻端滑下,经过那鲜艳的红唇,最终落在鲜艳的红衣上和其他的发丝整齐的排在一处。风再起时,那些或许是因为质轻的几缕发丝有再次扬起,重复着之前的动作,平添了董卿卿的皎然靓丽。

    然而这是在军旅中,林锋或许是觉得自家的参谋长站在战车上如此卖弄风情,是一件极为丢脸的事情,于是几步走了上去,将自己的迷彩服脱下,便披在了董卿卿的身上,语气颇为愠怒的道:“怎么穿成这样出去了,传出去影响多不好?”

    董卿卿见他给自己披衣服,还以为他是担心自己着凉,心中正自温暖,哪里想到等来的却是这话,顿时大怒,一把就将林锋的衣服给丢到了地上。

    “怎么就影响不好了?我今天是以龙宫集团董事的身份去交货,难道还要穿这军服过去不成?迂腐、矫情、不知所谓!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我的作装?”

    董卿卿的发泄,自然不仅仅是因为林锋今天的话,而是到了独立旅以来,不断受到委屈和伤害的集中爆发。

    她曾经以为自己不过是追星族,和以往每次追星都是一样的,只是一种刻意放纵自己的感情寄托,而不是真的爱这个别人的男人。

    但事实却并不是这样,林锋这个人,乍一看平凡无奇,再看依然普通,可是女人和他相处的久了,自然而然便会为他的特殊气质作迷,即便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这种气质如山伟岸、如海辽阔、如云高远、如风凛冽,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越是聪慧、成功的女人,越能发现他得好。

    董卿卿无疑是极聪慧的,于是便也陷得极深,压抑已久的情绪,已经爆发,便是不能惊天,也足以动地。

    董卿卿悍然反呛了林锋之后,林锋还没来得及生气,她自己反而掩着面,埋头抽泣起来,连日来的千般委屈一齐涌上了心头,于是梨花便带上了雨,可见落英渐缤纷。

    陆小琪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意味,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有些同情起这个应该是自己“敌人”的女人,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于是她决定主动出击,决不能坐以待毙,于是她走上前去,狠狠的瞪了林锋一眼之后,扶着董卿卿到了机场的一间休息室。

    独立旅的高层都目光古怪的看着林锋,其中颇有促狭之意,于是林锋觉得越发尴尬,挥了挥手道:“没事儿了啊,都散了吧!”

    然后他走到韩冰的面前道:“韩师长,欢迎来到飞洲,今天晚上我们就举行一场富有飞洲特色的篝火晚会,欢迎你的到来。”

    韩冰戏谑的一笑,瞟了一眼那间已经关上了门的休息室:“还是先把你家后院的火灭了再说吧!”

    董卿卿和陆小琪进了休息室,便停住了抽泣,接过陆小琪递过来的纸巾,说了声“谢谢”之后,便很是认真的拿起小镜子,开始擦拭脸上的泪痕。

    等她擦好了,陆小琪才淡淡的说道:“演技很高明,我给你打一百分!”

    “你什么意思?”董卿卿冷声问道,语气如同小剑,极为犀利。

    “我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吗?林锋是我的男人,就算你再怎么装可怜博同情,他依然还只能是我的男人。”陆小琪说道。

    “你这是在向我示威吗?”董卿卿问。

    “你可以这么理解!”陆小琪答。

    “其实你的感觉是对的。”董卿卿突然说道,语气中颇多无奈。

    “什么?”陆小琪不解。

    “我爱上了你的男人,没有理由,不问原因,我……该怎么办?”董卿卿无力的问道。

    “我们好像不是朋友,你的这个问题更不应该问我!”陆小琪生气的说道。

    实际上,她却并不如何生气,只是她觉得她这个时候是应该生气的,任何一个女人在知道另一个女人在觊觎自己男人的时候,都应该生气。

    “抱歉,我无法控制我自己!”董卿卿的道歉很真诚,按道理来说,如此真诚的道歉,是应该得到谅解的,可是这事儿能得到谅解吗?就想是当初蕾娜做出的事情,不论她做出怎样的道歉,陆小琪也是绝对不会谅解的。当然,人家蕾娜更本就不需要她的谅解,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需要吗?

    “你这是在向我宣战吗?”陆小琪冷冷的问道。

    “注定要输的战争,宣之何用?”董卿卿颇为感慨。

    “既然如此,何必要战!”陆小琪道。

    “我说过,我控制不了我自己!”董卿卿道。

    房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许久之后,董卿卿开口道:“我一直不明白一件事情,林锋究竟喜欢你哪一点?论智慧,你比不上我和蕾娜;论美貌,你比不上黎菲和叶舞之;论温柔听话,你比不上傅雪……”

    “不要说了,我承认你谁的都是正确的,可是你不觉得在我的面前说这些,有些不礼貌吗?”陆小琪打断了董卿卿的话:“你想要知道为什么,那我告诉你答案,其实不为什么,只因为林锋是一个真正专情的人,他和我说过:‘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当我们在一起之后,便注定一辈子在一起,因为我绝对不会离开他,那么他就绝对不会抛弃我,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我明白了!”董卿卿叹了一口气,看着化妆镜中,自己哭花了妆的脸,幽然说道:“卿本佳人,奈何为寇!”

    “真要一条路走到黑?”陆小琪不解问道。

    “曾经沧海难为水。”

    “我同情你,但不会可怜你,更不会让着你!”

    “我知道!”

    “再见!”

    “再见!”

    陆小琪离开了休息室,董卿卿继续在里面补妆,她的妆花了没法出去见人。

    陆小琪的心有点慌,她有点害怕,害怕董卿卿的这种坦诚,她可以毫无心理障碍的和背后使坏的女人战斗,却不能冷血无情的伤害一个自己往刀子上撞的可怜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