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29章:龙狼小队的杀戮盛宴
    “我们代国不会背信弃义,不会置盟友的安危于不顾,若西南真的叛了,蕾娜愿意举国支持司令反攻西南。”第一时间接到通知的蕾娜,已经来到了联合指挥部,进门便开口表态。

    虽然这本身就和代国的利益息息相关,但是蕾娜的表态还是收获了老爷子以及众人的好感。

    老爷子将国内形势给蕾娜分析了一番,蕾娜脸上忧色渐重,开口道:“如果已经撕破脸了,那林锋……和那批物资还能回来吗?”

    老爷子摇头道:“林锋想要回来不难,但是那批物资,恐怕保不住了。”

    张行突然道:“司令,如果您相信张行,我愿意带领独立师前去接应运输队和林锋!”

    老爷子眼睛微微一亮,这批物资虽然不怎么值钱,但是对于已经失去了所有后方的援代军而言却极为重要,如果能够保住这批物资,老爷子有信心在中部和西南两方的夹击之下暂时站稳脚跟。

    相信在战争进入想持阶段之后,在国内的舆论压力之下,中部和东南也不得不放弃最初的计划,寻求和解。

    但是张行……老爷子虽然嘴里说肯定是信任他的,但他毕竟是张家的人,不得不有所顾虑。

    思忖片刻,老爷子便有了计较,对张行道:“张行,我对你是放心的,不过我还有更重要任务要交给你。至于林锋那边,你看这样行不行?让若素带领独立师千里驰援运输车队,你留下来,和我一起制定我们的反攻大计!”

    张行对于老爷子的顾虑心知肚明,自然不可能反对,张若素更不可能会反对,直接升任独立师师长,带领独立师两万精兵,连夜班师,往西南运输车队所在的方向进发。

    张若素在独立师磨砺了一年,早已经今非昔比,不仅仅个人实力终于突破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作战指挥的能力也已经不在张行之下,她去营救运输车队,张行很放心。

    老爷子也很放心,他听说过张若素和林锋之间的恩怨情仇,相信在林锋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张若素必然不会选择背叛。

    在张若素带领独立师出发的时候,在西南大山之中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林锋缠住了对方的第一高手杰克,龙狼小队在张小山和陆小琪的带领下开启了疯狂杀戮模式,血战数小时,每个人都收割了近百条人命。

    当然,杀人最多的还是张小山,一人一刀飘逸无双,刀光闪过便有一人殒命,如果不是花了不少功夫清理了丛林之牙中一些准一流和二流高手,只是他一个人就可能杀破五百人的大关。

    几个跌下山崖,侥幸逃生的丛林之牙成员,给张小山取了一个玉面修罗的外号,此后在雇佣军界广为流传。

    陆小琪毕竟是女子,手中的刀子钝了之后,杀人的速度便渐渐的慢了下来,最后匕首实在没法用了,便捡了一把敌人的三棱军刺。军刺虽然也很好用,但毕竟不如匕首顺手,有时候一军刺没杀死,还要再补一下,严重的影响了她的杀敌效率。

    即便如此,陆小琪的杀敌数依然还是位于所有人的第二位,仅在张小山之下,足见一流高手和普通高手之间的差别。

    其实要论起瞬间杀敌的速度和技巧,龙狼的几个老兵未必就比陆小琪杀的慢,但是这是一场耗费数小时的肉搏战,他们的体力消耗跟不上,杀敌的速度自然是越来越慢。

    好在敌人的体力也在不断消耗,不然说不定会有老队员因为体力消耗过大,在阴沟里翻船。

    在这一次战斗中,最让人刮目相看的,却是平时笑呵呵,任谁都可以欺负一把的拖油瓶许阿多。

    他本来就拥有超强的耐力,在林锋的刻意训练之下,现在他的耐力已经达到了变态的程度。

    数小时的肉搏战,许阿多始终在用同一个节奏,不紧不慢的一个一个收割着敌人的生命。

    一开始的时候,他的速度远没有其他人快,可是等敌我双方都开始累了之后,他的杀敌速度反而起来了。

    因为敌人累了变弱了,但是他没有感到累,所以他就变强了,杀敌变成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等战斗结束的时候,他的杀敌数甚至直追陆小琪,如果战斗再持续一个小时的话,他甚至能够超越陆小琪的杀敌数。

    但是运输队的损失也同样惨重,3000多人的队伍,战斗结束的时候,只剩下1000人不到,大部分是被龙狼小队刻意保护的司机和工兵,如果没有他们,车队是走不了的。

    当丛林之牙只剩下最后500多人的时候,久战林锋不下的杰克终于知道大势已去,大喊一声“撤!”自己当先就是一跃,居然从峭壁上直接跳了下去。

    林锋对这己方剩下的人说了一句:“对于恐怖分子,格杀勿论,一个不留!”然后便也跳下了峭壁,追赶杰克去了。

    战了数个小时未分胜负,足见杰克的实力不在林锋之下,张小山担心林锋有失,对着陆小琪颔首示意这边交给她,自己紧跟着杰克和林锋二人追了过去。

    若单论战力,杰克或许还比林锋高上那么一线,但是速度和耐力却远远不如,如今想要逃跑却是怎么也跑不了的,没跑出三座山头,便被林锋追上,两人再次打了起来。

    正杀得难分难解的时候,张小山却是偷偷的摸了上来,冷不防就是一刀,直接卸了杰克一条胳膊。

    “啊!”杰克痛呼一声,也不顾不上断掉的胳膊,再次拔腿就跑,张小山想也没想,直接掷出了手中的长刀。

    “噗!”长刀如电光一般,划出一道弧线,准确的刺穿了杰克的大腿,将他钉在一颗树上。

    “啊!”杰克再次痛呼一身,奋力的拔下长刀,然后跌坐在树下,大声骂道:“卑鄙的龙国人,有种和我一对一!”

    张小山拿出备用的另一把刀,就要上前将他一刀杀了,却被林锋拦住:“等一下,先问问他,是谁雇佣他们来的。”

    杰克面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然后突然厉色一现,似乎做了某种重要的决定。

    说时迟,那时快,张小山的刀突然动了,发出的身影却有些奇怪,不是长刀应有的“锵”声,反而有点像是铁板房松动的铁板被风刮出来的“呼呼”声。

    原来他的刀没有砍也没有削,而是打横拍了过去,正好拍在了杰克的脸上。

    “噗!”杰克牙齿被拍碎几颗,随着鲜血一起飞了出来。

    张小山朝其中的一颗牙齿指了指,林锋仔细一看,只见一颗板牙的中间被凿了一个小洞,洞中藏着一颗小小的胶囊,不用问便知道,那是用来自杀的毒药。

    “够狠啊!”林锋冷笑一声,猛的欺身上前,匕首“刷!刷!刷!”连动三下,杰克的手筋脚筋尽数被他挑断,真个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除了惨嚎就只能闷哼。

    “既然来了龙国,就别想再活着回去,你难道不知道,龙国是雇佣军的禁地吗?”林锋冷声说道:“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我给你一个痛快,不然我会让你知道龙国在皇朝时代非常有名的一道酷刑——凌迟!”

    杰克显然是听说过凌迟的,面上显出了惊惧之色,大声道:“不,你不能这么做,这不人道。”

    林锋“呵呵”一笑:“我们龙国从来不对恐怖分子讲人道!”

    “我们不是恐怖分子,我们是雇佣军,是有人雇佣了我们。”杰克喊道。

    “是吗?怎么证明?是谁雇佣了你?”林锋嘴角微翘,虽然他早就猜到了答案,可是敌人亲口说出来,会更有说服力。

    “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杰克说道。

    林锋看了他废掉的手脚一眼,点了点头道:“你要是说了,我可以不杀你,只要你自己有能力走出去,你就能活下去。”

    “好,我说!雇佣我们的人,是西南军区的司令,陆长风!”杰克咬牙说道。

    “你搞错了吧,陆长风只是宣传部长,什么时候成西南军区的司令了?而且雇佣你们的人,难道不是张家吗?据我所知,你们和张家很熟悉,十多年前就接张家的单子。”林锋说道。

    杰克很是诧异的看了林锋一眼,有些不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会知道丛林之牙和张家的关系,不过为了活命,他还是老实的说道:“我们和张家的关系,其实从三十多年前,龙国共和之始的时候就开始了。张家在飞洲有很多生意,所以我们很熟,事实上,几乎每一年,我们和张家生意上的往来都高达数千万。只是我们也有些害怕龙国,一直不肯接他发布的,需要在龙国境内执行的任务。直到这一次,他们开除了一亿的高价,我们首领经受不住诱惑,终于让我带着三千人来了。”

    林锋蹙眉道:“你刚才说雇佣你们的是陆长风?”

    杰克怕他误会,一刀宰了自己,立刻解释道:“陆是张家介绍给我们的,确实是来自他的委托,不过钱好像走的是张家的帐,陆司令刚刚坐上司令的位置,手头上并不宽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