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24章:过五关,擒六将(中)
    林锋看了看高速公路两边的地形,突然心中一动,对刘季道:“老刘,我们带了工兵吧?”

    刘季点了点头道:“有一个工兵连,搞运输不带工兵怎么行?”

    林锋道:“先停车,然后你把工兵叫过来。”

    “好嘞!”经历了抢物资,闯关卡,刘季现在对林锋这个年轻的上级就只有两个字,佩服,发自内心的佩服,看中部军区这留下物资的决心,要不是林锋来了,就算是给他一个师的兵力,他都没办法把物资运回去。

    车队停下,林锋对赶过来的工兵连长道:“你将这路边混凝土护栏拆了,排水沟填平,我们从这里下高速。”

    “是,首长!”工兵连长给林锋敬了个礼,便带着手下开工,在那之前,林锋特意嘱咐车队,将包括车灯在内的一切照明设施都给关了,整个车队陷入了一片黑暗。

    林锋抬头朝着天上笑了笑,这回应该没人能看见我了吧。现在是凌晨,天将白未白,正是最黑暗的时候。

    对于工兵连而言,在混凝土护栏上破开一个可供一辆车通行的口子,是一件在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花了不到十分钟,他们就完成了任务,而且还在从高速路到国道之间的50米左右距离内,平整出了一条相对好走的土路。

    两个小时之后,天色已经亮了,西南运输车队从国道绕开了南明收费站,在下一个入口再次上了高速,继续高速南下。

    苦等了数个小时的第一军十个特务连,最终等到的,是来自军区司令部的咆哮:“西南的车队都快到大远了,一群废物!”

    已经不可能再指望他们,中部军区司令部直接命令军区特种大队,派人到下一个收费站拦截,天已经亮了,林锋不敢再偷偷的下高速,生怕下去了就再也上不来了,因为天上的卫星正在看着他们呢!

    三个小时之后,经过一夜的行军,西南运输车队已经离京都1000多公里,再有一半的路程就要进入西南境内了。

    不过,前方10公里处的大远收费站,已经被完全封锁了,中部军区特种大队一个分队,装甲师一个团,步兵一个团的兵力早已经严阵以待,只等林锋自投罗网。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重型卡车开到坦克前面,跟坦克来了个最亲密的接触,这才嘎然停了下来。林锋跳下车,看到了一个熟人,正是有龙国第一特种兵之称的陈不言。

    “还想跑吗?”陈不言戏谑的道。

    “就凭你,还拦不住我。”林锋冷然说道。

    “试试看!”陈不言道。

    “好!”话音一落,林锋也不客气,一拳就对着陈不言的面门而去。

    陈不言顿时大怒,他当然还记得在小梨花的生日宴会上,林锋就是这样一拳将自己的鼻梁骨打断,鼻血长流丢尽了面子。

    你以为你还能得手吗?陈不言冷哼一声,就要出手,突然心头产生了一股悸意,只觉得自己的脖颈子发寒,似乎一把侩子手的屠刀正在向着自己的脖子砍过来。

    陈不言不愧是龙国第一特种兵,眼角余光一扫,便发现了威胁的来源,林锋身边,一个漂亮得好像女人一般的少年,冷不防的一记手刀,劈向了他的脖子,其中凶险比起林锋的那只拳头,不知道大了凡几。

    好个陈不言,本来准备格挡林锋拳头的两只手,瞬间完成变招,挡住了少年势在必得的一刀。

    这么漂亮的少年,自然便是张小山,一个小时之前,离得最近的他终于归队了,这让林锋冲过这一关的信心大增,包括这一刀在内,都是之前就已经设计好的。

    可惜没有建功,虽然林锋再次一拳打得陈不言满面桃花开,但并没有使他失去战斗力。

    陈不言使劲摇了摇头,任凭血水从鼻孔里面如同不值钱的自来水一般流出来,他却是对着林锋展开了疯狗一般的疯狂攻击。

    两人瞬间过了一十八招,林锋也连退了一十八步,如果不是张小山再次加入战团,林锋说不定就已经输了。

    即便是林锋和张小山联手,在陈不言有准备的情况下,正面进攻的林锋和张小山两个人都有些吃不消,陈不言这家伙实在是太猛了。

    就在这时,陆小琪终于加入了战团,三大一流高手围攻陈不言一人,就算他是三头六臂,这个时候也有些疲于应付。

    终于,一作不慎,陈不言再次被林锋一拳打中。一步输,步步输,紧接着背后又挨了张小山的一记反手刀,这一刀的力量极大,如果张小山手中拿着真刀的话,这一刀绝对就已经将他腰斩了。

    即便是掌刀,也并不好受,陈不言连吐了两口鲜血,知道不是三人的对手,抽身要走,却被林锋使了个绊子摔倒在地。

    摔倒了就再没有起来过,三个人也不管什么章法,围着倒在地上的陈不言就是一顿爆踢,直将他踢得出气多,进气少,这才找来一根绳子将他绑了起来,再次如法炮制,利用陈不言做威胁,迫退了拦路的官兵,

    通过了大远收费站,车队继续上路,林锋将黎莉和那位旅长扔到了后面车厢里让士兵们看着,他和张小山则是一左一右的亲自看管着五花大绑兀自昏迷未醒的陈不言。

    林锋咳嗽了几声,从胸口咳出一口污血,方才舒服了一些,看了一眼陈不言,心有余悸的道:“这家伙太凶猛了,要不是你及时赶来,老子就在栽在这里了。”

    张小山也是心有戚戚的道:“龙国第一特种兵,果然很强,即便我拿着真刀和他打,胜负也只在五五之数。”

    张小山的刀法有多厉害,林锋是心中有数的,如果他拿着真刀的话,自己绝对是有多远跑多远,不会自己找虐的。但是对于他所说的话,林锋却表示了同意,陈不言这家伙是真的有些猛。

    林锋看了身量高大的陈不言一眼,问张小山道:“看到他,你想到了谁?”

    “温候,吕布!”张小山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