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19章:大闹宴会,当众打人
    董卿卿最终还是同意了林锋的请求,答应带他去参加小梨花的生日宴会。

    作为董老爷子的亲孙女,即便董家并不是龙国的八大家族之一,但是只要董老爷子还在世一日,她便最尊贵的公主,不管是前后族的小舞,还是前皇族的黎菲、小梨花,在她的面前都要低头行礼。

    作为最尊贵的客人,董卿卿自然是最后一个到场的,她既然说要来,在她没有来之前,没有人敢先开始宴会。

    当董卿卿挽着林锋的手臂,款款而行的时候,整个会场都在向着二人行注目礼,女的大都好奇,个别冷漠,还有极少数心情复杂的,比如陆小琪、比如黎菲、比如小梨花。

    男的则大部分都是羡慕嫉妒恨,想要用目光将林锋杀死。

    他们当然杀不死林锋,别说是目光,就算拿刀子来,现场这么多人,有资格和林锋的动手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其中还有几个是保镖。

    当然,没有人会动手,也没有人敢动手,因为他身边站着的不是别人,是董卿卿!

    谁敢对董卿卿和她的男伴动手,那一定是活的不耐烦了,都不用董老爷子发话,自己的家族只怕立刻就会动用家法,然后将一个废人提到董老爷子的面前请罪。

    陆小琪眼中泪花盈然,几乎就要忍不住留下泪来,其实她接受陈不言的邀请来京都做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要气气林锋,并不是真的有其他的想法,陈不言虽然很好,但毕竟只是偶像,看看可以,若一起生活还真不一定舒服。

    她其实一直在等林锋来找自己,给自己道歉,没想到最后等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绯闻。

    但她一直以为那不是真的,董卿卿是什么身份,一般人不知道,但是陆小琪还是知道的,她怎么可能随意到和刚认识的男人过夜?

    她还在等,等着林锋的解释,然后就等到了今夜,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令自己伤心欲绝的事实,林锋居然真的和董卿卿在一起了,在如此公众的场合,两人携手而至,那代表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陈不言见陆小琪面色有异,知道她心中不好受,于是伸手从背后扶了一下她的肩膀。

    陈不言很小心的把握着分寸,并没有趁机将陆小琪拥入怀中,因为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但是他的这个动作虽然没有实际上的身体接触,可是手臂从背后绕过去,然后搭在陆小琪的肩膀上,从林锋的角度看,那便是将她拥在了怀里。

    “轰!”林锋的脑子里瞬间爆炸了,哪里还顾得上这里是什么场合,现在是什么时候,身边又是一个怎么样的美女?

    他只想冲过去,将自己的女人抢回来,赴刀山无悔、踏火海无憾!

    感觉到林锋的身体骤然一紧的时候,董卿卿就知道不好,她用力的拉住了林锋的手臂,想要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

    但是董卿卿怎么可能阻止得了他,林锋随意的一甩手臂,她便把持不住被林锋一把甩开,身形晃了几晃才终于没有摔倒,失神的看着林锋如同一头咆哮的狮子,扑向了陈不言。

    “砰!”结结实实的一拳闷在了陈不言的鼻子上,顿时就见了红,血流如注。

    照说陈不言的身手还在林锋之上,本不应该被他轻易得手,但是万事怕的就是一个出奇不意,陈不言从来没有想过,居然有人胆大到不管不顾的在前皇族举行的宴会上大打出手,这样扫黎家的面子,难道真的不怕大内高手的追杀?

    陈不言捂着鼻子,连退了三步方才站定,指着林锋道:“你……你敢打人!”

    林锋很是粗鲁的一把拉过陆小琪的手,将她搂进怀里,然后昂首挺胸道:“老子打的就是你,老子的女人你敢碰,不打你打谁?”

    “大胆,赶在我黎家的宴会上动手,简直无法无天,来人,给我拿下!”黎家明早就看林锋不顺眼了,这是时候哪里还会犹豫,只想着将他抓起来,好好的折磨一番,才能解昨天的心头只恨。

    “我看谁敢!”一声娇喝响起,满场俱静,真的没有人敢动,即便是“太子”黎家明的话,也没人敢听了。因为说话的是董卿卿,因为她的爷爷是整个龙国最有权势的人。

    董卿卿横着眼睛扫视了一圈所有人,此刻哪里还有迷妹、女服务员的样子,整个一个霸气女王,跟蕾娜都有的一拼了。

    “他是我带来的人,我倒是想要看看,谁敢动他!”董卿卿再次说道。

    没人敢动,真的没人敢动,但是有人敢说,作为龙国特种兵第一人,又是打人事件的苦主,陈不言要是连话都不敢说的话,只怕回到家族之中也会被人看轻。

    “董小姐,即使是您带来的人,在宴会场合大打出手,似乎也有些失礼吧?”陈不言捂着鼻子,瓮声瓮气的说道。

    有着龙国特种兵第一人之称的陈不言,董卿卿是听说过的,作为资深迷妹,她当初甚至还把其当作过偶像。

    但是自从林锋将飞洲截胡的事情说给她听之后,陈不言在她心中的人设顿时奔溃,瞬间完成了粉转黑,如今见到此人只觉得虚伪得令人恶心。

    “礼?”董卿卿冷笑了一声,道:“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搂着别人的女朋友,你就是有礼了?你趁着别人在异国血战,自己招呼不打一声偷偷把人救走,你有有礼了?像你这么卑鄙的人,就应该打,我觉得打一拳还少了。”

    “哗!”现场顿时一片哗然,众人都互相交头接耳起来,猜测董卿卿说的是不是真的。

    最吃惊的要数陆小琪了,她自然记得那天在黑暗中,有人在和“太阳神”的人战斗,当时陈不言说是他的人,如今看来,他些人是林锋和他的龙狼小队,原来他不是真的不管我,原来也去了飞洲。

    本来还有些同情陈不言的陆小琪,在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再看他的眼神顿时便有了恨意。

    如果不是他,自己和林锋的误会何至于这么深,林锋何至于和董卿卿扯上关系?他们现在也根本不会千里迢迢的跑到京都,就在他们熟悉的西南丛林中,打打情,骂骂俏,那是多么美妙生活?

    “陈不言,你这个骗子!”陆小琪怒声说道,顿时所有人看陈不言的目光都不一样了,陆小琪的话,证实了董卿卿说的是真的,陈不言在飞洲抢攻,还想骗别人的老婆,简直就是无耻到了极点。

    “你……你们……你们给我等着!”陈不言心中恨极,又受不了众人异样的目光,撂下一句狠话,调头离开了会场。

    “林锋……”陆小琪有些害怕,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你跟我走!”林锋不容置疑的说道,也不和别人打招呼,拉着陆小琪便离开了会场。真有男人味儿,迷妹董卿卿两眼冒光的追了上去。

    林锋出了宴会厅的大门,顿时有点犯了难,他是做董卿卿的车来的,这宴会举办地是一个环境清雅的山庄,来这里的人自然都是开车来的,也不见周围有出租车,难道两人要徒步走回京都?林锋倒是没有什么,但是陆小琪穿着8厘米的高跟鞋呢,怎么走?

    就在这时候,一辆白色宾利轿车停在了二人的身边,董卿卿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道:“要去哪儿?我送你们。”

    林锋也不矫情,说声“谢谢,回酒店吧!”便抓着陆小琪的手腕上了车。

    陆小琪用力的挣脱了他的手,用手揉了揉手腕嗔道:“你就不能轻点儿啊?都弄痛人家了。”

    林锋却没有好脸色,板着脸道:“我怕你又跑了,说说吧,你跟那个陈不言是怎么回事儿?”

    陆小琪一听他这审问一般的语气,顿时也气不打一处来,声音也高了八度:“你还好意思问我?你跟秦雅是怎么回事儿?更傅雪是怎么回事?跟她有是怎么回事儿?”

    两个人吵架,科学的吵架方式便是此消彼长,一个人声音大,另一个人的声音就要适当的减小,这样才能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不但不会因为吵架伤到感情,反而还有益于互相之间的沟通。

    现在陆小琪的声音大了,林锋的声音顿时便小了,很是小心的将前前后后的误会,解释了一遍。

    不过随着误会的渐渐释开,林锋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了,最后几乎吼着说道:“……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轮到你了,说吧,你是怎么回事?”

    林锋声音一大,陆小琪的声音自然变小:“谁让你一直不给我说的,人家以为你真的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嘛!我被抓去了你都不去救人家,最后还是陈不言救了我……”

    林锋吼道:“特么的,他那是截胡,在打生打死的是我和我的兄弟,老子后来差点让那个飞洲国家的政府军给抓了,这才耽误了回去的时间。”

    陆小琪有些委屈的道:“人家又不知道,你那么凶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