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23章:过五关,擒六将(上)
    林锋是真的准备干仗,不是打战,他知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是西南还军部军区,都不会为了这些物资而动枪,不论哪一方,如果真的动了枪,都会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

    但是不动枪,却可以动拳头,如果想要突破中部军区,在他们所辖境内的重重阻截,不动拳头是不可能的。

    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林锋才提前将人员都集合在一起,准备给他们打个预防针,别到时候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或许你们还没有意识我们所面临的处境是多么的艰难,或许你们还意识不要这批物资对于前线的战友们有多么的重要。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如果这批物资不能准时送到,我们前线的战友们将会成千上万的死去,中部军区在这个时候扣押我们的物资,那就是拿枪对着我们西南军区数万将士的脑袋。那么我们要怎么办?”

    “干他丫的!”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然后就有更多的人附和起来,想到代国前线,自己的战友曾经挥洒的热血,这些战士们的血也热了起来。西南军队,作为近几十年来,龙国唯一参加过大军团战争的军队,骨子里面的铁血和野性已经被完全的激发出来,他们是一支军队,更是一群野兽。

    如果撇开枪械不算,肉搏起来,龙国其他军区的部队在同等数量的情况下,绝对不是西南军队的对手。

    林锋满意的点了点头:“好,要的就是这种气势。大家可能已经发现,我们的走的这条告诉已经封路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中部军区肯定在前面的收费站布下了障碍,不战斗的话,恐怕我们是过不去了。”

    “战!”众将士齐声高呼,气冲斗牛。

    “记住,用我们的拳头教训他们,对方没有开枪之前,我们绝不能开枪。”林锋神情很是凝重的说道:“我们西南军区只是为了自保,绝不是要挑起内战。”

    “是!”众人再次高呼起来。

    “出发!”林锋大声下令道。

    半个小时之后,京d高速津门收费站,远远的便看到高速公路的出口那里,一字排开的数十辆坦克,将高速公路的出口堵得死死的,如果坦克开走,车队是绝对出不去的。

    “怎么办?”面对坦克的炮口,刘季感到有些紧张。

    林锋却笑了起来,显得很是开心:“果然是装甲部队,那就好办了,开车,顶上它们再停下来。”

    刘季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依言照伴,直接开着重型卡车,跟对方坦克的炮管顶了个面对面。

    林锋打开车门,拿着个大喇叭就跳下了车,对着紧跟在头车后面的几辆运兵车,大喊道:“兄弟们,留一半人在车里,另一半人放下枪,跟我一起去打架。”

    “好!”西南军区的战士们齐声大喊一声,声音比林锋拿着喇叭喊的还要大,还要震撼,将中部军区快速机动旅的官兵吓了一跳。

    林锋将大喇叭扔回车里,一马当先的带着如狼似虎的西南官兵们,向着快速机动旅的40多台坦克,以及配属的1000名步兵扑了过去。

    快速机动旅的官兵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关键是这些人冲是冲上来了,却都光着手没有带枪,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开枪。

    出于本能反应,他们端起了手中的枪,但是马上就被旅长的吼声吓得丢下了枪:“所有人注意,绝对不可以开枪。”

    “旅长,不开枪,我们拿什么挡住他们?”副官看着来势汹汹的西南军队,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快速机动旅,一千多名步兵,五百名坦克兵,虽然一共只有一千五百人,但是如果是在战场上,他们就算是遇到一万人的步兵师,也敢和对方打上一场,大不了打不过可以跑嘛!

    但是现在,面对一千多西南步兵,他们却露出了胆怯的神情,不让开枪,不让开炮,他们哪里是这些西南野人的对手。

    旅长大声吼道:“兄弟们,西南的这帮小崽子们疯了,想要抢我们的物资,我们的大部队就在后面,大家跟我一起拖住他们,跟他们拼了。”

    “拼了!”虽然有些底气不足,但是好歹还是鼓起了一些勇气,战士们放下枪,紧紧的攥住了自己的拳头。

    本来大卡车就是顶着坦克停的,林锋开始冲锋之后,几乎是一个箭步就已经到了快速机动旅的指挥车前面,三拳两脚打翻了几个旅长的近卫,他已经站在了旅长的面前。

    “你是这支部队的最高长官?”林锋问道。

    “是又如何?林少校,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旅长厉声喝道。

    “让你的兵把坦克开走!”林锋没有理会他的问题,直接说道。

    “休想!”旅长表现的义正词严。

    林锋叹了一口气道:“何必呢?”然后他的身形再次动了,直扑旅长。

    这位旅长倒也是一位高手,可惜距离一流高手的境界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交手不及三合,就被林锋扭住了手臂,整个人以一种扭曲而且屈辱的方式,额角触地的跪在地上。

    “让你的兵把坦克开走!”林锋再次说道。

    “休想!”旅长还是那一句话。

    “咔!咔!咔……”“啊——”旅长惨嚎了一声,原来林锋将他已经扭到极限的手臂再次拧了45度,关节软组织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力量开始错位,摩擦,其中之疼痛难以言喻。

    “让你的兵把坦克开走!”林锋面无表情的再次说道。

    “休……休想……啊!”旅长倒是一个硬骨头,可惜林锋没有什么妇人之仁,再次将他的手臂拧了45度,全部90度的扭曲,关节已经完全脱臼,肌肉组织都像拧麻花一般的出现了水肿。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西南的战士们,已经将所有的快速机动旅的官兵们打翻在地,不过相比他们的旅长,他们所受到的伤害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保护旅长!”一个离得近的快速机动旅战士大喊了一声,就从地上爬起来,要冲上去找林锋拼命,可惜他的对手不答应,再次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想要救旅长的不止他一个人,于是被踹翻在地的,便也不止一个人。

    林锋将旅长的一只手彻底的拧成了麻花,旅长疼的闷哼一声昏死了过去,却始终没有松口。

    不过已经没有关系了,林锋指着昏死过去的旅长,对他的士兵们说道:“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让出一条路,一分钟之后,我就将他的胳膊腿一条一条的拧断。”

    一个中级军官抬起头道:“一分钟时间,根本就不够!”

    林锋没有理会他,而是看了一眼腕表,冷然说道:“计时已经开始!”

    “快,快点,快把坦克开走!”那名中级军官一边大声说着话,一边跑向自己的坦克。

    主将被制,生死系于敌手,士兵们没有办法,只好强忍着怒意和屈辱,将坦克开了出去。

    一分钟时间都没有到,高速收费站就被让开了一条道路,林锋索性将这名旅长也绑了,把他和黎莉一起,扔在了大卡车的后排座上。

    陆小琪蹙眉道:“我们带着他们干什么,还得管他们吃喝。”

    林锋道:“我怕最后他们还是会动枪,绑几个人质,能安心一点。”

    说罢手中匕首一挥,已经将黎莉身上的绳索给切断了,林锋对黎莉道:“这个人手臂严重脱臼错位,你帮他处理一下,不然就废了。”

    黎莉一般将堵在嘴里的破布扯了出来,厉声道:“林锋,你就是一个恶魔,你根本就不配做龙**人。”

    林锋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道:“谢谢夸奖,在敌人的眼里,我一贯如此!所以,你们要是不想看到我这个恶魔,那就最好不要跟我作对。不然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恶魔。”

    黎莉浑身一颤,不敢再和林锋说话,低头处理起那位旅长的伤势。

    林锋的所做所为,立刻就传到了第一军的军部,曾经还邀请林锋吃过饭的陈中赫将军,正是第一军的军长,此刻他正脸色铁青,虽然没有暴跳如雷,却也是阴云密布。

    “打架?林锋啊林锋,这还真是你一贯的风格!来人,立刻通知各师特务营,全部到京d高速,南明收费站集结。我倒是要看看,你带着三千普通士兵,怎么跟我的十个特务营打架。”陈中赫自语道。

    南明收费站,距离京都公里,距离津门收费站也有400多公里,按照西南车队的速度,要将近五个小时才能到达。

    林锋坐在车厢里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后,刘季开了一夜的车还是精神抖擞,没有一点困意。

    岂止是刘季,从陆小琪往下,西南军区运输车队的每一个个都包括在内,除了林锋之外,就没有一个人能睡得着觉的,抢物资,闯关卡,做了一连串这么刺激的事情,谁能睡得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