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45章:一放一逐谋西南
    大梁山一场血战虽然异常残酷,但是因为地处荒僻山区,对于龙国民众并没有造成太大得影响,西南还是西南,dl也还是dl,人们该上班的上班,该旅游的旅游,依然一片和平盛世的景像。

    老爷子和唐立仁的谈判,并不是在装肃的政府机关里,也不是在豪华的酒店包厢里,而是在百里苍山之间,一个不起眼的凉亭中。

    这里并不是旅游线路,所以人迹罕至,再加上东南派出军队提前进行了戒严,越发的不会有人来打扰。

    地点的选择,也为这次谈话定下了基调,这是一次秘而不宣的谈话,知道谈话内容的,只有区区数人而已。

    老爷子、唐立仁、顾顺意、张青山,这是几个有资格说话的人,老爷子这边有林锋坐陪,唐立仁也带着自己的孙女唐棠。

    唐棠见到林锋出现,很是高兴的眨眼,偷偷的打着招呼,林锋却好像没有看见一样,完全不予理会,这让她感觉很受伤。

    高兴归高兴,但是应有的警惕还是有的,她悄悄的附在唐立仁的耳边,将林锋的身份说了一遍,提醒爷爷注意安全。

    其实不用她提醒,在龙国不认识《龙狼》不知道林锋的人已经很少了,林锋这一次也没有伪装,自然一眼就被对方认出来了。

    虽然都是大人物,挥挥手血染千里的角色,可是在身前三尺之地,对于林锋这种等级的强者,他们还是有着发自内心的恐惧,顾顺意、张青山莫不如是。

    但是唐老爷子似乎并不如何在意,或许是因为他的年纪本就已经十分老了,反正时日无多,对于生死自然比别人看得开些。

    不过对于林锋,唐老爷子可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因为东龙号事件,唐家和米国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很多与米方达成的合作意向都被冻结了,造成的经济损失不可估量。

    这些还不算什么,毕竟东南有钱,有损失也饿不死,但是林锋残忍的屠戮西南大批优秀飞行员的事情,却触及了唐老爷子的底限,在他的必杀名单中,林锋高居首位。

    虽然心中恨不得林锋立刻就死,但是唐老爷子不愧是城府深沉的大家族家主,表面上不但没有表现出敌意,而且在和老爷子握完手之后,还特意朝林锋打了个招呼。

    “龙狼的狼牙林锋,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唐老爷子说道。

    林锋面无表情的点头道:“司令目光如炬,在魔都南郊的船厂,林锋确实有幸得堵天颜,荣幸之至。”

    “呵呵!”唐立仁自嘲一笑:“我若不是老眼昏花,当时就该认出你来。”

    林锋微微一笑:“我倒是觉得有些庆幸,要真被您认出来,对我们都不好。”

    唐立仁结束了和林锋的言语交锋,心中却已经给林锋下了断语,锋芒太盛、露而不敛、难成大器!

    忽然心有所感,看了陆家老爷子一眼,他们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当年还少年时,唐家的老人给陆鼎文的评价和现在自己给林锋的评价居然一模一样。

    难怪这么重要的会议,老陆都要将他带在身边,原来是要重点培养,可惜他终究不是陆家人,再培养最终也不过是一头白眼狼罢了。

    和平交还西南防务这是大前提,双方都没有异议,如果这都有问题,那就没有谈的必要了,直接开打。

    但是作为西南目前的实际控制者,唐家认为自己在谈判中是有一定优势的,于是提出了几个在他们看来并不算过分的条件。没想到陆家在这方面却是寸步不让,让谈话陷入了僵局。

    唐家的条件是要保全张家、顾家在西南的势力和地位,陆家不得借机打压两个家族。

    老爷子拍案道:“西南没有纵容叛徒的习惯,这两家必须从西南消失,难道老子还要等他们将来再次在我的后背上捅一刀?”

    光以脾气论,老爷子在龙国八大家族的家主中是最为火爆的,这也和陆家完全是军伍世家,不参与任何政治、经济有关。

    其他七大家族,可是各个领域都有涉猎的,比如手唐家在东南,控制的就不仅仅是军队,便是经济、政治,虽然很多官员和巨富并不姓唐,但是他们实际上都暗中效忠唐家。

    这很好理解,唐家是东南的土皇帝,不对它效忠,官做不下去,企业同样也做不下去。其他几大家族,除了京都的几家有些复杂之外,莫不如是。

    偏就陆家是一个例外,虽然掌着兵权,却并没有强势的要求张家、顾家作为它的附庸,万没有想到的是,正因为如此,却养虎为患,造成了西南如今的困境。

    唐立仁的城府要深沉得多,在张、顾两家人面色大变的时候,他依然十分平静的啜了一口茶,这才沉声道:“老陆,你也不要太过激动,我提出这个条件,其实也是为了你们西南好,你想一想,你们陆家并不擅内政管理和经济建设,如果将张家和顾家都清理了,西南必然的政经两界必然会发生巨大的变动,最终受苦的还是西南的百姓啊!”

    唐立仁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如果将西南比作一个人,那么政治是神经系统,经济是血液循环系统,如果将神经和血液都给剔除了,那这个人还能活下去吗?

    老爷子虽然脾气火爆,但并不是蠢人,这个道理还是懂的,但是如果让他就这么放过张家和顾家,心中又有些不甘。

    犹豫片刻之后,道:“谈了半日,有些饿了,待吃过饭之后,我们再谈!”

    唐立仁点了点头,既然陆鼎文没有断然拒绝,那就说明有戏,不必要逼得太急,张青山和顾顺意也是松了一口气,对于唐立仁的保全连连致谢。

    吃饭的时候,双方并没有坐在一张桌子上,反而在相隔很远的各自设席,东南的人也很是识趣,将食物餐具准备好之后便退了出去,留下西南诸人自己用餐。

    饿了是真的,但更重要的目的是借着吃饭的时候,思考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谈判。

    西南来的人不多,因为是在对方的地盘上,高层来得太多容易被对方一锅烩了,所以真正能商量事情的,也就只有老爷子和参谋长钱步铎。

    钱步铎是一个守成之人,进取心稍有不足,老爷子一问他的意见,他便说唐家说的不无道理,西南经过这场战争之后,战力虽然有提升,但是实力消耗过剧需要时间来缓冲。张顾两家可以暂时放他们一马,以后再慢慢收拾他们。

    对于这个答案,老爷子自然是不满意的,于是对闷头吃饭的林锋道:“小锋,你怎么看?”

    林锋想了想道:“司令,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上校旅长,这种事情,不适合发表意见吧?”

    老爷子挥手道:“什么适合不适合的,我让你说你就说,不要有什么顾虑,不管你说什么,不是还得我同意吗?”

    林锋道:“既然这样,那我可就说了,自古以来的,不论哪一朝的君王,无论昏君明君,我就没有听说过,镇压了谋逆之后,还会留下活口的。”

    老爷子一拍桌子道:“你说的没错,谋逆就应该是死罪!”

    钱步铎急忙道:“司令,现在毕竟不是皇朝时代,我们行事,还需有所顾虑。”

    林锋却是和道:“参谋长说的也有道理,现在西南需要休养声息,不宜大动干戈,所以我觉得我们也不能做的太绝,使得这些叛逆狗急跳墙、玉石俱焚。”

    老爷子眼睛一亮,道:“你有什么好的计策吗?”

    林锋点头道:“我倒不敢说是好计策,但是可以说出来,司令和参谋长参考一下,看看可不可行。”

    “你说!”老爷子急道。

    “我们可以用一放一逐之计,分化顾张两家的联盟,分而击之,不出三年就让这两家彻底凋敝,再难影响西南大局。”林锋缓缓说道,一副军师神棍的模样。

    老爷子心中一动,再次问道:“好,你详细说说……”

    林锋侃侃而谈道:“西南政界以顾家最强,经济以张家为首,两家联盟在一起,对我军区形成了极大的掣肘,所以我们绝不能放任两家继续把持西南的政治和经济,但是又不能完全的罔顾东南,让西南最终陷入战乱,即便胜了最后也落得个民不聊生。我的意思是,我们退一步,让张家继续执掌西南经济,但是坚决将顾家的势力清除出去。也不一定非要赶尽杀绝,可以让他们去东南,去中部发展,总之就是不让他们留在西南。”

    老爷子略一思忖,抚须赞道:“好计!顾家走了,张家势单力孤,在我们的打压之下,必然逐渐凋零,而且我们放过了张家,张行和张若素兄妹,必然更加对我们感恩戴德。尤其是张行,他有大才,在部队里也不可能让他当上军区的司令,那还不如放他回张家,让他取代张青山的位置,对于我们来说,张家也就没有威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