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7章:布金愤怒的质问
    一波突袭,熊**队减员一千五百多人,赫晓鲁夫在暴跳如雷的同时,心中也感到了一丝寒意,加上后来加入的阿法部队,他带来牙古的有近一万的部队,可是短短两天时间,自己手下就只剩下3500多人,足足减员了三分之二。

    “外围加强守卫,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不要再给龙国人任何机会,攻打牙古矿山的事情,等第一师来了再说。”赫晓鲁夫沉声下达着命令,他现在可不想什么功劳会不会被别人分走的问题了,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的部队能不能坚持到第一师的到来。

    下达了命令之后,赫晓鲁夫又通过卫星电话和国内取得了联系,消息很快传到了熊国总统布金的耳中。

    “啪!”布金褐色的眼睛发出野兽一般的光芒,双掌大声的拍在了桌子上:“龙国这是要和我们开战?立刻联系龙国,我要和他们的最高首脑对话!”

    尽管还是凌晨时分,但是对于熊国总统的通话要求,龙国政府还是没有拒绝,直接接通了首脑的内部电话。

    龙国现任首脑姓齐,名叫齐剑声,虽然是龙国明义上的首脑,但却绝对不是最有权势的人,说的话也只能在政治了经济上起到一些作用,但是在军事上,他仅有发言权没有指挥权,甚至还没有五大军区的司令员说话有用。

    没有权力的人,说话便自然软弱,在布金咄咄逼人的质问下,齐建生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道:“布金先生,我想您一定搞错了,我们龙国的军队绝对不会无故攻击贵方部队的,你这么说可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吗?当然有,你接受一下视频文件,我让你看证据,我希望你能在一个小时之内,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北方巨熊的愤怒!”布金大声的怒吼道。

    很快,牙古矿山前的战斗视频,和牙古城中无数死去的熊国战士照片,以及那身中无数颗子弹牺牲的龙国战士的照片,通过龙国安全部门的甄别之后,被传到了齐建生的安全电脑上。

    齐建生看着视频和图片,脸色吓得煞白,立刻打电话叫来自己的军事顾问,询问他龙国派往乌达的维和部队是哪一支。

    “是西南军区,三十九集团军,独立旅!”这样的大事,军事顾问不用查就能回答上来。

    “他们既然是维和部队,为什么一到飞洲就和熊国对上了?他们的指挥官是什么人?立刻让他回国,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齐建生怒声说道。

    “恐怕不行,您要是真的要审判他,我怕部队会哗变,民众也接受不了,最后下台的反而可能是首脑您自己。”法律顾问十分认真的说道。

    齐建生觉得他说得十分的荒谬,怒极反笑道:“周顾问,您是不是老糊涂了?我,是龙国的首脑,他是什么人,难道是五大军区的司令?就算是五大军区的司令,在级别上也没有我高,我凭什么怕他?”

    周顾问同情的看了齐建生一眼,道:“他在军中的影响力,除了董老爷子之外,没有人可以比!”

    “不要卖关子了,究竟是谁?”齐建生不耐烦的问道。

    周顾问沉声说道:“龙狼小队,狼牙,林锋!”

    “嘶!”齐建生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会是他?龙狼小队不只是一个三十人不到的特战小队吗?”

    周顾问道:“林锋在援代战争中立了那么大的功劳,又是周鼎文的孙女婿,怎么可能一直当那个小队长,他现在是三十九军独立旅的旅长,而他原来那般队员,也都成了独立旅的高级军官。”

    齐建生来回踱了两步,喃喃自语道:“如果是这个人,那还真麻烦了,不说龙国无数的民众,便是董老和周鼎文也绝对不会让我动他,可是,熊国那边要怎么交代呢?”

    周顾问小声建议道:“首脑,您为什么不直接将这个问题抛给董老和周鼎文,看看他们会怎么应对!”

    齐建生想了想道:“董老现在已经退休了,还是不要打扰他,我找周鼎文问问!”

    首脑的电话,老爷子自然不好不接,而且最近几天他也没有睡好,一直在关注着中枢关于增兵飞洲的事情,同时为远在万里之外独立旅感到担心,如果早知道他们的对手是熊国的部队,老爷子肯定会把独立师也一起派过去,才不会理会关于维和部队数量上限的问题。

    接到齐建生的抱怨和他传过来的视频,老爷子冷笑一声道:“你就不会问问布金,他们的部队占领我们的矿山是什么意思?不问问他调集两个师的兵力,气势汹汹的向我们的矿山挺进,意欲何为?”

    齐建生道:“占领我们的矿山是他们不对,但是我们可以慢慢谈嘛,哪里用得着上去就打?这不符合我们坚持和平强国的国策!而且,他们的第二师只是向牙古城正常调动,是我们向他们主动发起的进攻,是我们理亏!”

    老爷子终于忍不住骂道:“你特么是傻x么?谈?我们的雕岛、南海诸岛、西南争议边界,谈了多少年了,现在不还是在人家的手中?这次是珍贵的‘’元素矿矿山,总储量本就不多,都不用一年,你只要谈上三个月,矿就被人采空了,要回来有什么用?敌人一万大军压境,我们不主动迎击,等着别人把我的部队消灭了,再去国际上哭诉,有用吗?……”

    老爷子歇了口气,继续道:“……布金问,你就告诉他,想要我们不打他们,就离我们的矿山远一点,他以任何借口接近我们的矿山五百里以内,我们就认为是对我们威胁,肯定会予以军事打击。他想要开战,那就开战,老茂家镇守东北这么多年,早就想找他们干一战了。”

    “你你你……”齐建生气得不轻,不过终于还是没有胆量和老爷子对骂:“……怎么能怎么说呢?我们刚刚打完援代战争,整个国家的元气都受到了不小的波及,我们的经济体系,已经不能允许我们再打一次大战了。如果熊国真的像我们宣战,东北军区或许真的能扛住,可是钱呢?打战用的钱谁来出?”

    老爷子骂了一通,气也出得差不多了,悠然道:“钱的事情当然由你来想办法,我们西南刚经历大战,可拿不出钱!”

    说完老爷子直接把电话挂了,齐建生气的大骂道:“你们就算是不经历大战,能拿多少钱?西南穷鬼!”

    他说的虽然不好听,但却是实话,龙国最穷的是西北,其次西南,他们能自给自足就不错了,想要在他们手中拿到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了想,齐建生还是不敢真的将西南军区司令的话转述给布金,而是接通了董老的电话,询问他的意见。

    听完齐建生的讲述,董老爷子打了个哈欠,淡淡的道:“就这么点小事儿吗?有什么好紧张的,别看布金敢跟你凶,那是因为你太弱了。他们都是纸老虎,你怕他他就凶,随便一个指头捅过去,他们就倒了。你就照小陆的原话说,顺便帮我给布金带个话,要打就打,打战这事儿,我们龙国就没怕过谁!”

    齐建生挂了电话,一屁股坐在了沙发里,双目无神的盯着前方,难道,难道在我的手中,又要发动一场战争吗?这次战争和援代战争不同,完全是可以避免的呀!

    “首脑,熊国的规定的时间要到了,要不要给他们一个回复?”周顾问小心翼翼的问道。

    “回复个屁!我就不回复了,看他能怎么的?”齐建生难得的骂了一句脏话,也难得的硬气了一把,他也是没办法,都到这个份上了,求人有用吗?

    想了想,他拿起电话,对接线员道:“给我接东北军区司令茂汗青!”

    电话很快接通,茂汗青打着哈欠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喂,齐叔,打我电话有什么急事儿吗?”

    东北军区司令茂汗青,是茂主席的亲孙子,年仅48岁,便已经做到了军区司令之位,除了茂主席的余荫之外,他本身也是一个传奇人物。

    三十年前的兆先战争,年仅18岁的他随父亲远征兆先,在一次敌人的空袭中,时任第十一军长,他的父亲茂将军牺牲了,十一军深陷重围,群龙无首,几乎全军覆灭。

    关键时刻,茂汗青战了出来,带领十一军残部,转战千里,连战连捷,终于突破了米军的封锁,成功和援兆军的主力会师,大败米军于汗城。

    兆先战争,成就了他的不世威名,但是也让他失去了至亲的父亲。

    战争结束,茂汗青才十九岁便成为了龙国最年轻的军长。

    十年之后他二十九岁,那一年茂主席逝世,董老爷子也辞去了东北军区司令的位置,指定茂汗青担任下一任的东北军区司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